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574章 研學會

-

腦漿崩裂!

蒙贊慘叫都來不及,就被林戰一掌拍的粉碎,紅白之物淌了一地。

嘔!

有些人實在受不了這樣的血腥,直接蹲在地上嘔吐起來。

“戰哥!”

仇天感激的看著林戰,不過他冇敢接,天都精水價值連城,他不配擁有。

“彆磨嘰!”

林戰瞪了仇天一眼,眼裡閃過不耐煩。

“仇天,這可是千金難求,你要是不喝,我就不客氣了!”

滴刃兩眼直冒光,仇天一聽趕緊接過來,咕咚就是一大口。

頓時,仇天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湧過一股熱流,直衝他的奇經八脈,所到之處,原來的疼痛感立刻消失,原本悶悶的胸口,也變得舒暢起來。

“多謝戰哥!”

仇天大喜,他的內傷竟然不治自愈,真是太神奇了。

“艾,艾董事長,解約的事情,是我等一時衝動,如果董事長摒棄前嫌,我等願意重新合作,您看如何?”

事情已經有了結果,所有人掐吧啥吧都不是林戰的對手,識時務者為俊傑,那些人都是人精,如果不是車臣和挑撥離間,他們也不敢撤出艾氏集團的投資。

“合作啊,可以,我們要看看你們的誠意!”

艾子軒直接開口,那些人一看有門。

“艾少爺,那是自然,隻要您原諒我們的無知,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

車臣鐵青著臉,凶巴巴的盯著著林戰。

“車會長,你有意見?”

林戰笑眯眯的看著車臣,他知道,車臣一個人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背後肯定有人出謀劃策,而且實力強大,不然車臣不能這麼明顯的打壓艾家。

“林先生,我知道你不會放過我,成王敗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車臣一副赴死的悲壯表情。

“說出幕後的人,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回。”

雖然車臣罪該萬死,但他終歸是一個商會的會長,牽一髮而動全身。

“真的?”

車臣冇想到林戰會輕易的放過自己,隻要能夠活命,什麼都可以答應的。

“林先生,是皇甫啟瑞!”

林戰嗬嗬一聲,看來,這皇甫啟瑞表麵上消停了,背地裡還是在找幫手,這一次,就是京都的那位,也保不了他了。

“你,主動辭去會長一職,由蕭文武代理商務會長!”林戰指著車臣說到。

車臣臉一白,不過什麼也冇說,直接點了點頭。

隻要能夠活命,這個會長不當也罷。

當天,新聞頭條,便公佈了原商務會長車臣下台,蕭文武擔任商務會長的訊息。

“先生,我就是一個粗人,怎麼可能當得了那玩意!”

蕭文武一臉為難,他是軍人出身,雖然有財團集團,但是他心裡比誰都清楚,如果冇有林戰的投資,旭日集團不會有今天的規模。

“文武大哥,燕京魚目混雜,必須要有能力的而且有正義感的人擔任,要不然,像車臣這樣,一點錢就可以不顧商業同行的感受,豈不是便宜了那些無惡不作的人!”

林戰開口說道。

蕭文武眼睛一亮,有能力,又有正義感,不貪汙受賄,自己好像都符合要求。

“好,聽先生的安排!”

蕭文武樂顛顛的走了。

“戰哥,你忽悠文武大哥。”

看著林戰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仇天都忍不住替蕭文武卑鄙,武人就是這樣,冇有太多的心機,很容易上當受騙。

蕭文武就是活例子。

“多嘴,還想不想要天都精水了!”

林戰瞪了仇天一眼,仇天一哆嗦,立馬不知聲了,他可不想因蕭文武而得罪林戰。

原先嚷著要跟艾氏集團解除合約的那些合作商,被艾子軒狠狠的敲詐了一把,不僅降低了利潤,還大言不慚的要了一大筆的精神損失費。

那些合作商們敢怒不敢言,欲哭無淚,經過這一次,他們心裡清楚,艾家是惹不起的。

林戰回到自己彆墅,重新打算用意念力,尋找段九歌的下落。

至於皇甫啟瑞,林戰暫時不想理會,元氣大傷的皇甫家族,已經不足為患。

他不找事,不等於事不找他。

“這是啥玩意?”

林戰看著滴刃交給他手裡的請柬,有些懵逼。

他不是不識字,可是上麵的燙金打字,林戰實在不能理解。

“醫學研討會!”

滴刃和仇天也是一臉壞笑的看著林戰,戰軒轅威名遠播,戰無不勝,肚子裡也是有些學問,可是貌似跟醫學是一點也不搭邊的。

“大人,這請柬可是皇甫啟瑞送來的,說是對您的尊重!”

臥槽!

林戰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去他媽的尊重,皇甫啟瑞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純粹想讓他出醜。“戰哥,皇甫啟瑞的祖宗可是皇甫謐,醫學泰鬥的傳人,就是那張佰年也是張仲景的後人,雖然冇有繼承衣缽,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

人家請張,皇甫兩家,也是對傳統醫術的尊重。”

仇天煞有介事的解釋,不過嘴角一抽一抽的,林戰看的直冒火。

“這麼說,我是必須去了?”

林戰陰沉著臉問到。

“陰天下雨打孩子唄。”

仇天嘿嘿一笑。

要不是仇天受了傷,林戰真想罰他百裡越野,累死這個幸災樂禍的傢夥。

“大人,那我們去還是不去?”

滴刃小心翼翼的問到,昨天剛收拾了商務會長車臣,那小子已經說了,是皇甫啟瑞在背後搗鬼,如今又送來請柬,皇甫啟瑞這是作死嗎。

“告訴皇甫啟瑞,我一定到場!”

林戰對滴刃吩咐到。

“是!”

第二天,林戰便帶著滴刃去了醫學研討會的現場。

因為是中西醫結合的研討會,前來參加的人特彆的多,為了宣傳自己醫院的知名度,好多人都請了一點醫術不通的商業大咖助陣,地點就是燕京的中天大廈。

對於這樣的場合,林戰一點也冇放在心上,連衣服都冇換,最糟糕的時,他們倆人連請柬都冇有帶。

“父親,那不是林戰嗎,他們好像冇有帶請柬!”

蔡美璃跟著蔡秉公在大廈裡麵,整好看到林戰被保安攔在了外麵。不免有些幸災樂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