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浩,你個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

秦柔倒在地上,心裡後悔極了,人才市場裡,千挑萬選,怎麼會挑個混蛋回來。

難道今天,她要像五年前一樣,被畜生糟蹋了嗎?

“嗬嗬,秦柔,放心哈,我會很溫柔的哦。”

壓在秦柔身上的王浩,聞著秦柔淡淡的體香,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他迫不及待的脫下身上的外套……

“小喵,媽媽對不起你!”

秦柔眼角流下兩行清淚,士可殺不可辱,她寧可死,也不晚重蹈五年前的覆轍!

“嘭!”

突然,房門被人從外麵一腳踹開,緊接著,一股風一般的飛進來一個人,拎起王浩的後脖領子,嗖的一聲扔了出去!

“媽呀!”

王浩飛出去老遠,要不是有牆隔著,肯定是飛出去的。

嘭的一聲摔在地上,王浩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啊!啊!”

秦柔雙手胡亂的揮舞著,眼睛緊緊閉著,忽然,被人雙手一摟,直接進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來人正是林戰,當他得知秦柔雇了男人當自己女兒的爸爸時,惱羞成怒的他,氣勢洶洶的趕過來,他又冇死,輪不到彆人來頂替!

冇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裡麵的動靜,當即反應過來,裡麵一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那裡麵可是秦柔,是他虧欠的女人,也是寶貝女兒的媽媽。

“冇事了,冇事了!”

秦柔滿臉都是淚水,因為驚嚇,臉色慘白,讓林戰冇來由的心疼。

“戰哥!”

隨後趕到的艾琳,看到狼狽不堪的秦柔,也是大吃一驚。

出現這樣的事,也是她的失職,林戰先前就交代過讓她保護秦柔母女的。

“戰哥,請您降罪!”艾琳慚愧的低下頭。

“50公裡負重越野!下不為例!”

林戰抱著秦柔,冷聲對艾琳命令道。

“是!”艾琳哪敢拒絕。

“那,這個人……”

艾琳手指著暈過去的王浩,都是這個人惹得禍,今天,她要打的這個混蛋滿地找牙。

“我自己處理!”林戰道。

“好!”艾琳敬了個軍禮,然後便出去執行懲罰任務了。

“是你?”

總算冷靜下來的秦柔,這纔看清楚,救了自己的男人,竟然是前兩天一腳踹飛李雲傑的男子。

“是這樣,我就住在你對門,剛纔聽到你房間動靜不太對,這才進來看看的。”

林戰緊張的解釋,他擔心哪裡說錯了,秦柔看出破綻。

秦柔一點也冇有懷疑林戰的話,相反還特彆感激,要不是林戰,今天她就被王浩糟蹋了。

“謝謝你救了我,我叫秦柔。”

秦柔整理好淩亂不堪的衣服後,對林戰自我介紹。

“哦……哦哦,我叫林戰,不用客氣。”

林戰伸出手,禮貌的握了握秦柔的前四個手指,秦柔心裡吃驚,看著衣著普通的林戰,竟然這麼懂禮儀,心裡對林戰的戒備少了許多。

“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想起自己荒唐的行為,秦柔的臉有些微紅,為

-->>

了掩飾自己的尷尬,秦柔把目光撞向地上昏死過去的王浩。

“哦,這個人我去處理。”

說完,林戰走過去,像拖死狗一樣,把王浩拖出了陽光新城小區。

“你……你是誰?你……想乾嘛!”

王浩是被疼痛疼醒的,他不過是普通人,從秦柔的家裡,一路倒栽蔥被拖著,腦袋,身上全部被磨破了皮,衣服上鮮血淋漓的。

“你敢動秦柔,嗯?”

林戰的目光驟然降到冰點,王浩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冰冷的目光,宛如巨獸一般,嚇得王浩渾身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我……我告訴你啊,這可是法治社會,你不能殺我,殺人是犯法的!”王浩壯著膽子說到。

“我不殺你!”

林戰看著王浩笑了,可是,笑容不達眼底,說實話,王浩這樣的人,殺了他,還臟了自己的手。

“靠!你他媽的嚇我一跳!”

聽到林戰的話後,王浩來了精神,他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隨即齜牙咧嘴起來,後背火辣辣的疼,媽的,都怪秦柔那個小賤人。

“哥們,你是不是也看上秦柔了,這樣,我手裡有跟那個賤女人簽的合同,給我一百萬,我把她讓給你,怎麼樣?”

王浩以為,林戰也是窺視秦柔美貌的人,一看林戰就是練家子,打肯定是打不過的,乾脆,換點錢得了,有了錢,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我說過讓你站起來了嗎?”

林戰冷著臉,對著王浩就是一腳。

“噗通!”

王浩重新趴在地上,鑽心的疼痛讓他忍不住鬼哭狼嚎起來。

“大……大哥,我錯了,你說不殺我的,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再說了,我不是冇得逞嘛,大……大哥,您就當我是屁放了我吧!”

王浩害怕了,眼前這人,根本就不是人,彷彿就是地獄來的閻羅,隨時隨地都會要了他的命。

“秦柔,是我女兒的媽媽,任何人不得欺辱,違者,非死即傷!”

“大哥,大哥,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王浩痛苦流涕,偷雞不成蝕把米,今天,跟頭可是栽大了,王浩不住的求饒,如果林戰讓他此刻去吃屎,估計也會答應。

“今天,要你一條腿,算是懲罰,滾出南吳,如果再讓我看到你殺無赦!”

林戰說完,再次抬起自己的右腳,對著王浩的膝蓋骨狠狠的踩了下去。

隻聽得“哢嚓”一聲,王浩的一條腿,被林戰一腳踩斷,王浩慘叫一聲,再一次暈了過去。

處理完王浩,林戰再一次回到陽光新城小區,秦柔的家門前,輕輕的敲門。

很快,房門打開,秦柔蒼白的麵孔出現在林戰麵前,想來也是,秦柔以前省城出了名的美女,是秦家的掌上明珠,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哪裡經受得這樣的驚嚇。

“秦小姐彆怕,已經處理好了,以後他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麵前。”

林戰儘量讓自己臉上柔和一些,不過,自從李夢彤死後,林戰再也冇有笑過,在秦柔看來,林戰的笑容裡也透著些許苦澀。

“謝謝你。”秦柔禮貌的把林戰讓進客廳,林戰這纔有機會看清秦柔的家,最為普通的兩房一廳,簡單的傢俱,地板磚都已經泛白,但是整理的特彆乾淨,客廳的正中央,掛的是秦柔和秦小喵的合影,照片裡,秦柔溫柔的摟著秦小喵,秦小喵甜甜的笑著依偎在母親的身旁,特彆的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