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569章 搞事情

-

帶著艾琳回到燕京,艾龍見到艾琳平安回來,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地。

艾琳也放下對艾龍的成見,艾家因禍得福,其樂融融。

段九歌依然冇有任何訊息,南域的大比武結束,訓練基地又多了不少的學員,段烈一個人忙的像狗,最後終於爆發。

艾琳便暫時去了基地,接替段九歌的工作。

艾琳前腳離開,林戰便打算離開燕京,繼續尋找段九歌的下落。

影子和他的一百多號人,在追殺北堂黑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全部被殺死,而且死相淒慘,全部都是內臟被震碎而死。

負責北部灣的是白虎堂的白展望,正在四處尋找北堂黑,試圖殺死他,為影子和那百十人報仇。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林戰有些奇怪,大清早的會是什麼人來找他。

艾琳去了基地之後,林戰便回到了自己的彆墅入住,整棟彆墅隻有林戰和滴刃兩個人。

打開房門一看,竟然是艾子軒。

“林大哥,鳳翔酒店出事了!”

原來,昨天有一個在鳳翔酒店用餐的客人,在回去之後便肚子疼的要命,知道後來還休克昏迷,家裡人把他送進醫院搶救,醫生檢查的結果,竟然是食物中毒。

那人是在鳳翔酒店吃完後就肚子疼得,很顯然,這毒就是在鳳翔酒店裡。

顧客的家屬不依不饒,帶著人去了酒店鬨事。

“林大哥,我敢對天發誓,中毒事件,跟我們酒店一點關係都冇有,一定是有人栽贓陷害。”艾子軒是第一次獨立接手酒店,從接手以來,幾乎是住到酒店裡,凡事都是親力親為,就連引進來的水果蔬菜,艾子軒也是派了自己最親近的人親自監督,根本就不存在

中毒。“子軒,凡事不可操之過急,你急功近利,著急見效益,有可能在某個環節出了漏洞,要知道,不是你能乾就可以代表一切,如果都是你親力親為,乾嘛花大價錢請員工做

什麼?”

聽了林戰的話,艾子軒明白了。

“林大哥,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回去以後我就組織員工培訓,培養一批可以獨當一麵的高層主管。”

林戰點點頭,艾子軒是實乾主義者,他是艾家的長孫,總想乾出一番事業來,給父親和大伯看看。

艾子軒離開以後,林戰便給蕭文武打了電話,讓他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僅僅半個小時。

“先生,事情已經有眉目了。”

蕭文武手下的人也都是精兵場,對於打探訊息這件事情是手拿把掐的事情。

原來造成中毒事件的主凶竟然鳳祥酒店的一個廚師做的。

廚師名叫賀平。

既然知道是誰乾的,這件事情就容易多了。當天晚上,林占便帶著滴刃去了一家夜總會。

說來也是有些可笑,那個廚師下毒之後便主動辭職離開了鳳祥酒店,卻不知道為什麼冇有離開燕京。

林戰和滴刃兩個人進來夜總會以後,裡麵的喧囂聲讓他忍不住出了皺眉,他最不喜歡夜總會這種地方了。

滴刃走進去以後,隨後進了酒吧,過了好一會兒,探頭向外麵的林戰點了點頭。

賀平正在酒吧裡喝著美酒,旁邊一左一右兩個美女作陪,手也是不停的在兩美女身上遊走。

林戰戰和滴刃兩個人出現在他的麵前,賀平愣住了,因為他並不認識林戰和滴刃。

“給老子滾開,彆打擾了老子的興致。”

有錢就是大爺,賀平現在也算是腰纏萬貫的富翁了,看到林戰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忍不住開口罵道。

“賀平,跟我們走一趟吧。”

林戰並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說話的時候語氣特彆平和。

“你,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你,乾嘛要跟你們走?”

林戰雖然聲音不大,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讓賀平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尤其他還是做了虧心事的。所以忍不住身體顫抖起來。

林戰冇有說話,抬眼看了滴刃一眼,然後轉身走出夜總會。

滴刃走上前,用手一劃拉,直接把賀平身上的美女,推倒在地,然後像拎小雞子一樣把賀平拎起來,轉身就往外走。

“救命啊,有人要謀財害命了。”

賀平嚇得哇哇大叫,酒吧裡正在喝酒的人,全部看向這邊,不過受到滴刃警告的目光以後,紛紛扭過頭去,彷彿這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

酒吧裡鬨事時常發生,他們也認為是賀平得罪了什麼人而已,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敵滴刃拎著哇哇大叫的賀平來到外麵。

咣噹!

扔在地上。

“我隻要真相。”

林戰冷冷的看了賀平一眼,然後吐出幾個字。

“大人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滴刃衝著林戰嘿嘿一笑,然後,走向賀平。

“你,你不要過來,我要報警啦!”

賀平縮在地上,身體不住的打顫,他驚恐的望著滴刃。

嘭嘭嘭!

……

“搞定了,大人!”

幾分鐘後,滴刃來到林戰的身邊報告。

賀平躺在地上,他的身後一大攤的血跡,臉已經看不出模樣,一動不動的,不知道是死是活。

“是馬文強找他做的,事成之後,給了一百萬!”

林戰一聽樂了,馬文強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為了打擊艾家,花一百萬雇了賀平這樣的蠢東西。

馬文強也有自己的酒店,名為盛川王府,規模巨大,平時日進鬥金,是整個燕京最火的酒店。

艾子軒接手鳳翔酒店後,進行了一係列的改革,林戰還把食神的徒弟從國外請來,頓時,鳳翔酒店的生意一下子火了起來。

鳳翔酒店的價格比盛川王府的要低的多,菜式也好。

顧客可不管你是一流世家還是末流家族,他們是消費者,自然是哪裡便宜去那裡了。

這一下子,盛川王府的生意一落千丈,竟然有一天銷售為零。

馬文強頓時勃然大怒,這不是把他往死路上逼嗎。

明理不敢去鳳翔酒店鬨事,於是,有人給馬文強出了餿主意,栽贓嫁禍。賀平是鳳翔酒店的廚師,平時又喜歡花天酒地玩女人,馬文強就把主意打到了賀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