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個聲音,秦朗激動的紅了眼眶。

“林戰!”

秦越震驚的看著林戰?

林戰臉上帶著微笑,從張柏溪的身邊走過。

“爺爺,爸媽,我回來了!”

一聲爸媽,梁美娟忍不住捂著嘴,眼淚嘩嘩的往下落,身子也忍不住的顫抖起來,要不是身後的秦昊扶著,恐怕就要倒下去。

“姐夫,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秦昊也是眼淚汪汪的看著林戰,秦柔被人擄走,這麼長時間音訊皆無,大家都認為秦柔母女已經不在人世了。

“我還活著,讓嶽父嶽母大人操心,是林戰的不是。”

林戰恭敬的對梁美娟說到。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梁美娟哽咽的連勝說到。

“快,彆在外麵站著了,趕緊請林戰進來!”

秦越聲音都有些顫抖了,梁美娟拉著林戰轉身就往裡麵走。

“林先生!”

張柏溪一看離急了,他不能真的長跪不起啊,最關鍵的是,丟不起人呢!

“張柏溪,我已經說過,隻有秦家主原諒了你,你纔可以離開,我的話不說第二遍!”

林戰冷著臉看向張柏溪。

“秦老爺子,您……”

張柏溪剛要開口。

“爺爺,今天是您的壽辰,家裡可是備好了飯菜,我餓了!”

林戰笑嗬嗬的開口說道。

“林戰你餓啦,這孩子,怎麼不早說,馬上開席!”

秦越的注意力直接被林戰吸引過去,拉著林戰就往裡麵走,直接忽視了跪了一地的張家人。

“爸,這林戰欺人太甚了!”

看著大門再一次關上,張朔再也受不了了,怒氣沖沖的說到。

“閉嘴,小不忍則亂大謀,給我好好跪著!”

張柏溪怒斥到,林戰對敵人可是心狠手辣,這一點張柏溪清楚的很。

“秦昊,過幾天你就回去鷹國,學業不能耽誤。”

回到客廳做好後,林戰看向秦昊。

秦柔出事,秦昊擔心梁美娟有事,請了假回來,一晃可是幾個月了。

“姐夫,我走了,我怕媽會胡思亂想。”

秦昊眼圈紅了,秦柔很早就被趕出秦家,整整五年,姐弟倆都冇有見麵,好不容易秦柔重新回來,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

“秦柔和小喵還活著,現在在安全的地方,等我揪出幕後黑手,就會送他們母女回來。”

林戰開口說道。

嘩啦!

梁美娟手裡的湯碗直接落在地上。

“林戰,你說什麼,小柔還活著,小喵也活著,你說的是真的嗎!”

梁美娟一把抓住林戰,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落。

半年了,她已經接受了秦柔去世的現實,現在聽到秦柔母女安然無恙,怎麼可能不激動。

“美娟!”

秦朗趕緊把梁美娟摟在懷裡,心疼的安慰著!

“姐夫,你說的是真的嗎,姐姐真的還活著,那為什麼不給我們個電話報平安呢!”

秦昊也有些不相信。

“我說的是真的,現在所有的人,都以為秦柔死了,就會慢慢失去戒備心,趁著機會,我要把幕後的人,連根拔起!”

整個南吳的人都知道秦柔是林戰的妻女,還敢下手,背後肯定有比林戰還要強大的人支援,要不然劫匪也不會那麼囂張。

表麵上是張福泰在操縱,但是林戰認為,張福泰雖然也有修為在身,冷卓已經明確的告訴林戰,張福泰自己不會有那麼大的能耐控製住張福來。

所以,這一切,都是背後有人在操縱而已。

再說錢家。

錢坤跑回家裡,把林戰回來的訊息告訴給了錢中信。

“怎麼會這樣,快,快點去秦家!”

錢中信也慌神了,這次他徹底得罪了林戰,恐怕,錢家要遭殃了。

錢中信開車來到秦家門口,便看到張柏溪正直挺挺的跪著呢。

錢中信不敢去看張柏溪,膽怯的來到門前。

“勞煩小哥通稟,錢中信特意來給老爺子祝壽,討杯酒喝。”

他心裡還抱著希望,張柏溪排擠秦朗,他可是什麼都冇做,當時張柏溪猖狂的很,他就是有那個心也冇有那個膽子的。

“嶽父大人,爺爺壽辰,可是準備了多餘的酒宴?”

聽到守門的報告,林戰冇有回答,隻是看向秦朗。

“哈哈,林戰,家父生辰,僅僅備了這一桌酒席,咱們一家人恐怕還不足呢,哪有那些阿貓阿狗的份!”

秦朗哈哈大笑,林戰一回來,所有的問題迎刃而解,真是大快人心。

“林先生真是這麼說?”

錢中信唯一的希望也冇了,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林先生,錢家知錯了!”

錢坤看到父親也跪下了,不敢怠慢,跟著跪了下去。

一直到太陽偏西,秦家的大門纔再次打開。

錢,張兩家人已經跪的頭昏眼花,林戰不發話,他們也不敢離開。

“林先生!”

聽到大門一響,錢中信一抬頭,就看到林戰出現在大門口,他趕緊爬起來,來到林戰的麵前。

“對不起,林先生,我辜負了林先生的器重,關鍵時刻隻顧著自保,實在是罪該萬死!”

林戰冷眼看向錢中信。

“錢中信,當初是你死乞白賴的非要投靠我,我救了令公子的命,你冷落嶽父一家,巴結張柏溪,從今以後,錢家的生死殊榮,於我冇有任何關係!”

林戰的話,無疑就是給錢中信判了死刑。

“林先生,我錯了,求您原諒我。”

錢中信鼻涕一把淚一把,他哪裡知道張柏溪會這麼快翻檯,這下可倒好,竹籃打水一場空,白忙乎一場。

“林先生,那我們呢?”

張柏溪小心翼翼的開口,此時此刻,他的雙腿已經麻木了,活了一大把年紀,這次張家徹底翻不了身了。

“滾,以後要是狗改不了吃屎,提頭來見!”

林戰厭惡的看了張柏溪一眼,這樣的人,要是真的殺了,都臟了他的手。

張柏溪大喜過望,冇想到跪了一下午,總算是得到林戰的原諒,值!

張柏溪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帶著家人離開。

對於錢中信,林戰也不想懲罰,不過,錢中信這個人。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合作。

“姐夫,威武!”秦昊現在是誰都不服,隻佩服林戰一人,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