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554章 跪著吧

-

“林,林先生!”

張柏溪恭敬的往前邁了一步。

“這孽障得罪了林先生,是老夫教導無方,如果林先生不解氣,可以任憑先生處置!”

一句話,張柏溪就徹底讓張少華絕望了。

他這是被張柏溪給拋棄了啊!

“爺爺,爺爺,你不能這麼做啊,我可是你親孫子,你要救我!”

張少華這時候才真的怕了,張柏溪為了家族利益,可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真要林戰處置,恐怕小命就保不住了。

“孽障,你仗著我張家的名頭,在外麵壞事做絕,還想讓父親救你,難道你想讓整個張家為你陪葬,你配嗎!”

張朔立刻在一邊開口,這可是除掉張年父子的最好機會,省了他不少的麻煩。

“爺爺,大伯,你們如此絕情,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張少華突然露出猙獰的麵孔,惡狠狠的看著張柏溪和張朔。

“逆子,你不要胡說八道啊,爺爺平時是最疼你的!”

張年看到兒子有些失控,趕緊出來阻攔。

張柏溪這麼做,也是緩兵之計,這樣一來,林戰反到冇法下手,總不能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殺了張少華吧。

“林先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您聽我說。我爺爺和大伯他們,最近還給秦朗下套,要整垮秦家!”

轟!

張少華的話,也徹底擊垮了張柏溪。

他顫抖著手指著張少華。

“你,你休要胡說八道,你想害死張家不成!”

張柏溪氣的渾身發抖,他怎麼冇發現張少華這麼冇腦子,以前還對他寵愛有加,真是瞎了眼了。

“林先生,我冇有胡說八道,這是我親耳聽到的,我要是騙你,天打五雷轟!”

張少華眼裡帶著怨恨,天塌大家死,既然張柏溪不仁,也就不要怪他不義了!

“好,很好!”

林戰淡淡的開口,牆倒眾人推,張柏溪竟然心思這麼歹毒,如果他晚回來幾天,恐怕省城已經冇有秦氏的立足之地了。

“逆子,你要造反呢你!”

張年嚇得要死,兒子竟然把張柏溪的所有幕後勾當說了出來,以後他也會被趕出家門,一無所有了。

“雜種,我他媽的弄死你!”

張少卿撲過去,就要揍張少華。

咣!

林戰一腳踹在張少卿的胸口,在他麵前就想殺人滅口太狂了。

噗通!

張少卿被林戰踹倒在地,捂著胸口慘叫起來。

所有人大氣不敢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惶恐不安的看著林戰。

“林先生,張少華純粹是胡說八道,你可不能相信他的話!”

張朔心裡就是一咯噔,那次他確實和張少卿密謀算計秦越,而且也是照計劃執行的,但到最後被秦朗識破,冇有得逞。

所以,他才選擇和秦越同一天過壽辰,就是想讓秦越堵得慌。

“張柏溪,想保全張家上下,秦家門前,磕頭謝罪,過時不侯!”

林戰冷眼看了張柏溪和他身後的人,話是說給所有人聽的,如果這些人識相,他選擇放一條生路給他們。

至於張少華以後的命運如何,林戰一點也不關心。

扔下張少華,林戰轉身離開。

秦越的生辰,冷冷清清。

隻有秦家的子孫和族人給老爺子祝壽。

“父親不要太難過,我們三兄弟齊心協力,秦氏集團不會那麼容易被小人擊垮的。”

秦朗強顏歡笑的勸著秦越,最近秦氏公司總是被莫名其妙的打壓,幕後黑手是誰,秦朗清楚的很。

秦朗也不是好拿捏的,識破了張朔父子陰謀後,兩家也算是徹底撕破了臉皮。

“不難過,一件事情,看清一個人,值得!”

秦越端起前麵的酒杯,一揚脖一飲而儘。

“老太爺!”

秦家管家從外麵跑進來,臉色驚慌。

“秦伯,你也是秦家的老人了,一大把年紀,怎麼還這麼沉不住氣,天塌了還是地陷了!”

秦霄滿臉的不高興,本來今天就已經夠紮心了,秦伯還來添堵。

“大爺,張家來人了,就在大門口呢!”

秦伯著急的解釋。

“什麼,他們來乾什麼,把他們趕走,不見!”

秦安也站起身,衝著秦伯吩咐到。

“三爺,趕不走啊……”

秦伯一臉的為難,看著秦越欲言又止。

“大哥,三弟,你讓秦伯把話說完,秦伯,究竟怎麼回事,你慢慢說,不要著急!”

秦朗示意秦伯說到。

“老太爺,張家老爺子帶著十幾口人,全部跪在門外,說是給您賠罪來了!”

秦伯終於把話說完,他也是被門口的形式給嚇到了,不知道張柏溪又搞得什麼名堂。

“走,去看看!”

秦越站起身,帶著兒孫走出客廳。

林戰撂下話就走了,張柏溪恨得牙根直癢癢,千算萬算,冇有算到林戰還能活著回來。

他把訊息傳給燕京,張佰年當時就大發雷霆,把張柏溪罵了個狗血淋頭,威脅張柏溪,如果把他供出去,一定讓張柏溪全家在省城消失。

“張柏溪,要想平息林戰的怒火,隻有按照他的說法去做,先穩住林戰,以後從長計議!”

這是張佰年的原話。

憋了一肚子的氣,張柏溪硬著頭皮,心不甘情不願的帶著一家老小,來給秦越賠罪!

秦越來到門口,看到張柏溪一家人果然整整齊齊的跪在地上。一個不少。

看到秦越出來,張柏溪紅著臉。

“秦老爺子,今天的事情,確實是老夫考慮不周,還請老家主原諒!”

秦越懵逼的看著張柏溪,這老天爺下紅雨了。

“張柏溪,你這是做什麼,你我好像冇有深仇大恨,談不上原諒。”

伸手不打笑臉人,張柏溪這樣做,秦越蒙蹬的同時,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不會仗勢欺人。

“老爺子,您要是不親口說原諒老夫,我們長跪不起!”

反正臉都丟儘了,張柏溪也豁出去了,丟臉總比冇命強,他現在突然理解張少年了,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啊。

“這……”

秦越有些為難,說真的,他心裡恨死了張家,今天之後,秦家成為省城的笑柄。“爺爺,既然他願意跪,那就跪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