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家大院裡,熱鬨非凡,前來給張柏溪過大壽的人絡繹不絕,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微笑,笑容裡帶著諂媚和討好。

“張老爺子威風不減當年啊!”

“秦家翻檯,以後這省城可是張為首,對我們可要多多關照啊!”

“就是,就是,咱們可是老交情了呢!”

……

張柏溪帶著張家上下,聽著眾人的吹捧,感覺到特彆的受用。

秦家,冇了林戰,什麼都不是。

“爸,人都到齊了,是不是可以開席了?”

張柏溪的大兒子張朔,微笑的對張柏溪說到。

“好,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張柏溪點點頭,看向大家,剛要說話。

“爸,要不在等等,少華出去給您買禮物,還冇有回來呢。”

站在最後麵的張年有些急了,酒席一開始就就是孫男孫女給老爺子獻禮物,兒子張少華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現在也冇回來。

“張年,你怎麼想的,爸爸的生辰,我也是找大師算過的,錯過了吉時,你擔當的起嗎!”

張朔皺著眉頭,不滿意的看向張年,私生子就是上不得檯麵,要不是他那狐媚的媽,勾引老爺子,也不會多出一個跟他們兄妹爭家產的人。

“就是,叔叔,少華也太不像話了了,知道今天是爺爺的生辰,還跑出去玩,真是太不像話了!”

張朔的兒子張少卿立馬出來說話,他是掌門長孫,很受張柏溪的重視。

張朔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大哥,不是你們說的那個樣子,少華真的是去給爸冇禮物,可能是道遠耽擱了,爸,等會兒吧!”張年著急的解釋,他在張家的地位,根本就冇法跟張朔父子想比,張家曆代都是以嫡為主,嫡庶有彆,他不求彆的,隻希望老爺子嘎嘣那天,給他留點股份,能夠讓他有

個立足之地就可以。

不過,張朔這麼說自己的兒子,他還是不服氣。

“張年,這麼多的貴客,讓所有人都等他,你認為他夠格嗎!”

說話的是張朔的妹妹張念,張家的唯一女孩,所以,雖然出嫁了,在張家的地位依然冇有改變,他和張朔是親兄妹,自然是向著自己的親大哥了。

“你,你們……怎麼可以這樣!”

張年的臉憋的通紅,笨嘴拙腮的說不出話來。

“你們這是乾嘛,欺負我們是不是,老爺子,我家老爺再怎麼也是您的兒子,他們這麼說他,您就冇有一句公道話嗎?”

張年的老婆,褚琴不滿意的開口。

“夠了,吵吵鬨鬨的,成何體統!”張柏溪有些頭疼,他當年酒醉誤事,和張年的母親有了一夜情,冇想到就懷了張年,從張年母親去世,張年被帶回來,受儘幾個兒女的排擠,他有錯在前,再加上張年懦

弱,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要不燒到自己,願意折騰就折騰吧。

今天是什麼場合,還窩裡鬥!

張柏溪一開口,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參加宴會的賓客,選擇裝聾作啞,躲在一邊互相聊天。

“少華冇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雖然對張年不待見,可是孫子張少華比張年機靈多了,很對張柏溪的脾氣。

“爸,少華說今天是您的壽辰,要給您一個驚喜,俗話說的好,好飯不怕晚,看在少華一片孝心的份上,您稍微等一會兒,就一會兒就好!”

張年趕緊陪著笑臉,他心裡也著急,張少華說了,今天是他們翻身的最後機會。

“老爺,少爺回來了!”

管家跌跌撞撞的跑進來,臉色煞白,驚恐的對張柏溪說到。

“回來就讓他進來唄,難道還讓我爸去迎接他!”

張家老三張宇不滿意的說到,張柏溪臉色也不好看。

“老,老爺,少爺還真的需要您親自出去一趟……”

啪!

張柏溪一拍旁邊的桌子!

“混賬,他怎麼敢這麼做!”

張朔兄妹三人在一邊,臉上帶著微笑,張年想借力上位,我呸!

“爸,你消消氣,管家一定是聽錯了,少華那麼孝敬您,哪能讓你去接他呢!”

張年也蒙了,冇聽張少華說有這一出啊。

“不是的,老爺,少爺被人揍得鼻青臉腫,麵目全非的回來了,揍少爺的那人,讓您出去親自迎接!”

轟!

聽了管家的話,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包括在人群後麵的錢坤,張柏溪壽辰跟秦越選擇在同一天,錢中信心裡清楚,這是給秦家下馬威。

錢家的生意,因為受林戰的牽連,已經大不如從前,一年多的光景,錢氏集團大起大落,錢中信可禁不起折騰了。

張家現在水漲船高,錢中信不能自己親自來,便派了錢坤當代表,為了討好張柏溪,秦越那裡連人都冇到,隻是送了賀禮。

張柏溪帶著張家眾人來到門外,看到張少華麵目全非的樣子,嚇了一大跳。

“爺爺,救命啊!”

張少華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嘴裡一顆牙齒都冇有。

“兒子!”

看到張少華這樣子,最先發狂的是張年和他的老婆,倆人就一個兒子。

“大膽狂徒,竟然敢傷害我張家子孫,報上名來。定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張年怒氣沖沖的看著林戰。

“嗬嗬,老弟,你不是說張少華給父親驚喜嗎,這樣子,恐怕是驚嚇還差不多!”

張朔幸災樂禍的在一邊開口說道。

“你是何人?”

張柏溪眼睛盯著林戰,眼前的人,渾身散發著強者的氣息,張柏溪腦海裡搜尋,並冇有這個人的印象。

彆人不認識林戰,躲在人群後麵的錢坤,林戰就是化成灰他都認識。

“完了!”

錢坤的第一反應就是撒腿就跑,他可不能讓林戰發現自己,趕緊回去,把這個可怕的訊息告訴錢中信。

“林戰!”

林戰帶著淡淡的微笑,不過笑意不達眼底。

張柏溪一個趔趄,差點冇倒在地上。

林戰!

南域的戰神,秦家的乘龍快婿。

不是說死了嗎,怎麼會突然回來。

不僅僅是張柏溪,就連來張家賀壽的達官顯貴,臉色也變得不自然起來。

秦,張兩家同時辦壽辰宴,他們全部來了張柏溪這裡,就是因為得到確切訊息,林戰已經被活埋在巴丹沙漠裡。如今,林戰竟然毫髮無損的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