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林戰來了,葉心媚頓時來了精神。

“嗬嗬,我就說嘛,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會不管我們的。”

大敵當前,葉心媚可不想得罪林戰。

秦柔說了,林戰可能打了。

現在,她是弱勢,絕對不能把同盟者得罪了。

林戰看都不看葉心媚,來到秦柔的身邊,從地上撿起電話,交給秦柔。

“啊?”

秦柔不明白林戰什麼意思,傻傻的看著他。

“拿好。”

林戰開口說到。

“秦柔,他的意思讓你趕緊報警!”

葉心媚一副我知道的樣子對秦柔說到。

“計時!”

林戰吐出兩個字,看了葉心媚一眼。

“不光弱勢,還弱智!”

嘿,葉心媚氣的,如果不是場合不對,她早就罵出來了。

你才弱智,你全家都弱智!

“喂,你他媽的誰啊!”

過江龍穿過自己的弟兄,來到林戰的麵前,指著林戰的鼻子罵到。

“哢嚓!”

“嗷,我**啊!”

林戰一句話冇有,直接伸手,冇有人看清是怎麼回事。

過江龍的手指,直接被林戰給撅折了。

“衝啊,這小子敢傷害老大,弄死他!”

“殺啊!”

剛剛跟葉心媚,看在她是女子的份上,那些人並冇有動用手裡的傢夥。

林戰一出手,就打上過江龍。

這些人不再手下留情,拿著手裡的棍棒就去了過來。

“秦柔,報,報警!”

葉心媚雖然看不上林戰,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林戰吃虧,催促著秦柔。

那可是好幾十人呢。

秦柔聽話的拿出手機,剛要按電話號碼。

轟的一聲。

秦柔和葉心媚抬起頭,隻見林戰,對著幾十個人,麵不改色。

突然一拳轟了出去。

就這一拳,衝在最前麵的幾個人,立刻被轟出去好幾米遠。

隨著一聲慘叫,頓時趴在地上起不來了,鬼哭狼嚎的滾來滾去。

林戰出手,冇有人看出用的什麼招式,他來者不拒。

拳頭像鐵錘一般,腿上也不閒著,見人就打,遇上就踹。

“嘭!”

“咣!”

一拳,一腳,像風一樣,橫掃千軍之勢。

所有人都傻了,這哪裡是人,整個是地獄來的殺神。

林戰不知疲倦的穿梭在打手之間,越戰越猛。

幾分鐘過後,傲然挺立的,隻有林戰一人。

“我滴媽呀!”

葉心媚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不到五分鐘,過江龍帶來的人,全部被打倒在地。

抱著胳膊腿,鬼哭狼嚎一片。

“秦柔,你從哪裡淘換來的寶貝啊!”

葉心媚一臉崇拜的看著林戰。

“我……”

秦柔也徹底被震撼,她知道林戰很能打,可是,這也太厲害了一些。

林戰來到過江龍的麵前,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

“誰讓你們來的?”

過江龍滿臉灰敗,瞪著眼睛看著林戰。

“冇有人讓我來,是我自己想搞點錢花。”

“這件事情,我一人承擔,放了我的弟兄!”

過江龍喊道。

“你不說,我也知道。”

楚陽早已經把訊息傳給他。

趙鐵峰,終於按捺不住了,是嗎?

“你為主子賣命,忠心耿耿,不知道,你的主子是

-->>

不是也一樣。”

林戰一擺手,工地上的工人立刻圍了過來。

“把他們給我捆了!”

工人們立刻拿來繩索,把過江龍等人幫的結結實實。

“林戰,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秦柔低著頭,不想去看林戰的眼睛。

“也許,你纔是真正的受害者。”

以前,秦柔的公司,不過是接一些彆人不要的小項目。

對任何人冇有威脅。

現在不同了,在自己的幫助下,秦氏公司,搶了好多人的單子,而且,秦柔不是貪心的人。

利人利己,所以,好多供應商和投資者,都願意跟秦柔合作。

樹大自然是招風的,有人妒忌,明的不敢,隻能是來搗亂。

“收拾一下,該乾什麼乾什麼去,我出去一下。”

林戰看著那些工人說到。

“林戰,你乾什麼去?”

葉心媚攔住林戰。

“好什麼什麼不攔路!”

林戰躲開葉心媚,開車離開工地。

“我靠,秦柔,你簽約老公罵我!”

林戰離開後,葉心媚才反應過來,氣的直跳腳。

“嗬嗬。”

秦柔捂著嘴笑了起來。

林戰是個悶葫蘆,這樣的人,也能爆粗口。

看來,葉心媚確實把他氣的夠嗆。

“切,有什麼了不起,說不定哪天,我也能在大街上,撿到比他還牛掰的人。”

葉心媚拽拽的說到。

秦柔可冇時間跟葉心媚貧嘴,指揮著大家趕緊開工。

這項工程,當中停了好幾次,再耽誤下去,就延期交工了。

趙鐵峰在辦公室裡,來來回回的走著。

他讓過江龍去搗亂,就是想藉著秦柔,警告林戰。

秦柔就是柔弱女子,過江龍要點好處費,點到為止就可以。

抬手看看錶,兩個小時了,怎麼還冇訊息

趙鐵峰有點惴惴不安,該不會出事了吧。

不應該的,他打探到,林戰此時此刻並不在秦氏公司,冇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趙老闆,這是在等人?”

突然傳來的聲音,把趙鐵峰嚇了一跳。

回頭一看,一個身材挺拔的男子,站在門口,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是什麼人,怎麼進來的?”

他是建築公司,但是地下圈子也是混得開,所以,保鏢也是一應俱全。

這人竟然會毫髮無損的出現在他的辦公室。

“林戰!”

林戰淡淡開口。

趙鐵峰心裡一驚,眼前的人,就是殺死弟弟的凶手林戰。

趙鐵峰硬是壓下心裡的恨意。

“你怎麼會出現這裡,貌似,我趙鐵峰跟你可是無冤無仇。”

那意思,你的仇人是趙鐵三,都讓你殺死了,來這裡乾什麼。

“嗬嗬,趙老闆,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林戰一聲冷笑,來到趙鐵峰的麵前。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趙鐵峰麵不改色,一服茫然的樣子。

“明人不說暗話,過江龍折了,在我手裡。”

趙鐵峰再也裝不下去。

過江龍的人,都是他培養起來的,那可是他的心血。

“林戰,你想怎麼樣?”

趙鐵峰不再裝,眼神陰狠的看著林戰。

“不怎麼,那麼些人,在秦柔的工地一通亂砸,趙老闆不出點血,恐怕說不過去。”

麵前的人,林戰想殺死,分分鐘的事情。

林戰突然不想那麼快的結束,就像要對付莊雨晴一樣。

他要慢慢的折磨與他為敵的人。要讓這些人,每天活在噩夢中後悔這輩子與他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