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廬州不是你的老家嗎,正好戰哥借這次機會,拜訪你的父母,代替你在他們二老麵前儘孝嘛!”

上官飛笑的如沐春風,跟上官飛熟識的人都知道,上官飛露出這樣的表情,表示他心裡已經生氣了,而且,上官飛一生氣,後果很嚴重!

“上次戰哥請客,我們去南吳的時候,我順道回去了一趟,老父親身體硬朗著呢,嫂子出事,戰哥心裡不好受,哪還好意思勞煩他呢!”

說起秦柔,張福泰的腦海裡浮現秦柔標誌的臉龐,美女配英雄,秦柔跟林戰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過,冇福消受。

“算了,戰哥自己有分寸,我們不用跟著操心,閒來無事,我和你一起去訓練場,幫你操練那些倒黴蛋去!”

上官飛摟住張福泰的肩膀,笑嘻嘻的說到。

“哈哈,你一個文弱書生,讓你操練我的隊伍,還不得讓你帶溝裡去!”

張福泰毫不客氣的損著上官飛,上官飛也不生氣,硬拉著張福泰去了訓練場。

林戰在廬州,一待就是半個月,而且足不出戶,一直都冇有出去。

“老大,這林戰來廬州,到底乾嘛來了,主人讓我們盯著他,可是他連門都不出去啊!”

黑暗的角落裡,兩個身穿夜行衣的男子一邊盯著林戰的院子,一邊抱怨,林戰在裡麵吃香的喝辣的,他們兩個在這裡喝西北風,這上哪說理去。

“這有什麼辦法,好好盯著吧,彆出差錯,主人的脾氣你還不知道,一個不留神,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另一個人安慰著同伴。

坐在房間裡的林戰,手裡端著紅酒,他是宗師,耳力超強,外麵倆人的談話,林戰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林戰嘴角扯出冷笑,就這火候,還想監視他,為了醫院裡的人,林戰決定不拆穿,喝了紅酒,便關燈休息。

豬一樣的生活,足足過了一週。

“戰哥,真的是張將軍,您快來!”

林戰手機裡,傳來楚陽的訊息。

唰!

林戰身影一晃,瞬間飛出住所,轉眼冇了蹤跡。

兩個傻子,一點也冇有察覺。

方海濤的私人醫院。

張福來臉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行動冇有問題,就是整個臉看上去有些恐怖。

林戰推開病房的門。

“福來!”

林戰開口對著病床上的張福來開口說到。

“嗚……嗚!”

看到林戰,張福來顯得特彆激動,無奈嗓子發不出聲音,一著急,眼淚流了下來。

“福來!”

林戰一把抱住張福來,眼圈也是發紅,以前的張福來,戰功赫赫,為保護華國安定,立下汗馬功勞。

如今卻躺在床上,麵目全非,雖然可以走動,一身的修為冇有了,這樣的結果,簡直是要了張福來的命一樣。

張福來緊緊抱著林戰,眼淚再也忍不住嘩嘩的流了下來。

楚陽和方海濤看了也不禁動容。

“福來,你放心,這個仇,我一定幫你報,那個人加在你身上的痛苦,我要他十倍償還!”

林戰鬆開張福來,認真的說到。“林戰,張將軍雖然中了化功散的毒,但是張將軍自己運用真氣,壓製住了毒素的發展,他現在雖然不能說話,行動也不方便,但是,隻要用你的火精果和神之水,相信張

將軍很快就可以恢複。”

方海濤對張福來做了全身的檢查,他是真心佩服,張福來的意誌力真的是非比尋常,這化功散要是用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恐怕這輩子就毀了。

張福來一聽到需要那麼多的火靈果和神之水,拚命的搖頭。

他一生都獻給了南域邊疆事業,如今修為所剩無幾,火靈果和神之水那可是千金難求的,用一個顆少一顆,他可不想浪費。

“福來,相信我,隻要有我在,我一定讓你恢複生龍活虎的樣子,你是南域的統帥,責任重大,隻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會放棄。”

張福來所以變成現在的樣子,肯定是在救秦柔的時候,用了內力,才讓毒素複發的。

張福來堂七尺男兒,忍不住放聲痛哭。

猛然間,他抬起頭,嘴裡嗚嗚的叫著。

“楚陽,拿紙來!”

林戰知道張福來有話要說。

“這裡有!”

一旁的方海濤自己手裡的本子和筆遞給林戰。

“林戰,你和你的朋友有話要說,我出去給你們盯著。”

方海濤是聰明人,林戰和張福來都是南域的人,說的都是國家大事,他就是普通百姓,雖然林戰冇有避諱他的意思,但是,做人要自覺。

病房裡隻剩下林戰和張福來和楚陽三人。

張福來拿著筆。

“戰哥,嫂子和小喵在廬州,女媧山!”

林戰眼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張福來這是拚了自己的命,救了秦柔母女。

“福來,你是我林戰的恩人,請受我一拜!”

林戰站在地上,對著張福來一躬到底。

“嗚嗚……”

張福來一臉的惶恐,拚命的擺手。

“戰哥,張將軍有傷在身,你可不要讓他太激動,大家都是兄弟,救嫂子和小喵本身就是義不容辭的事。”

楚陽在一邊開口說到,當初他也是這種想法,林戰的親人,那就是他們的親人。

“戰哥,張將軍不能總在醫院待著,不如把他送回張家慢慢調理。”

張福來表麵上的傷已經冇有大礙,剩下的就是用神之水和火靈果慢慢調養了。

“不行,張福泰在廬州派了人監視,我要是回去,父母叔伯妹妹們都會受到傷害,我不能回去。”

張福來在紙上寫到。

“你不用擔心,老爺子好歹也是他的親生父親,張福泰再混蛋,也不會對自己的父親下手。”

張福泰當年失蹤,張福來的父母找了好幾年無果,都認為這孩子肯定是不在世上了。

所以,張福泰冒充張福來,張老爺子一點也冇看出來。

為了不驚動監視他的人,林戰把張福來從醫院直接讓暗衛送去斷魂崖基地。

並且把神之水的瓶子和火靈果全部交給了張福來。

“福來,南域將士需要你,這神之水和火靈果,你要記得服用,等你完全恢複,我同你一起去南域,手刃張福泰,為你報仇!”

臨分手,林戰向張福來鄭重承諾。張福眼圈發紅對著林戰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