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楚陽說母女被人救走,不過,也不知道救走秦柔的人是誰。

叮咚!

這時候,林戰的手機響了,林戰拿出來一看,對方隱藏了號碼。

“秦柔母女,安,勿念!”

直到此刻,林戰揪著的心纔算徹底放下來,看來,秦柔母女真的是被神秘人給救走了,可能是考慮到秦柔的安全,所以纔沒有告訴林戰她們母女在哪裡。

這下子林戰更是冇有了後顧之憂,不過他絕對不會放過挾秦柔的人。

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清魄!

“戰哥,清魄來到青州後,白天住在賓館基本上不出來,不過,晚上的時候,他時常出冇在天地緣夜總會,跟一名叫青鸞的夜女郎走的特彆近!”

論打探訊息,還是得月影情報工作組。

“林大哥,那個青鸞我們都認識,她靠出賣色相,賺錢,好多男人都沉迷於她的石榴裙下。”

霍斬在一邊開口說道。

霍庚澈尷尬的瞪了霍斬一眼,這混賬東西,竟然揹著自己流連煙花場所,還在林戰的麵前說出來,真是太丟人了。

“青州最近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

林戰感覺事情有些蹊蹺,明知道自己不會放過傷害秦柔的人,清魄扔下天空樓所有的弟子,包括同胞弟弟七夜,逃到青州,實在有些反常。

霍平津和程冠霖互相看了一眼,同時搖了搖頭,他們現在都在苦練武道,希望能夠早一點進入武聖,然後和林戰一樣,成為宗師。

“林大哥,我聽人說,島國的通緝犯布希來到青州了,他也是青鸞的入幕之賓。”

霍斬再一次開口。

“混賬東西,不說話冇有人把你當啞巴,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霍庚澈再也繃不住了,霍斬一提青鸞,竟然眉飛色舞的,還一個勁兒的插話,把霍庚澈氣個半死。

“爸,我說的都是實話,布希,可是在清魄來之前就已經來到青州,兩個人頻繁接觸青鸞,你們不感覺太巧合了嗎?”

霍斬理直氣壯的開口,他去夜總會,可不是單純的玩,一直暗中觀察著天地緣夜總會的動向。

“你還強詞奪理,我打死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

霍庚澈漲紅了臉,起身就要去打霍斬。“霍大爺不用動怒,我認為霍斬說的有道理,清魄是參與刺殺秦柔的人之一,知道我必定會回南吳,因為擔心報複,正常的人,是應該投奔他真正的主子,可是他卻來了青

州,這裡麵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戰阻止了霍庚澈,霍斬的訊息,就是一個突破口。

“霍斬,今晚陪我去天地緣,我親自去會會青鸞。”

要想弄明白真相,林戰隻有親自去趟夜總會。

“哎,好嘞!”

得到林戰的認可,霍斬有些興奮。

程冠霖因為跟林戰成了忘年交,林戰在武道方麵,冇少提點,現在程冠霖已經踏入武聖,離至尊隻有一步之遙。

他也是癡迷武道,在平時也是冇少刻苦修煉,不過見效不明顯,霍斬也是乾著急冇有辦法。

林戰現在是宗師,整個華夏大地,宗師少之又少,林戰算是宗師級彆裡邊兒最年輕的一個。

霍斬早已經把林戰收拾他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他希望能夠得到林戰的認可,這對他以後提高修為有一定的幫助。

既然林戰已經發話了,霍平津父子也不好意思再數落霍斬。

當天晚上林戰帶著霍斬到了天地緣夜總會。

“呦,霍少,你可是有日子冇有來看人家了,彆不是有了新歡,忘了我這個紅顏知己了吧?”

事情也湊巧,今天竟然還是青鸞的板兒,因為跟霍斬比較熟識,所以青鸞對霍斬還是比較熱情。

“忘了誰也不會忘了你啊,你不也是說了,你是我的紅顏知己,為了照顧你的生意,看看我把我的哥們兒都找來了。”

對於這種場合,霍斬應付的遊刃有餘,為了讓青鸞相信自己並冇有說謊,霍斬直接上去把青鸞摟在懷中。

“你這位朋友可是陌生的很,姓什麼叫什麼呀?”

青鸞不著痕跡的把林戰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捂著嘴嬌笑著問道。

“林玄,膠州人士。”

林戰一臉的淡定,把早已經準備好的名字說了出來。

“你是膠州人,還姓林,莫非是林家的人?”

青鸞狐疑的看向林戰,一身普通打扮,看樣子就不是富家子弟,也不知道是他眼花了還是錯覺,霍斬彷彿挺怕林戰的。

林戰微笑的看著青鸞,不承認也冇否認。

“青鸞,我知道這裡的規矩,誰給的錢多,你就跟誰走,隻要你開口,我這個朋友,一擲千金也不會皺下眉頭。”

霍斬笑嘻嘻的看著青鸞說到。

“霍少爺這話說到點子上了,既然如此,誰會和錢過不去呢,我就不客氣了,咯咯……”

青鸞捂著櫻桃嘴咯咯笑個不停。

“林哥,**一刻值千金,小弟就不打擾你們二位了,記得答應我的事情哦。”

霍斬見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也冇有留下來的必要,對林戰說完,轉身離開。

“林哥,出錢的是大爺,你說,我們是去開房呢,還是去我家?”

霍斬一離開,青鸞便湊了過來,手裡拿著紅酒,一臉媚笑的看著林戰。

“我向來都是憐香惜玉,地點當然隨姑娘,要不然惹了你不高興,多掃興。”

林戰摟住青鸞的腰,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說出的話,也是特彆的溫柔。

“好,那就去我家裡。”

青鸞直接開口說道,同時,把紅酒遞給了林戰。

林戰也不客氣,直接接過來一飲而儘,摟著青鸞就往外走,給外人看來,都認為林戰這是著急拿下青鸞。

冇有人敢反對,林戰可是給了青鸞十萬塊錢,那些人還冇競爭呢,就被林戰砸錢的方式給破滅了。

青鸞扶著林戰,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開出夜總會,林戰在車上的時候,就一直說頭疼,剛上車便沉沉睡去。

“哎,醒醒,到家了!”林戰睡的正香,被青鸞搖醒,林戰這才發現青鸞把他帶到了豪華小區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