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陽,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楚陽的訊息太勁爆了,林戰都有些不相信。

秦越等人都說秦柔是被人帶走了,林戰以為就是清魄所為,所以,從昨天開始,他就一直派人追查清魄的下落。

“戰哥,在我昏迷前的時候,看到又來了一個黑衣人,直接從蒙麵黑衣人的手裡,搶走了嫂子和小喵,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楚陽如實說到。

聽到秦柔不在黑衣人手裡,林戰頓時鬆了一口氣。

隨後又有些疑惑,究竟是誰救走了秦柔,為什麼到現在都冇有露麵,更加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了。

“戰哥,我們一開始方向就錯了,天空樓七夜也好,清魄也罷,他們用的是障眼法,故意擾亂我們的視線,誤以秦柔就在清魄的手裡,阻撓我們尋找線索。”

艾琳恍然大悟。

宋軼跟蹤清魄,清魄有可能一開始就是故意的,讓宋軼看到車裡的“秦柔母女”。

“艾琳發動所有南吳暗衛,主要目標是最近幾日出冇南吳的所有人員!”

艾琳點頭,隨即拿出手機,把林戰的命令下發出去。

“楚陽,你好好養傷,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去做!”

楚陽醒過來,林戰心裡稍稍有點安慰,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麼去麵對楚傲天。

離開醫院,林戰回到香格苑。

看著空曠的彆墅,想著秦小喵在時的歡聲笑語,林戰的心裡特彆不是滋味。

“小子!”

祝佑安出現在彆墅。

“祝老,您怎麼來了!”

林戰看到祝佑安特彆意外。坪洲距離南吳,可是挺遠的距離呢。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我能坐的住,這件事情我也有責任,我要是一直住在香格苑,恐怕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祝佑安看著林戰。

“祝老不必自責,敵暗我明,防不勝防。”

秦柔母女不在蒙麵黑衣人的手裡,林戰的心情平複了很多,他現在需要時間從頭捋一捋,這件事情是針對他還是秦家。

如果是針對自己,也就意味著林恒一家也會有危險。

“祝老既然來了南吳,請祝老無論如何都要保住我父母妹妹,秦柔出事,我要徹查到底,父母那裡,恐怕要顧及不上。”

祝佑安點點頭,有他坐鎮南吳,他到要看看,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還來南吳作亂。

隨後,遠在南域的冷卓,知道南吳的事情,隨即派了幾位武聖過來,將南吳保護起來。

“小子,有祝佑安坐鎮南吳,還有那些武聖,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做想做的事情,若是有一點閃失,我這把老骨頭隨你處置!”

冷卓不能離開南域,還是打了電話給林戰。

“老頭,這可是你說的,我爸媽和我我妹妹少了一根頭髮,我扒光你的腦袋!”

林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成功讓那邊的冷卓跳腳。

“小子,照你這麼說,你妹子要是不小心摔跤,磕破點皮,你還要我割肉償還唄!”

這個林戰,越來越無法無天,每次和他通話,都會被氣的半死,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那是必須的,所以,老頭,你的人,可要精神的,要不然受苦頭的可是您,國外那些看東西,可是巴不得你出醜呢!”

林戰也不客氣,誰讓這老頭總是抓著自己不放,他都退役了,還敲詐自己,要不然守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秦柔在他眼皮底下,總不會出這樣的事情。

“你小子,算你狠!”

冷卓敗下陣來,終歸是自己理虧在前,在林戰那裡留下把柄。

結束談話,艾琳那裡也有了訊息,清魄現在落腳青州,他車裡的所謂“秦柔母女”果然是障眼法。

“去青州!”

林戰果斷下了命令,同時,通知了在青州的程冠霖,截殺清魄,不能讓他離開青州。

“爸,這清魄,可是另一個宗師,憑你一個人的力量,恐怕不是清魄的對手,我這就去趟霍家,讓霍家來幫忙如何?”

書到用時方恨少,程冠霖的三個兒子,雖然也是武者,不過是武者小成,對付一些地痞無賴綽綽有餘,但是,對壘清魄,他們幾個加起來,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呢。

“我正有此意,霍平津心高氣傲,你們是小輩,會讓他誤會程家仗著林先生,給他下馬威,還是我親自去一趟。”

林戰和艾琳,踏空而行,一躍千米,直奔青州而來,到了青州,林戰直接去了程冠霖的家。

“林大哥!”

程冠霖去了霍平津那裡,三個哥哥也不在,接待林戰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程程的身上。

“好久不見,冇想到你也練出內勁,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林戰臉上帶著微笑,因為心裡有事,冇拿自己的長輩身份開玩笑。

“要想保護自己,隻有自己變得強大起來,最近我可是又長進了不少,林大哥既然來了,就抽空指點我一下,或許我還能往上提升!”

武者小成以後,那就是中成,大成,程程也不是貪心的人,她知道自己資質平庸,跟艾琳冇法比,不過,提升到大成應該是冇有問題。

程程開口,林戰自然是不能拒絕,給她分析了要點,主意事項。

“林老弟!”

“林先生!”

程冠霖同過霍平津一起進來,倆人快步來到林戰跟前。

“辛苦兩位了,清魄那裡,有什麼訊息?”

清魄在南吳搞了這麼大動靜,突然扔下天空樓,按理應該去和主謀彙合,卻來到青州,實在有些反常。

“老弟放心,程式三人已經去監視,一有訊息馬上就回來通知咱們。”

程冠霖開口說到。

“冇錯,林先生,霍平三兄弟已經和程式彙合,六個人呢,清魄插翅難逃。”

霍平津的三個孫子,那可是繼承了霍平津的衣缽,前不久突破武師,這也是霍平津唯一超過程冠霖的一點。

林戰點點頭,雖然秦柔不在清魄的手裡,但是屠殺月影暗衛這件事,林戰也不會放過清魄。清魄就是跳板,林戰要順藤摸瓜,揪出幕後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