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天空樓出來,林戰一句話也不說,他的腦海裡總是浮現秦柔和秦小喵的影子。

“戰哥,清魄離開南吳後,我派人跟蹤,那孫子太狡猾了,竟然擺脫我的人,現在是不知所蹤。”

宋軼也很自責,畢竟他的手下不是專業的情報人員,竟然跟丟了。

“艾琳,撒下天羅地網,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知道清魄的落腳之處,否則,全部滾出情報組,軒轅戰隊,不用無能之人。”

林戰的語氣冇有一絲溫度,他這是第二次痛失最愛的親人。

回到香格苑,林戰整理好情緒,隨即帶著艾琳去了醫院。

楚陽為了保護秦柔,深受重傷,至今昏迷不醒。

“林先生!”

在楚陽的病房,林戰見到了楚陽的父親楚傲天。

兒子出事,楚傲天一下子老了許多,兩鬢有了白髮。

“楚伯伯,放心,吉人自有天相,楚陽一定不會有事。”

上一次秦柔出事,損失了陌染,這一次刺虎也犧牲了,整個月影暗衛受到重創。

林戰擠破腦袋也想象不出,究竟是誰下的黑手。

“林先生,查到秦柔母女的下落冇有?”

這是楚傲天最擔憂的,秦柔在省城冇有任何敵人,對方抓走秦柔,目的非常明顯,就是想利用秦柔來控製林戰。

林戰搖頭,距離秦柔失蹤已經有一週的時間,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林戰也冇有接到任何恐嚇的資訊。

這是林戰最不能理解的地方,如果是想威脅自己,抓走秦柔後,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跟你聯絡,可是對方一點兒動靜都冇有。

“楚陽是被人襲擊腦後,才重度昏迷,醫生說,也許這輩子都醒不過來,我楚傲天一生光明磊落,樂善好施,竟然救不了自己的兒子!”

楚傲天滿臉悲憤,楚陽是他唯一的兒子,可以說是最優秀的,上陣殺過敵,退役回到南吳,又有林戰的扶持,楚家一躍成為南吳四大家族之一。

麵對楚傲天的話,林戰什麼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楚陽是為了救秦柔,才成了今天的樣子。

“神之水,火精果!”

林戰靈光一閃,信念一動,神之水和火精果出現在林戰手裡。

“楚伯伯,我在這裡陪著楚陽,您回家休息一會兒。”

林戰藉口把楚傲天支走。

楚傲天跟林戰也不用客氣,雖然知道林戰的身份,因為楚陽的關係,楚傲天把林戰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

楚傲天一離開,林戰便把火精果,運用內勁碾碎,用神之水給楚陽服下。

“楚陽,你是我的兄弟,也是我林戰的部下,冇有我的命令,你不準有事,聽到冇有!”

林戰把楚陽扶起來,雙掌附在楚陽的後背,把真氣源源不斷的輸入楚陽的體內,以便能夠最快的發揮火精果的作用。

“戰哥,我來幫你!”

林戰在膠州,為了化解林傾心的七煞,曾經度氣給林傾心,回到南吳,秦柔母女出事,一直冇有好好修養,艾琳特彆擔心林戰會承受不住。

不由分說,直接將林戰推開,接替林戰,繼續給楚陽輸入真氣。

等到火精果完全被楚陽吞下去後,艾琳才停下手。

“戰哥,楚陽吃了火精果,能不能醒過來,是他的造化,我們已經儘力了!”

艾琳擔憂的看著林戰,七夜辱罵秦柔,林戰生生拔了他的舌頭,足以證明,林戰此時,已經失去了冷靜,艾琳擔心,再冇有秦柔母女的訊息,林戰真的會崩潰。

七夜肯定知道清魄去了哪裡,可是林戰卻打死了他。

誰也不敢責備林戰,這時候,誰招惹林戰,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一直到天黑,楚陽依然冇有醒來的跡象,林戰有些失望火精果可是仙果。就連祝佑安的斷臂都可以修複,而且還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如今的祝佑安,比以前年輕了至少十歲,現在回到坪洲,和祝家人團聚,同時鎮守坪洲,保

護坪洲百姓安危。

怎麼用到楚陽的身上就不好使了呢。

“戰哥放心,好人不長命,禍害遺萬年,楚陽一定會醒過來的。”

當局者迷,艾琳已經探視過楚陽的脈搏沉穩有力,已經冇有生命危險,不過為什麼還冇醒過來,艾琳解釋不清。

“艾琳,虧我對你一往情深,你竟然把我比喻成禍害,早知道這樣,我就會霸王硬上弓,說不定兒子都能打醬油了!”

楚陽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恢複意識後,最先聽到的就是艾琳把他比喻成禍害。

他堂堂楚家大少,倒貼的女孩一大把,偏偏入不了艾琳的眼。

“混蛋,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看到楚陽醒過來,林戰激動不已,上去就給了楚陽一拳。

“咳咳……戰哥,我可是病人啊,你這是恨我不死啊!”

楚陽捂著胸口痛苦的說到。

“嗬嗬,活該,誰叫你嚇唬我們來的!”

看到楚陽滿眼的哀怨,艾琳就知道,楚陽已經冇事了,看來,這火精果和神之水搭配起來,竟然真的可以起死回生,真的是太神奇了。

“楚陽,秦柔出事當天,你是唯一倖存下來的人,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戰盯著楚陽問到。

“戰哥,秦柔出事前一天,我就已經得到訊息,有一批來曆不明的人,進入南吳,當時我特意囑咐盧鑫和刺虎,加強防範。”

提起事發當天,楚陽還是心有餘悸。

“為首的男子,蒙著麵,看不清長相,但是,那人身邊的黑衣,稱呼他為主上!”蒙麵黑衣武功高強,所有暗衛一起,都不是他的對手,楚陽看到秦柔和秦小喵被抓,拚了命的往上衝,他的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隻要有一口氣,絕對不能讓秦柔母女出事

盧鑫和刺虎也是同樣的想法,即使渾身是血,依然死死的纏著蒙麵黑衣。

“戰哥,我親眼看著盧鑫,還有暗衛的兄弟,被蒙麵男子一箭穿心!”

楚陽閉著眼睛,眼淚順著眼角流下,艾琳冷漠的臉上,同樣帶著悲慼。

這次大戰,月影暗衛一下子損失十幾人,那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戰友!

“楚陽,你放心,今日之仇,我一定會加倍的從對方身上討回來,為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林戰眼圈發紅,一拳重重的擊在牆上。

“戰哥,秦柔和小喵,並冇有落入蒙麵黑衣人手裡!”

楚陽突然開口說到。

轟!楚陽透露出來的訊息,不僅林戰,就是艾琳都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