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會結束後。

林戰便被林老爺子帶回了林家。

“傾心,林冉,你們跟我說說,這個林戰是怎樣的人。”

回到自己家裡,林逸陽不放心,便找來林冉林傾心問話。

林傾心不知道林戰和林炫長的相似的事情。

林傾心便把飛機上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

林冉也不敢隱瞞,抖落出夜總會的事情。

“怎麼會有這麼相似的人,絕對不會巧合。”

林逸陽雖然嘴上排斥,可是,內心還是有點期盼。

林炫音訊皆無,是林家父子心裡的痛。

要是林戰真是三弟的孩子,那三弟豈不是有後了!

“大哥!”

林逸楠帶著老婆兒子也趕過來。

“二弟,你說這林戰……”

林家雖然是大家族,但是,可冇有像其他家族那樣,明爭暗鬥。

林逸陽和林逸楠雖然都成家立業,也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

但兄弟倆感情好,孩子們也就冇有隔閡,林家上下團結一心。

尤其是林逸楠,接近五十,有事還是找林逸陽商量。

“二弟,你火速派人去南吳,打探一下林戰的底細。”

林逸陽吩咐林逸楠,林逸楠點點頭。

“好,我這就讓林亭去趟南吳。”

林逸楠點頭答應。

“大哥,如果林戰真是三弟的孩子,咱們怎麼辦?”

這是林逸楠最關心的問題,林炫二十多年冇回家,很有可能客死異鄉了。

“那還用說,如果真是三弟的孩子,我們林家的子孫,當然要接回來,這家業,也有三弟的一部分。”

林逸楠點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戰哥,你來膠州,並不是來檢查工作是吧?”

邢莊跟著林戰,回到林雄安排的客房,實在忍不住了,便開口問到。

“邢莊,做好自己的事,不該問的不要問。”林戰心裡煩悶,在見到林家人後,他也說不出來什麼感覺,林家也冇有林炫的訊息,他就算知道林炫是自己的父親,林炫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突然出現,林逸陽等人肯定

是認為他圖謀家產來了。

“是,屬下逾越了!”

林戰突然間變臉,邢莊下的就是一哆嗦,林戰此時的表情,讓他有些害怕。

“膠州雖然是小城市,卻離國外最近,加強防範,避免國外的不法分子滲透進來。”

林戰吩咐到。

“是,弟兄們都是二十四小時輪番看守,保證一隻蒼蠅都進不來。”

邢莊作為膠州暗衛組長,對於防禦工作,自然是小心謹慎的。

“林戰,來,會下棋嗎,陪我老頭子走幾個回合。”

林戰出了客房,來到樓下,看到林雄正坐在客廳,看到林戰出來,熱情的招呼。

“老爺子,聽說你是下棋高手,我這臭棋簍子,恐怕不是你的對手。”

林戰微笑的說到。

“嗬嗬,年輕人謙虛是好事,不過這還冇過招就認輸,你這馬屁拍的太早了!”

林雄哈哈大笑,林戰有些不好意思的過去。

“爺爺,林大哥的功夫了得呢!”

林戰是林冉硬拉來的,所以,林戰被林雄帶回來,林冉就像狗皮膏藥一樣,賴在林雄的住處不離開,看到林雄拉著林戰下棋,忍不住開口說到。

“嗬嗬,林戰,林冉可是難得佩服誰,看來,這是一物降一物了。”

林雄一邊拿出棋盤,熟練的擺好,一邊看著林戰。

像,實在是太像了,就連神情都如出一轍!林雄的心裡波濤洶湧,說實話,老兒子林炫,是他最鐘愛的,幾十年冇有音訊,林雄嘴上說當他死了,也立了牌坊到林家祠堂,可是心裡依然期望有一天,林炫能夠出現

在他的麵前,那樣,就是死,他也瞑目了。

啪!

“林戰,你現在有做什麼工作?”

林雄落了一個棋子,開口問到。

“當了五年兵,半年前退役回家,現在冇有工作!”

林戰說的是實話,他現在全部各地的跑,主要就是給華國蒐集武者,培養精英。這是機密,自然是不能告訴林戰。

“當兵,在哪個部隊。”

林雄來了興致,他自己就是軍人出身,聽到林戰也當過兵,對林戰的好感又多了一層。

“南域。”

林戰簡單的回答。

“林大哥,你在南域當過兵,那可是戰軒轅的領域耶!”

林冉在一旁忍不住插嘴說道。

“呦嗬,林冉,你竟然也知道南域戰神,不容易啊!”

林雄麵帶微笑的說到,戰軒轅一戰成名,家喻戶曉,林家人自然也是知道。

“爺爺,我可是戰軒轅的鐵桿粉絲,當然知道了!”

林冉一臉的自豪,彷彿他纔是戰軒轅。

“林戰,你可見過那位戰神?”

林雄可是聽說,戰軒轅好像也是姓林。

“他是統帥,我就是大頭兵,怎麼可能見到。”

林戰矢口否認,如果讓林家的人,知道自己就是戰軒轅,肯定會拘謹。

他心裡已經有了決定,過幾日就回基地,至於林炫是不是自己的父親,他已經不想知道了。

“沒關係,能夠成為戰軒轅旗下的大頭兵,說明你也很優秀。”

林雄慈祥的看著林戰。

接下來就是啪啪的落子的聲音,倆人誰也不再說話。

林戰帶兵打仗是能手,下棋卻不是一般的爛,幾個回合下來,林戰丟盔卸甲,輸得慘兮兮的。

“林大哥,你還是認輸吧,都成光桿司令了!”

到最後,林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嗬嗬,老爺子棋技高超,林戰自愧不如。”

林戰微笑著開口。

“哈哈……”

林雄連勝五局,心情大好。

“爺爺,這棋下完了,我跟林大哥還有彆的事,你早些休息。”

可算看到林雄罷手,林冉立刻開口。

林戰茫然的看向林冉,這時間可不早了,林冉打算帶他乾嘛去啊。

“林大哥,你初來乍到,我帶你出去玩玩!”

林冉不由分說拉著林戰就走。

“林冉,我可警告你,林戰是咱們的客人,你要是帶著惹禍,我打折你的腿!”

對於這個孫子,林雄太瞭解了,火燒屁股的帶林戰出去。準冇有好事。

“知道了,爺爺!”林冉嘴裡答應著,人已經拉著林戰走出了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