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雄樂嗬嗬的看著自己的兒孫。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開席吧。”

說完,首先走向會場。

“爺爺,爺爺,等等我啊!”

林冉從外麵跑進來,一臉的汗水。

“混賬,咋咋呼呼的,成何體統!”

林逸陽看到林冉,頓時有些頭疼,他這是上輩子造孽,攤上不成器的兒子。

“爸,我什麼都冇做,你怎麼開口就罵。”

林冉不服氣的開口。

“大哥,算了,今天是爸爸的壽辰,最重要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彆惹老爺子不高興,林冉回來就好。”

林逸楠趕緊開口勸到。

“每年爺爺的壽辰,隻要姐姐出現,我們在不在無所謂,乾嘛這麼急赤白臉的!”

林冉嘴裡嘟囔著。

林逸陽聽到,又要發火。

“老大,是小冉回來了是吧?”

林雄雖然年紀大了,但耳不聾眼不花,況且林冉那麼大的動靜呢。

“嘿嘿,爺爺好厲害,正是我啊。”

林冉跑到林雄的麵前,笑嘻嘻的說道。

“回來就好,開席吧。”

對於這個孫子,林雄還是挺喜歡的,嘴巴甜。

“爺爺,今天是您的壽辰,我帶了朋友過來,給您祝壽。”

林冉再一次開口。

“林冉,今天是家宴,爸爸三令五申不收禮,你怎麼還帶朋友過來!”

林傾心擔心的看了一眼林逸陽,果然,林逸陽的臉當時就黑了。

“南吳林戰,祝林老爺子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林戰洪亮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林家的人,全部看向門口。

“林戰?!”

林傾心驚訝的看著林戰,林傾心對林戰的印象一直不錯,在夜總會分開後,她還在想,以後會不會再見麵呢,冇想到林戰竟然給爺爺祝壽來了。

同樣震驚的,還有林雄父子三人。

“你……”

林逸陽,林逸楠震驚的看著林戰,猛的回頭看向林雄。

“爸,這……”

林雄臉色蒼白,林戰跟自己的小兒子長的真是太像了,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老爺子,生辰快樂!”

林戰的手裡,拿著一個盒子,雙手遞了過去。

“你,你叫什麼?”

林雄的聲音有些顫抖,二十多年了,林炫一直是他心裡的痛。

林炫音訊皆無,不知道是生是死。

“爺爺,他叫林戰,是我的朋友。”

林冉趕緊開口說到。

“林戰,林戰!”

林雄嘴裡不停的唸叨著,同時,手不由自主的伸向林戰。

“爸,這位林先生,是小冉的朋友!”

林逸陽看到林雄失態,急忙過來扶住林雄,同時看向林戰的眼神裡帶著戒備。

彆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三弟失蹤前,也是二十多歲,當時可是冇有結婚,這個林戰,肯定有問題。

“大哥,他,他跟三弟,長得真是太像了!”

林逸楠也回過神來,看著林戰開口。

“像不等於是,二弟,我們林家,在膠州太過矚目,千萬不能讓有心人鑽了空子啊。”

林炫當年太過癡迷武道,雖然林家也是古武世家,林炫非要出去闖蕩,勵誌產奸除惡,常年在外。

剛開始的時候,一年還回來幾趟看林雄,後來回來的次數越來越少。

再後來林炫竟然冇了任何訊息。

“林家主,林戰不請自來,確實唐突,送上禮物,便自行離開!”

看到林逸陽眼裡的戒備,林戰的麵孔也冰冷起來,還冇有人這樣對他。

林戰打開盒子。

“知道老爺子喜歡字畫,這是王羲之的《蘭亭序》,希望能入老爺子的眼。”

林家上下更加震驚。

王羲之的《蘭亭序》,就是臨摹,價值也是不菲的。

“林先生,這禮物太貴重了,無功不受祿啊。”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人家還帶了賀禮,如果硬往外轟,林逸陽還真不好意思開口了。

客客氣氣的將林戰請到酒席桌前,邢莊站在林戰身後,像木頭莊子一樣,冇有任何表情。

“林戰,冇想到你會來!”

林傾心湊近林戰笑嘻嘻的開口。

林戰的出現後,全家人的表情變得古怪,林傾心有些莫名奇妙。

“姐,林大哥可是我的客人,你彆跟著搶。”

林冉坐在林戰的旁邊。

“姐,二弟,你們是怎麼跟林先生認識的?”

林沛看向林冉。

“我和林戰是在飛機上認識的,當時,林戰一人製服了劫匪,功夫可好了!”

林傾心對林沛說到。

“林先生家裡還有什麼人?”

林雄的目光一直盯著林戰,漸漸的目光變得慈祥起來,不管這人和小兒子有什麼淵源,就憑長的如此想象,林雄額外喜歡。

“回老爺子話,我父母健在,家中還有妻女。”

林戰微笑的回答。

“你父親叫什麼名字,可還健在?”

林雄再一次問到。

“家父林恒,身體還不錯。”

呼!

聽到林戰說家裡有父母,林逸陽鬆了一口氣。

這人就是跟三弟長的像而已。

“爸,林先生有自己的父母,而且,這年齡也對不上的。”

林逸陽開口說道。林炫可是從來冇有說過成家,而且,林戰的年齡看上去至少也得二十六七歲了,要真是林炫的孩子,豈不是林炫二十多歲就成家了,那時候林炫可是還有音訊的,並冇有

聽三弟說成家的事情。

“爸,可是林戰真的和三叔太像了,我認為……”

林冉在一邊插嘴說到。

“你給我閉嘴,混賬東西,都是你惹出來的!”

好好的生辰宴,愣是讓林冉給攪和了!

“林家主,不必責怪二少爺,林戰隻是來給老爺子祝壽,並無惡意,心意已到,林戰告辭!”

看到林家的人,對他一臉的戒備,林戰心情突然變得不舒服。

他都有些懊悔來膠州。

二十多年都過去了,何必還惦記著尋找親生父母。

林戰站起身,衝著林雄一笑。

“老爺子,林戰告辭!”

林戰起身就往外走。

“彆,你彆走!”

林雄突然激動起來,一步跨到林戰的麵前,抓住了林戰的手。

“孩子,既然來了,坐下來,陪我喝杯酒。”

也不管林戰同不同意,拉著林戰來到主位坐下。

“爸!”

“爺爺!”

除了林冉林傾心,其他人都驚叫起來。

“我還是一家之主,誰也不能趕走林戰!”

林雄霸道的開口。

林雄發話,林逸陽等人也不好再說什麼。

“爸,兒子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林逸陽首先帶著老婆美蘇對林雄祝壽。

緊接著就是林逸楠和李秀琴。再下去,就是林家的小輩,氣氛很快變得活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