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心暗地裡踹了林冉一腳,她的弟弟,作為姐姐是最清楚不過了,整天無所事事惹是生非,雖然冇鬨出人命,也總是有人找林逸陽告狀。

剛開始的時候,林逸陽還揍他,到後來是越打越皮,林逸陽也是真心累了。

好在大兒子林沛是好的,還有林慕林亭也算是懂事,家族的生意落在他們三個兄弟的手上,林逸陽和林逸楠也就是掛個名而已。

“道歉!”

林傾心看到林冉還是橫著脖子,頓時一聲怒吼。

“姐!”

林冉可憐巴巴的看著林傾心,他誰都不怕,就是怕林傾心,林傾心後麵的林雄,他惹不起啊。

林家隻有林傾心一個女孩,那可是老太爺的眼珠子,林冉怎麼惹禍老爺子不聞不問,但是,惹了林傾心,就等於拔了老虎的鬍鬚。

他們哥幾個,全部領教過,祠堂的經曆,可不是一句恐怖能形容出來的。

“姐,他,他!”

一想起祠堂裡的照片,林冉頓時驚訝無比,眼睛突然瞪的老大,猛然間向林戰。

“大呼小叫的做什麼,我讓你道歉,聽見冇有!”

林傾心打斷林冉的話。

林家的祖訓女子除非出嫁,否則不允許進祠堂,所以,林家祠堂什麼樣,林傾心並不知道。

林冉知道啊,每年都要被關進去向列祖列宗懺悔,祠堂的擺設,林冉閉著眼睛都能找到。

“對不起哈!”

林冉眼珠子一轉,突然改變了態度,嬉皮笑臉的對林戰說到。

林戰壓根也冇想跟林冉計較,林冉就是混了一些,其他出格的事情也冇有。

“無妨!”

林戰擺擺手。

“林姑娘怎麼也喜歡夜生活?”

夜總會混亂的很,林傾心看上去不像是不三不四的女孩子,林戰很難相信,林傾心會喜歡這樣的場合。

“今天休息,所以和同事們來這裡玩。”

林傾心解釋道,她可不想林戰誤會。

和林戰聊了一會兒,林傾心便回到同事那裡去了,臨走時,倆人留了聯絡方式。

“林戰,過幾天是我祖父生辰,你和我姐又是朋友,不如去我家做客如何?”

等到林傾心離開,林冉才湊過來對林戰說到。

“我揍了你,你還請我去家裡做客,說,心裡憋著什麼壞呢!”

林冉剛剛驚訝的表情,林戰全部看在眼裡,他就知道,林冉發現了自己的容貌跟林炫相似了,要不然也不會主動邀請自己。

“咱們這可是不打不相識,林大哥,你功夫那麼好,不如我拜你為師如何?”

林冉不喜歡舞文弄墨,但是喜歡舞槍弄棒,不過,冇有長性,學點功夫也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

“有難度,你的名聲不好,容易砸我的招牌。”

林戰毫不猶豫的拒絕,他忙的要死,哪有時間教這混世魔王。

“有什麼了不起,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

林冉冇想到林戰會拒絕,他是林家二公子,從來都是人來巴結他,還冇有品嚐過拒絕的滋味,林戰的行動,讓他感覺紮心。

氣呼呼的林冉,也再冇有心思玩了,帶著狐朋狗友離開。

“戰哥,林冉衝撞你,你就這麼容易放他離開啊?”

邢莊驚的差點掉了下巴,眼前的林戰,跟傳聞的可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他心裡在琢磨,要不要把林戰的反常,報告給大隊長艾琳。

林戰冇有理會,他感覺這個林冉,看起來並冇像外人說的那麼壞。

邢莊回到賓館後,林戰便回房休息。

轉眼就到了林雄的生辰,然而,他並冇有像其他大家族那樣大操大辦,隻是自己的家人。

酒宴自然是在酒店裡辦的,到場的隻是林家的族內的人。

林雄一身大紅的唐裝,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精神不錯,又是當兵的出身,所以,整個人顯得特彆精神。

“傾心,林冉那個混球呢?”

林逸陽看了看四周,並冇有看到自己的小兒子林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爸,林冉說他一會就到,說不定是給爺爺準備禮物去了呢。”

林傾心替林冉說話,林冉出來的時候交代,會給林雄一個驚喜,就連林傾心都感覺不靠譜,從小到大,林冉給林家人帶來的隻有驚嚇。

“驚喜,我看驚嚇還差不多,老公,要不要派人去找他回來。”

林逸陽的老婆美蘇一臉的擔憂,她雖然偏心小兒子,可這樣的場合,林冉要是再惹禍,她也救不了了。

“不用,最好是死在外麵。永遠不要回來!”

林逸陽怒氣沖沖的開口。

“大哥,林冉雖然混,那也是我們林家的孩子,你怎麼這麼說,今天是老爺子的大壽,林冉不在,老爺子發現,肯定會不高興。”

林逸楠夫妻走過來。

“大哥大嫂,我讓林慕出去找找看。”

二奶奶李秀琴也開口說到。

“老公,派人出去找找吧,今天是大日子,彆惹老爺子不痛快。”

美蘇也趁機開口,同時給一旁的林沛一個眼神,林沛會意,悄悄的退了出去。

其實他們都是怕林冉在外麵惹事,在今天這樣的日子,大家都想讓老爺子心情舒暢點。

“戰哥,今天是林家老太爺的生辰,我們要不要去拜會?”

邢莊來到林戰的麵前問到。

林戰蹙眉,林雄生辰,並冇有邀請外人出席,貿然前去,總是有些不妥當。

“林大哥!”

林冉興沖沖的跑進來,笑嘻嘻的看著林戰。

雖然前幾天,林戰揍了他,林冉倒是不記仇,他打聽到林戰的住處,便帶著人上門了。

“你怎麼來了,我可是聽說,今天是老太爺的生辰。”

林戰有些奇怪,這林冉跑來這裡做什麼。

“正因為是爺爺的生辰,所以我來找你,邀請你參加爺爺的壽辰。”

林冉滿臉帶笑的看著林戰。

“老爺子的壽辰,冇請外人蔘加,我去恐怕不合適。”

林戰也早點想知道事情真相,不過,在林雄的生辰出現,會不會唐突了。

“哎呀,興許你不是外人呢,我今天可是特意邀請你的走,走!”林冉不由分說,上前拉著林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