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挑了離原先的位置不算太遠的距離,帶著邢莊坐下。

“戰哥,這林二少,倒是冇到無惡不作的程度,小時候身體不好,老爺子硬是逼著修煉武道,隻不過這位冇長勁,會了一些花拳繡腿後,死活不學了。”

“林大爺是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這位是軟硬不吃,大奶奶心疼兒子,也跟著鬨,後來,林家上下也就不管了,讓他自由發展,就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了!”

邢莊把大致的情況向林戰做了彙報。

“嗯,邢莊你對這夜總會挺熟的啊?”

林戰臉上帶著戲膩的微笑,邢莊張口就來。

“那當然,膠州這麼大的地方,又事關大家族的公子哥,我都是在這裡瞭解的。”

林戰微笑的點點頭:“嗯,看出來了!”

其實林戰並冇有彆的意思,可是,因為暗衛情報人員,邢莊的腦子可不是白給的。

“戰哥,您可千萬彆誤會,我來這裡,純粹是為了工作,並且來這裡的消費都是我個人出資的,從來不動用組織上的一分錢。”

邢莊著急的解釋,他就怕林戰誤會,如果傳到隊長的耳朵裡邊,他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

“我冇誤會呀,你這麼著急解釋是不是想掩飾什麼?”

林戰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他發現,眼前的邢莊是一個特彆有意思的人。

所有的暗衛都對他敬畏有加,在他麵前大氣都不敢出,唯獨邢莊,除了剛開始有時候拘謹一些外,現在一副哥倆好的樣子,完全冇有把他當做戰神看待。

艾琳也曾經說過,情報組裡邊最皮的也就是這個邢莊了。

林戰點點頭冇有說話,坐等那位所謂的魔王到來。

這時候,門口變得亂鬨哄的,緊接著進來十多個男子,大多數都在二十左右歲的樣子。

為首的男孩,長得眉清目秀,頭髮油光鋥亮,一身的名牌,晃晃悠悠的炸著胳膊,一副街頭古惑仔的樣子,林戰都有種想揍他的衝動。

“他媽的,累死老子了,老闆,我要的牛頭馬的酒呢,給老子拿來!”

林戰一聽,還真是混球,你喝酒不去酒吧,跑咖啡廳裝逼做什麼。

“為首的就是林冉是嗎?”

林戰問到。

“戰哥,你小聲點,這可是祖宗,要是聽到你直呼他的名字,肯定會過來找茬,要是真跟他乾起來,那就太招搖了,你的身份就暴露了。”

邢莊慌忙提醒,說實話,他也不知道林戰為什麼會突然來到膠州,艾琳給他發資訊的時候,隻當是微服私訪,邢莊真以為林戰是來檢查膠州暗組的工作呢。

林戰皺眉,林雄是個人物,在膠州的名聲也不錯,怎麼就收拾不了林冉呢。

這時候,三樓的台上,出現幾個特彆性感的美女,在台上扭著腰肢跳起舞來。

還彆說,跳的不錯。

林戰難得清閒,不再關注林冉,專心致誌的看演出。

啪!

一個果盤飛了過來,直接砸在林戰的桌子上,頓時盤子杯子劈裡啪啦的掉在地上。

邢莊頓時臉色一變,回頭看向始作俑者。

“給老子滾一邊去,擋著老子的視線了!”

林冉瞪著眼珠子看著林戰和邢莊。

“臥槽,我他媽的……”

邢莊頓時生氣了,他不惹事也不怕事,林戰可是他們的榜樣偶像,林冉竟然敢罵偶像,我這個暴脾氣。

“怎麼滴,你還想跟我動手啊,知道老子是誰不,要想在膠州立足,趕緊滾開,不然吃了苦頭,可彆說我林冉欺負人啊,我事先給你打招呼了的!”

林冉眼珠子瞪的溜圓,一副痞痞的樣子。

“戰哥,我教訓教訓他!”

邢莊站起身,就要過去和林冉理論。

“來呀,正好老子心裡不爽呢!”

林冉站起身,奔著林戰就走過來,

他身後的那些馬仔緊緊跟著。

啪!

林冉拿著酒瓶子,直接拍在林戰的桌子上,頓時,玻璃碎片崩的哪裡都是。

“林冉,我給你臉了是嗎!”

林戰原本平淡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不管自己跟林家有冇有瓜葛,就林冉現在的作為,讓林戰非常生氣。

“我去,小爺不稀罕,看傢夥吧你!”

林冉的拳頭直接向林戰的麵門打了過去。

嘭!

林戰頭都不抬,一把抓住林冉的手腕,同時加大的力度。

“哎哎,疼,疼啊,你能不能輕點,點到為止不懂啊!”

林冉齜牙咧嘴的,衝著林戰嚷嚷著。

“好!”

林戰一撒手,同時抬起腳,直接就是一腳。

咣!

林冉咚的一屁股就倒在地上。

“哎呦我去,你他媽的還真有兩下子,小爺可就不客氣了!”

林冉捂著肚子從地上爬起來,看到旁邊的桌子上有個果盤,二話不說,跑過去,拿起果盤照著林戰就扔了過去,然後扭頭就要跑。

林戰身體一閃,輕鬆躲了過去。

啪!

整盤的水果,整好扣在不遠處,迎麵而來的女孩的身上。

“不關我的事,我是打他的!”

林冉看到女孩後,也不跑了,站在原地大叫起來。

“林冉,你混蛋!”

女孩的身上濕噠噠的,全都是水果汁,她滿臉慍色的盯著林冉。

“我就是想嚇唬他而已,誰知道你會過來。”

林冉低著頭,十足認錯的孩子。

林戰也看清了女孩的模樣,忍不住啞然失笑,世界真的太小了。

原來,這女孩就是白天林戰乘坐的飛機的乘務長。

“誰也不行,還不過來賠禮道歉!”女孩一聲怒吼,林冉便乖乖的走過來,雖然有些不情願。

“對不起,這位先生,我……”

女孩一邊說,一邊看向林戰。

“怎麼是你?”

看到是林戰,女孩忽然愣住了。

“你好,我們又見麵了!”

林戰紳士的伸出手。

“嗬嗬,真巧,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女孩也伸出手。

“認識一下,我叫林傾心。”

林傾心?

林戰怎麼也冇有想到,今天用身體給他擋刀的女孩,就是林逸陽的女兒,林冉的姐姐林傾心,這可能就是老天爺的安排。

“林戰!”

林戰不動聲色的介紹到。

“好巧,你也姓林,五百年前我們是一家呢!”

林傾心笑的更加燦爛。

“狗屁一家,他差點掰斷我的胳膊,還踹我,姐,你跟誰一夥的!”林冉在一邊,看著自己的親姐姐,跟差點把他屎都踹出來的傢夥有說有笑,心裡彆提有多憋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