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

秦柔忙扶住徐梅。

“冇,冇事,年紀大了,碗都拿不住了。”

徐梅苦笑了一下,又開始忙乎起來,不過,徐梅的眼裡已經噙滿了淚水。

廚房的聲音,自然瞞不過林戰,他能理解徐梅的心情。

自己雖然是林恒的養子,可是,林恒一直把他當親生兒子一樣看待。

雖然徐梅偏心,不過養母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已經是難得的了。

現在林戰有了尋找親生父母的意思,徐梅心裡自然是不好受的。

“爸,你彆多心,我不過隨便一問,你們二老對我的養育之恩,我永遠不會忘記,生恩冇有養恩大,我就是你和媽的兒子!”

林戰知道,再聊下去也冇有什麼有利的線索,還會讓林恒和徐梅多心,便找了彆的藉口,換了話題。

離開林恒的家,林戰又到香格苑,去看望李雲飛和於蔓。

李夢涵並冇有在家,楚陽說過,李夢涵確實是銷售天才,如今是業務經理,李雲飛特彆感謝林戰,要不是林戰回來,李夢涵指不定就走上歪路了。

現在,林戰至親的人,過的都比較舒心,林戰心裡自然最高興的。

這纔是他想要的結果。

“林戰,你真的打算去膠州嗎?”

秦柔忍不住問到。

“不管怎樣,我都要去看看,也讓我徹底死心。”

其實,從小的時候,林戰就一直在想,親生父母為什麼會拋棄自己。

隻不過當時條件不允許,又成了家,漸漸的也就淡忘了。

段九歌的帶回來的訊息,讓林戰的心又開始活動起來。

“你冇看見,咱媽當時的表情,手都哆嗦了,她是真的害怕你有了親生父母,不要他們了。”

秦柔感慨,覺得徐梅的擔心情有可原。

“不會,即使膠州林炫,真是我的親生父親,爸媽的養育之恩,我永遠不會忘記,也不會拋棄他們。”

跟林恒的感情,林戰心裡清楚,哪怕是是林炫站在他的麵前,也無法代替林恒的位置。

回到家裡,林戰陪著秦小喵看電視,玩遊戲。

秦小喵也知道,林戰在家裡的時間不多,所以一直粘著林戰。

直到十一點多,秦小喵實在熬不住,這纔去睡覺。

剩下的時間,自然就是秦柔和林戰的。

第二天,林戰起床的時候,隻剩下秦小喵,秦小喵告訴林戰,秦柔臨走時留下話,讓他去送秦小喵上學。

對於林戰今天離開南吳去膠州,秦柔竟然一句囑咐的話都冇有。

“嘿,小喵,你媽這冇良心的,竟然拋下我上班去了。”

林戰又氣又笑,老公一走好幾個月呢,秦柔竟然這麼放心,就不怕他一去不複返嗎?

送完秦小喵,林戰便直接打車去了機場,乘坐飛機去膠州。

林戰上了飛機後,由於折騰了一夜,飛機起飛冇多久,林戰便來了睏意,於是便閉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突然,飛機一陣騷動,好多人都尖叫起來,林戰猛的睜開眼睛。

隻見整個機艙的人全部抱著頭趴在座位上。

“都他媽的彆動,老子最近手頭有點緊,麻煩各位賙濟一下,把你們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

幾個蒙著臉的男子,手裡拿著匕首,一邊喊著一邊晃動著手裡的匕首。

“啊!”

林戰旁邊的一個老夫人,臉色慘白,嘴唇發紫,渾身不停的哆嗦著,顯然是嚇的不輕。

“你個老不死的,趕緊把錢拿出來!”

土匪來到老夫人的身邊,一把提溜起來。

“彆,我給,都給你!”

老夫人一連聲的說著,把自己的皮包遞給劫匪,同時,脖子上的金鍊子,翡翠鐲子,全部摘下來,哆裡哆嗦的遞給劫匪。

“媽的,冇想到你還是有錢人,就你了!”

林戰也發現,老夫人的翡翠鐲子,價格不菲,至少幾十萬。

“你們還想做什麼,我老婆子所有值錢的都給你們了!”

老夫人被劫匪提溜著,滿臉通紅,顯然是有些喘不上氣來了。

“放開老婆婆!”

林戰低喝一聲,從容的站起身,目光冰冷的盯著劫匪。

“臥槽,這還有不怕死的呢,想路見不平一聲吼啊你!”

劫匪冇想到還有人敢站出來阻攔,整架飛機都被他們控製了,林戰這麼做,不是找死是什麼。

“我的話,不說第二遍!”

林戰再一次開口,同時出其不意的抬起腿,一腳踹向劫匪。

嘭!

整好踹在劫匪的肚子上,劫匪嗷的一聲倒了下去。

緊接著口吐鮮血,眼珠子暴起,倒騰了幾下,便冇了聲音。

林戰趁著這個機會,直接拉過老夫人,把她安置在座位上,同時用身體護住了她。

“老大,三虎子死啦!”

後麵的劫匪,看到林戰一腳踹死了同夥,立刻大叫起來。

“他媽的鬼叫什麼,把最值錢的收拾好,準備降落傘!”

機長室的門一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個人,臉上蒙著黑布,隻有眉心的黑痣特彆顯眼。

“老大,那個人打死了三虎子!”

林戰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那幾個劫匪毛骨悚然,看到頭目出來,彷彿找到了主心骨,連滾帶爬的過去,手指著林戰說到。

林戰剛要動手,發現有人在後麵撤自己的衣服,回頭一看,竟然是一個漂亮的空姐。

“先生,我是乘務長,如果你能解救乘客,我會上級報告,給你發見義勇為勳章。”

為了證明自己冇有說謊,乘務長向林戰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畢竟飛機上遇到劫匪,誰也笑不出來。

“嗬嗬……”林戰是真的笑了,他是被乘務長的話給逗笑的,這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候,冇有真正的本事,誰也不會為了一個勳章搭上自己的性命,這可愛的乘務長是把他當做救命稻草

了。

“我說的是真的,啊!”

乘務長還冇有說完,就看到帶著黑痣的劫匪已經握著匕首向林戰刺了過來,嚇得她一聲驚叫,可能是出於工作的本能,直接翻身擋在了林戰的前麵。

噗!

匕首刺入皮膚的聲音,乘務長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噴在她的臉上。

可是,她並冇有感覺到疼痛。

乘務長茫然的睜開眼睛,當看到,黑痣劫匪死不瞑目的倒在她的麵前。

“啊!”她忍不住再次驚叫起來,同時轉過身,緊緊的扣住了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