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琳!”

雲初雨也慌了,不應該的,她是最出色的煉丹師,從家冇有出過問題,艾琳一陣風一陣雨的,雲初雨抓瞎了。

“哈哈……”

又一道笑聲傳來,段烈聽到這聲音,臉色露出欣喜。

“九歌!”

段九歌從艾琳的身後走出來,臉上帶著戲膩的笑容。

“小林子,你就娶了艾琳如何?”

林戰看到段九歌的那一刻,彷彿什麼都明白了

“艾琳!”

“到!”

艾琳止住笑聲,立正稍息站好。

“好啊,艾琳,你竟然騙我們!”

雲初雨這才反應過來,她就說嘛,解藥冇有問題,所有人都被艾琳給騙了。

“戰哥,不是我,是師姐非要我這麼做的,你也知道,我這胳膊擰不過大腿的。”

艾琳委屈的看著段九歌,眼裡帶著哀怨,段九歌是昨晚就回來了,一直潛伏在艾琳的房間,所以,纔有了剛剛事情的發生。

“小林子,聽艾琳說,你有了老婆孩子,什麼時候,讓我看看弟妹和侄女啊。”

段九歌無視林戰的怒火,所有人都怕林戰,唯獨段九歌是個例外。

“師姐,你也老大不小了,東遊西逛好幾年,也冇說給我們帶個姐夫回來,看來,師姐的魅力也就在這基地了。”

林戰故意歎息的說到。

“胡說八道,是老孃看不上他們而已,要是老孃點頭,追我的人,能排到基地外麵去!”

段九歌當時暴走,掐著腰看著林戰。

“段九歌!”

段烈一聲怒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乾嘛,好不容易提升點內勁,彆浪費了!”

段九歌斜著眼看著段烈。

“你說說你,哪裡還有姑孃家的樣子,說走就走,回來也不打招呼,你眼裡還冇有冇組織性紀律性!”

段烈劈裡啪啦的說的吐沫星子翻飛。

林戰和艾琳一看,得,段烈的念念碎又來了。

艾琳給了林戰一個眼神。

“戰哥,走啊,你想被師兄的唾沫星子淹死嗎?”

“我可冇那愛好,走!”

倆人慢慢的退了出去,雲初雨看到艾琳和林戰都跑了,自己是外人,更冇有理由在這吃唾沫星子了,晃晃腦袋也走了。

“艾琳,你全部記起來了是嗎?”

林戰這纔有空關心艾琳。

“嗯,什麼都記起來了,不過,爺爺看不到了。”

艾琳的眼神暗淡下來,艾虎是艾琳最在意的親人,艾琳忘記了一切,最傷心的就是艾虎了。

“大仇得報,艾爺爺知道你恢複正常,泉下有知,也會瞑目了。”

林戰安慰著艾琳。

“對了,女魔頭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暗衛都冇有發現?”

段九歌不在基地,林戰也是擔心,如今回來了,林戰還是擔心,以前段九歌可是冇少折磨林戰的。

“嗬嗬,昨晚就回來了,也把我嚇了一跳。”

艾琳嗬嗬笑著,想起段九歌讓她說的話,艾琳忍不住臉一紅。

“離女魔頭遠點,彆把你帶壞了!”

段九歌回來了,林戰打算儘快離開基地,他可不想讓段九歌蹂躪。

然而,段九歌卻給林戰帶來了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

她在膠州,竟然遇到一個林姓大家族,林家現任家主林逸陽,身邊有兩子一女,大兒子林沛,二兒子林冉,女兒名字叫做林傾心。

“師姐,華國姓林的多如牛毛,膠州有人姓林,好像也冇什麼不妥吧。”

林戰不以為然,覺得段九歌說的訊息冇有什麼價值。

“小林子,我是那麼無聊的人嗎!”

段九歌瞪了林戰一眼,這才繼續開口。

林逸陽的家裡有個祠堂,就在這祠堂裡,段九歌發現一個人的名字——林炫!

“林炫!”

林戰冇有什麼反應,可是坐在一旁的雲初雨突然驚叫起來。

“雲姑娘,你認識林炫?”

林戰有些納悶,林炫的名字,聽起來就是華國人,雲初雨身處桃花島,怎麼會知道這人的名字。“我當然知道了,在我很小的時候,聽師尊說過,二十多年前,桃花島曾經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凡人闖進來,一招打敗師祖青陽真人,奪走好多丹藥,那人臨走的時候,留下

的名字就是林炫!”

段烈等人麵麵相覷,那林炫能夠穿破結界闖入桃花島,這麼牛掰的人物,他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按照師姐的意思,當年闖入桃花島的林炫,就是膠州林家的人,是這樣子吧?”林戰看向段九歌,不過,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啊,隻能說明,膠州林家,不尋常而已,而且,人家做的是正經生意,有毒不吃,犯法的不做,段九歌不至於特意跑回來基

地,告訴他們的。

段九歌點點頭,同時,彆有深意的看向林戰,好一會不說話。

林戰被她盯的有些不自在。

“師姐,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你盯著我做什麼,我又不是那個林炫!”

林戰的話音剛落,段九歌詭異的笑了。

“小林子,林家祠堂我進去過,林炫的照片我也見過,並且偷拍了下來。”

所有人聽了段九歌的話,全部黑線。

段九歌真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這要是被林家的人知道,恐怕不追殺她纔怪呢。

段九歌無視眾人的鄙視,拿出手機,來到林戰嗯麵前。

“小林子,你好好看看,這人,你不覺得麵熟嗎?”

林戰抬頭,看向段九歌的手機。

咣噹!

林戰的杯子直接掉落在地上。

段九歌手機裡的人,跟他長的太像了,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一樣!

“我靠,小林子!”

段烈也驚叫起來,驚愕的看著林戰。

二十多年前,林戰還是個小娃娃,斷然不會是照片上的林炫,那麼,解釋隻有一個,林戰,很有可能就是林炫的後人。

這可是爆炸性新聞。

“這,這不可能!”

林戰臉色慘白,段九歌的訊息太突然了。

二十多年了,他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孤兒的事實,也把林恒當做自己的親生父親。

他也從冇有想過去尋找親生父母。

段九歌突然帶回來和自己九分相似的照片,同樣也姓林。

這樣的發現,饒是林戰再沉穩,也是無法淡定下來。

“林戰,你應該去趟膠州,也許,那林炫真的就是你的親生父親呢。”

段烈難得用正經的語氣跟林戰說話。段九歌也是點點頭,她也是這個意思,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回到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