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490章 比官職

-

林戰把薛素素護在懷裡,怒視著眼前不要臉的三個人。

“林哥!”

薛素素趴在林戰的懷裡放聲痛哭起來。

“哎哎,你他丫的誰啊,敢破壞老子的好事!”

張少爺,也就是張曉東捂著臉走過來,對著林戰破口大罵。

啪!

林戰也不說話,直接就是一個嘴巴子,同時又是一腳,張曉東直接飛了出去,撞在對麵的牆上,滑落在地上。

噗!

張曉東嘴一張,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我艸你奶奶的,來人,給我……”

醜恩天看到張曉東捱打,剛要開口喊人。

啪!

林戰一巴掌輪過來,醜恩天頓時捂著嘴巴子哀嚎起來,他的後槽牙都被林戰給打掉了。

任少爺嚇得往後退去,他可不想被林戰打嘴巴子,看著張曉東和醜恩天的樣子就疼。

這時候,十幾個人衝了過來,這些人都是張曉東的保鏢。

“給我教訓這崽子!”

張曉東捂著臉惡狠狠的對保鏢說到。

“是!”

那些保鏢,蜂蛹而上,手裡拿著電棍,向林戰砸了過去。

林戰一聲冷哼,對付這些人,他都懶得用內勁。

啪啪啪!

隨著一陣清脆的巴掌聲,片刻之間,所有的保鏢都捂著臉倒在地上,每個人的臉都腫的跟豬頭一樣。

“你他媽的是誰啊,這裡是慶陽,我爸是慶陽一把手,告訴你,你死定了!”

張曉東憤怒的叫著,同時拿出電話。

“爸啊!”

對方的電話一接通,張曉東扒開大嘴就開嚎。

“我讓人給打了,估計你都認不出我了,你要給我報仇啊!”

張曉東覺得撕心裂肺的,彷彿受到非常大的委屈。

“小夥子,趁機會趕緊跑吧,那張少爺的父親,可是慶陽的父母官,能夠隨便調動警察和巡警,他們手裡可是都有槍的!”

有好心的顧客提醒林戰。

“多謝,我倒要看看,這父母官究竟怎麼對他他的子民!”

林戰摟著薛素素,從容的拿過一把椅子,然後坐了下去。

不多時,隻聽得一陣警笛聲響,好幾輛轎車在酒店門口停了下來。

緊接著,從車上走下來一位身穿製服的男子,後麵跟著幾十個人,都是穿著藍色製服。

“爸!”

看到來人,張曉東一下子來了精神,撲過去抱住了那人的大腿。

“臥槽,什麼鬼!”

那人低頭,就看到圓不隆冬的人,拽著他的褲腿,多年來的警惕性,那人直接一抬腿,直接將張曉東再一次踢飛出去。

“啊,爸啊,我是你兒子啊!”

飛出去的張曉東慘叫著。

“啊!兒子!”

張曉東的父親張成剛一聽傻眼了,眼睜睜的看著張曉東再一次摔在地上。

“嗬嗬,打的好!”

林戰在一邊笑了,張成剛也是蠢的,連自己的兒子都看不出來,這就叫做狗咬狗一嘴毛!

“張叔叔,就是他,打了曉東,你看看,我們都被他揍了!”

醜恩天過來,把自己的豬頭臉衝著張成剛。

張成剛一看,可不是嘛,醜恩天的嘴角還流著血,確實慘不忍睹。

“你究竟是什麼人,敢在慶陽鬨事,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

張成剛往後麵一擺手。

嘩啦!

後麵的人直接子彈上膛,齊刷刷的對準林戰。

“林哥,我怕!”

薛素素渾身發抖,林戰摟緊薛素素,從容的站起身。

“你是這慶陽的領導?”

張成剛冷著臉,看著林戰。

“在這慶陽市,即使小孩子都知道,張曉東是我的兒子,你竟然把他打成這個樣子,你就準備坐牢吧!”

張成剛怒氣沖沖的對林戰說到。

“哦,你是不是以為,你就是慶陽的天了,張成剛,信不信,隻要我開口,一分鐘後,你什麼都不是!”

林戰看著張成剛說到。

“哈哈,這是我聽到的嘴大的笑話,你以為你是誰啊你!”

張成剛狂傲的說到,慶陽雖然隸屬燕京,但是,天高皇帝遠,他留任慶陽這麼多年,坐著土皇帝一樣的生活。

“張成剛,你給我坐穩了!”

林戰從懷裡拿出一個綠色的證件,扔給張成剛。

“什麼鬼東西,拿著破證件,就想矇混過關,你他媽的休想!”

張成剛接過綠色證件,嘴裡罵咧咧的。

當他打開證件,看到上麵的職位時,頓時臉色一變,手腳開始哆嗦起來。

吧嗒!

綠色證件落在地上。

“您怎麼了?”

身後的助理,疑惑的看著張成剛,看樣子,領導的神情不對頭啊。

他撿起綠本,打開一看。

“我的媽呀!”

助理驚叫一聲,隨即咕咚摔在地上。

“林將軍,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冇做!”

林戰給他們的證件,正是他在南域的官職。

南域統帥林戰,不敗戰神,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你說,我有冇有權利撤銷你的職務,嗯?”

林戰笑眯眯的看著張成剛,張成剛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十分精彩。

“說話!”

看到張成剛哆嗦著,就是不開口,林戰頓時怒了,大喝一聲。

“啊!”

張成剛嚇了一跳。

“對不起,將軍,都怪我教子無方,讓他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您放心,我一定秉公執法,絕不偏袒逆子!”

在關鍵時刻,張成直接拋棄兒子張曉東,這官職是他熬了半輩子,好不容易爬上去,絕對不能因為張曉東給毀了。

“爸,你說什麼!”

張曉東傻眼了,他唯一的依仗就是父親張成剛,現在可好,張成剛直接推開他,選擇棄車保帥了。

啪!

張成剛又給了張曉東一個嘴巴。

“張成剛,現在想起來秉公執法,是不是有些晚了?!”

剛進來的時候,張成剛可是囂張的很,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做慶陽百姓的父母官!

“將軍,看在我為慶陽嘔心瀝血的份上,請將軍放我一馬!”

張成剛滿頭大汗

“跪下!”

林戰突然開口喝到。

噗通!

張成剛和他帶來的人,一下子跪了下去。

“逆子,還不跪下向將軍謝罪!”

張曉東被突發的情況搞懵逼了。

按照以往的劇情,張成剛應該收拾林戰,然後安慰自己,然而,張成剛竟然會那麼怕林戰。

這林戰究竟是什麼樣的來頭。

“張成剛,你給我聽好了,慶陽市不是你張家的,它錄屬華國,任何人都彆忘妄想一手遮天。”想當土皇帝,虧張家的人想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