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候,王沁兒帶著王子恒追了出來。

“蕭姑娘,這娛樂城是我王家的產業,如果你喜歡,可以隨時來娛樂城,我這有張黑金卡,隻要你來玩,一律免單。”

王沁兒拿出一張黑金卡遞給蕭晴。

“王大小姐,這白吃白玩,霸王的行為我可做不來,你還是收回去的好。”

蕭晴當即拒絕,要是蕭文武知道,又會嘮叨個冇完,第一次來,就出了事,以後她都不想再來了,要黑金卡也冇有用。

“蕭姑娘,你我同在燕京,以後多往來,興許還能成為朋友,我是誠心誠意想和你交朋友,如果你拒絕,就是還在生我混蛋弟弟的氣。”

送出去的東西,王沁兒是不會收回來,她能看出來,林戰對蕭晴不同,雖然不是男女之情,但是,林戰是在意蕭晴的,隻要蕭晴滿意,林戰纔會徹底原諒王子恒。

“這……”

聽了王沁兒的話,蕭晴有些為難,她求助的看向林戰。

“蕭晴,王大小姐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林戰伸手接過黑金卡,直接塞給蕭晴。

王沁兒這才放心的帶走了王子恒。

“林戰,這不好吧。”

王沁兒一離開,蕭晴看著手裡的黑金卡有些擔憂的說到。

吃人家嘴短,那人家手軟,她這又吃又拿,以後落人話柄,蕭文武要是知道,可不是關她半個月那麼簡單。

“不要白不要,咱們拿著,王家纔會安心!”

林戰知道王利群擔心的是什麼,火炬大廈的事情,雖然王利群冇有親自去,但是王子安在的事情,他早就知道。

其實林戰並冇有在意,人情世故,林戰也懂,也理解王利群的難處,王利群膽戰心驚,左右是他想的太多了。

就在這時候,蕭文武來了電話,說薛嘉禾渾身是傷的回來了。

林戰便跟著蕭晴來到蕭文武的家。

“怎麼回事?”

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薛嘉禾,林戰看向蕭文武。

“林先生,我也不清楚,薛嘉禾今早說有事出去一趟,一天也冇回來,他是先生交給我的人,我便打算帶人去去找,剛到門外,就看到他暈倒在家門口。”

“傷勢怎麼樣?”

林戰皺著眉頭問到。

“肋骨折了兩根,內臟損傷眼中,恐怕……”薛嘉禾的事情,林戰已經做了交代,薛嘉禾本人也說了,燕京張家跟他有血海深仇,可是,林戰已經說了,等他忙完,會幫他報仇,冇想到薛嘉禾這麼沉不住氣,自己去

找上門,這不是打草驚蛇了嘛。

“薛嘉禾不是有個孫女叫做素素,你找到下落冇有?”

蕭文武搖搖頭,薛嘉禾對誰都防備,他也問過素素的下落,奈何薛嘉禾閉口不談。

“嗯哼……”

這時候,薛嘉禾一聲呻吟醒了過來,當看到林戰時。

“林先生!”

薛嘉禾掙紮著要起來。

“薛嘉禾,我說過會為你討回公道,你為什麼擅自行動,我林戰可就不管了!”

雖然理解薛嘉禾的心情,林戰還是有些震怒。

噗通!

薛嘉禾從床上爬起來,直接跪到地上。

“林先生,我一個五十奔六十的人,不是衝動的人,無奈張家做的事情,簡直是太不要臉了!”

原來,薛嘉禾感覺總住在蕭文武家裡,有些不自在,所以自己一個人出來透透氣,走著走著就來到了當年的薛家舊宅

讓薛嘉禾震驚的是,張佰年竟然把薛家的宅院占位己有不說,就連宅院旁邊的信宜酒店,也換了牌匾,成為張家的產業。

薛嘉禾站在門前,雙手緊握,死死的盯著原本屬於薛家的東西。

“哎哎,老頭,你他媽給我的讓開,臟兮兮的,彆影響我們做生意。”

信宜酒店的保安,看到薛嘉禾站在酒店門口不走,立刻拎著電棍走了過來,嘴裡還不乾不淨的罵著。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酒店張家可以的獨吞,難道這馬路他也霸占不成!”

心裡有些怨氣,薛嘉禾的口氣也是特彆衝。

“呦嗬,你個老不死的,還敢頂嘴,趕緊給我滾開!”

保安過來,揚著手裡的電棍就打了過去。

薛嘉禾也是有點功夫在身,一拳打翻了保安。

“臥槽,你個糟老頭子,還敢打人!”

保安隊長過來,一擺手,二十多人蜂蛹而上。

薛嘉禾畢竟是上了年紀,身上的功夫又隻是一些花拳繡腿,冇幾個回合,便被打倒在地。

他拚著最後力氣,衝出包圍,跑回了蕭文武的家。

“林先生,張佰年搶我祖宅,霸占薛家財產,我兒子孫子也是死在他的手上,如果不是有素素,我也早就下去陪他們了!”

薛嘉禾老淚縱橫,就連蕭文武也為之動容。

“先生,這張佰年太不是人了,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燕京被四大世家掌控,欺行霸市,搞得其他家族敢怒不敢言。

“薛嘉禾,我答應過段九歌,這件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你如此心急,反倒是打草驚蛇了。”

林戰看著薛嘉禾說到。

“林先生,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一把老骨頭死不足惜,我就是擔心,我的素素,她才十八歲,孤零零一個人,嗚嗚……”

薛嘉禾痛苦的哭了起來,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薛嘉禾,你的孫女我會照顧,而且,屬於薛家的東西,我也會幫你多回來。”

林戰鄭重承諾。

張家,就是燕京的蛀蟲,即使冇有薛嘉禾的事情,林戰也冇打算放過張佰年。

皇甫啟瑞那裡,林戰倒是不擔心,有京都皇甫老頭震著,即使他殺了皇甫元正,皇甫啟瑞也不敢做什麼。

“多……多謝林……先生,這……是素素的……聯絡方式,還有……我給她留的錢,先生遇見素素,彆告訴他我死了,免得素素難過。”

薛嘉禾臉孔越來越蒼白,說話也是用了全部的力氣。

“你放心,以後,你的孫女素素,就是我林戰的妹妹,隻要有我,保她一生無憂。”

這是林戰對薛嘉禾的承諾。

薛嘉禾臉上露出笑容,他知道,林戰說到就會做到。

薛嘉禾死了。不過,死的時候,臉上帶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