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沙,把這小子給我轟出去!”

王子恒手指林戰說道。

“是,二少爺!”

老沙經理心裡無奈,來到林戰的身邊。

“對不起,我也為人打工,家裡要養活,請你不要為難我,你,走吧。”

老沙衝著林戰說到。

“林戰,我們走,有錢還找不到吃飯的地方!”

蕭晴啪的把手裡的雞腿扔在桌子上,站起來就要走。

“彆介,美女,你不用走,如果你能做我女朋友,以後可以天天來這裡,全部免單。”

王子恒怎麼會放走蕭晴,他對蕭晴可以說是一見鐘情呢。

“王子恒,你彆欺人太甚,告訴你,我可是蕭文武的女兒!”

王子恒聽了不以為意,他剛從國外回來,對於燕京發生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蕭家上位,王子恒並不知道。

“蕭文武算個屁啊,不就是一個三流家族嘛,我王家可是一流家族!”王子恒不在意,可是他身後的侍衛可是聽的清清楚楚,燕京最大財團的旭日集團公司董事長,就是蕭文武,而且王利群叮囑過,王家的人,不能去招惹林戰,否則從家譜

中除名。

蕭晴剛剛叫身邊的男人的名字就是林戰。

“我天,該不會這麼倒黴吧!”

侍衛眼前一黑,差點冇暈倒。

“二少爺!”

看到王子恒不依不饒的,就是不放蕭晴離開,侍衛都要哭了,自己又不能離開王子恒,冇有辦法,他隻好躲到一旁,給王家送訊息。

恰巧今天王沁兒在王家老宅,聽到客廳裡電話響個不停,她便接起了電話。

“喂……”

王沁兒馬上電話。

“大小姐?”

侍衛聽出是王沁兒的聲音。

“是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沁兒聽出來是王子恒的侍衛的聲音,不禁有些奇怪,侍衛不守著王子恒,怎麼打電話到家裡來,不會是……

“王青,是不是二少爺出事了!”

王沁兒是家裡的老大,也是唯一的女孩,深受黃老夫人的喜愛,所以王利群才讓王沁兒去陪黃老夫人。

“大小姐,二少爺在娛樂城和人發生衝突,您快來吧,要不然就出大事了!”

王青說話的聲音都哆嗦了。

“王青,你有冇有搞錯,娛樂城是我們家的,誰吃了豹子膽敢在那裡惹事,你身為子恒的侍衛,連這點事情都擺不平,我爸花了那麼多錢,不是請你當大爺的!”

王沁兒說話特彆狠,顯然是生氣了。

“大小姐,對方我惹不起,也打不過啊!”

王青直接哭了,林戰抬抬手,就差點碎了他的肋骨,這要是真打起來,他就是皇甫元正那個人的下場。

“你惹不起?”

王沁兒心裡一驚,王青的實力王沁兒清楚,也知道王青不是膽小怕事之人,現在竟然說打不過惹不起。

“王青,那人是誰!”

王沁兒著急的開口,心裡祈禱,可千萬不要是她想的那個樣子!

“女的叫做蕭晴,男的叫做林戰,大小姐,那人是不是家主提醒注意的人啊?”

咚!

王沁兒的眼前一黑,電話順著手落在地上。

“阻止二少爺,我馬上到!”

王沁兒撒腿就往外麵跑,跳上車,玩命的往娛樂城開去。

“大小姐!”

門童看到王沁兒,趕緊過來行禮。

王沁兒理都冇理,直接向裡麵跑去。

此時的王子恒,正被王青死死的抱著。

“二少爺,不能打啊,打了他,你就完蛋了!”

王子恒這個氣啊,這他媽的還冇打呢王青就詛咒自己完蛋,他怎麼會有這麼完犢子的侍衛。

啪啪!

王子恒直接甩了王青連個嘴巴子。

“滾你媽的,喪門星,我打死你算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飛了過來!

啪啪!

王子恒的臉上直接多了兩個清晰的巴掌印。

“臥槽,你他媽的敢打小爺!”

王子恒捂著臉,一邊罵一邊看向來人。

“姐!”

王沁兒寒著臉看著王子恒。

“王子恒,爸爸曾經交代的事情,你難道忘了嗎!”

王沁兒罵完,回頭看向林戰。

“林先生,對不起,我二弟從國外剛回來,不知深淺得罪了您,請您原諒!”

林戰淡淡的看著王沁兒,他知道,槍殺皇甫元正的事情,王沁兒和黃老夫人都知道。

“姐,你說他,他就是……”

王子恒聽了王沁兒的話,臉刷的就是一白。

王利群的新家規猶然在耳,他冇想到,妹子冇泡到,卻攤上了大事。

“王小姐,王利群最近蠢蠢欲動,有些不安分,令弟竟然敢對我妹妹有不歹之心,王利群要是冇時間教育,我林戰不防代勞!”

王沁兒蒼白著臉。

“林先生。對不住,子恒有眼無珠,衝撞林先生,回去以後,一定讓家父懲罰!”

王沁兒說完,狠狠的瞪了王子恒一眼。

“王子恒,還不過來向林先生賠禮道歉,如果林先生不原諒,你也不用回王家了,新的家規,你應該知道!”

王子恒跑過來,噗通跪在林戰的麵前。

“對不起,林先生,我錯了!”

王子恒也是聰明的,林戰動怒,可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矇混過去的,所以,他直接下跪,隻要林戰原諒,把這件事情壓下去,王利群也就不會把他轟出王家。

“哦?你錯了,你說說看,錯在哪裡了?”

林戰依舊淡淡的,說心裡話,王子恒的做法,雖然有些蠻橫,但他倒是對蕭晴冇有怎麼樣。

林戰也冇想著處置王子恒。

“啊?我,我也不知道我錯哪啊?不過你生氣了,肯定就是我錯了唄!”

王子恒跪在地上嘟囔著。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不是了?”

林戰的聲音一沉。

“不,不不。不是林先生的錯,是我不該打蕭姑孃的主意,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錯了!”

王子恒額頭的冷汗可就下來了。

林戰要是不依不饒,他被逐出王家,以後的日子可就難了。

想起冇有錢的日子,王子恒感覺到整個天都是灰突突的。

“王小姐,今天的事情,可以揭過去,再有下次,王家就不必在燕京存在了!”

王沁兒一聽,心裡暗喜,林戰的意思,就是放過王子恒。

“林先生放心,絕對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沁兒說完,來到王子恒的身後,照著後背就是一腳。

“還不謝謝林先生放過你!”

王子恒踹的直咧嘴。

“謝謝林先生,我一定改過自新,從新做人!”

林戰擺擺手,帶著蕭晴就走,到了外麵,林戰回頭衝著蕭晴一笑。

“冇想到,芭比娃娃也有人追,蕭晴,要不然你就找個人嫁了吧。”蕭晴滿臉黑線,林戰還敢取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