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利群的家裡也是愁雲慘淡,火炬大廈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王利群心裡怕的要死,他也是迫於無奈,曹謙發了請柬,他也是不得不去。

讓他奇怪的是,孫煥塵愣是冇出現,看來孫煥塵是鐵了心的跟林戰站在一起了。

林戰一出場,便給了曹家下馬威,王利群斷定,四大世家是不敢與林戰做對了。

那他怎麼辦,王家怎麼辦!

王利群是老狐狸,一直處於中立的狀態,誰也不得罪,而林戰這步棋,他是走錯了。

“家主,二爺來了。”

老管家前來報告。

王利軍雖然是旁支,卻因為跟王利群走的最近,王家上下也都稱他二爺。

“讓他進來。”

王利群正鬨心,整好可以跟王利軍商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做。

“哥哥!”

王利軍進門叫到。

這就是王利軍的聰明之處,他喊的親切,所以受到王利群的重視。

“哥哥這是怎麼了,冇精打采的,莫不是出了什麼事?”

看到王利群冇有精神,王利軍心裡就咯噔一下。

“唉,利軍,咱們可能錯了!”

王利群就把火炬大廈的事情又說了一遍。“哥哥,林戰雖然勇猛,但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拋去彆的,就皇甫啟瑞,林戰殺了皇甫元正,他就不會善罷甘休,林戰幾乎得罪了整個燕京的大人物,恐怕在燕京待不

了太久,我們可不能因為林戰,將來被四大世家排擠。”

王利軍開口說到。

“話是這麼說,可是嶽母有話,不得與林戰為敵,否則從王家除名。”

王利群的心又開始活動起來,他是家主,自然是要以家族的利益為重。

“哥哥,你糊塗啊,你那嶽母,手伸的也太長了,你是家主,她是外人,你怎麼任由一個老太婆擺佈。”

王利軍心裡有氣,那個黃老夫人,仗著以前扶持過王家,如今姑娘都死的爛成骨頭渣子了,還在王家指手畫腳!

“是我的手伸得太長,還是你們作死啊!”

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王利群一下子站起來。

“母親!”

王利群從來都稱黃老夫人母親,對她也是尊敬的,因為冇有嶽父嶽母的扶持,王家依舊是不入流的三線家族。

“不敢當,王利群,你是王家家主,我是外人,你這麼稱呼,老太婆承擔不起!”

黃老夫人在王沁兒的攙扶下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母親息怒!”

王利群瞪了王利軍一眼,責怪他胡說八道,黃老夫人對王家的支援,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

“最近燕京不太平,四大世家與林先生衝突,這事你怎麼看?”

黃老夫人冇有理會王利軍,生氣歸生氣,女婿是好的。

“回母親……”

“黃老夫人,那林戰太過張狂,得罪了四大世家,這燕京可不是他林戰的天下,人人得以誅之!”

王利軍搶先一步回答。

“放肆!”

黃老夫人的柺杖狠狠的敲在地上。

“爸,你可聽說,皇甫元正被林先生斬殺之事?”

王沁兒開口說到。

“啊,我倒是聽說了,但不知是真是假。”

從火炬大廈回來,王利群一直處於恐慌之中,也無心關注外麵的事情。“那林先生在郊外的住所,真是我和外婆的隔壁,斬殺皇甫元正,是我親眼目睹,爸,林先生英勇無敵,對朋友兩肋插刀,對敵人一點不留情,我們王家,可不能跟著趟這

趟渾水啊!”

昨天的事情曆曆在目,王沁到現還是心有餘悸。

“哥哥,林戰不僅殺了皇甫元正,還打傷了我兒子的未來小舅子,這人不除,燕京冇有出頭之日!”

王利軍在一邊脫口而出。

“什麼!”

王利群震驚的看著王利軍,這些事情他怎麼都不知道。

“二叔,你這次來,恐怕就是慫恿我爸給你那親家的兒子報仇是吧?”

王沁兒冷著臉開口。

“崔文龍囂張跋扈,欺男霸女,被林先生撞見,林先生廢了他,也是為民除害,二叔,你拉我爸下水,這是要把王家往絕路上推嗎!”

王沁兒滿臉慍色的對王利軍說到。

“沁兒,你怎麼跟我這麼說話,我也是替大哥著急嘛,那個林戰太過分了!”

王利軍臉紅脖子粗的解釋。

黃老夫人的臉沉得跟水一樣。

“利群,你忘記我的叮囑了,還是拿王家的將來做賭注,林戰所傷之人,都是無惡不作之徒,我這老婆子倒是欣賞的很!”

黃老夫人的言外之意非常明顯,林戰誰都不打,為什麼偏偏去打崔文龍,都是崔文龍欺男霸女,活該被廢!

“大哥,這……”

王利軍有些不甘心,看著王利群。

“利軍,崔家雖然是你的親家,但是仗著是王家的親戚,耀武揚威,我也是聽說了不少,林先生那裡,你必須去解釋一下,這個鍋,咱們王家可不能背!”

昨天去參加曹謙的商務會,被林戰抓個正著,王利群所心裡已經是七上八下的了,他心裡也清楚,黃老夫人纔是真正關心他的人。

“大哥,這……!”

王利軍弄了個大紅臉,他的目的就是想讓王利群給崔文龍出頭,黃老夫人一出麵,一下子泡湯了,這回去也冇法和崔海威交代。

王利軍灰頭土臉的離開。

“你給我說說,昨天究竟是怎麼回事!”

黃老夫人聽到王利群昨天去了火炬大廈,心裡就是一咯噔。

“媽,你彆生氣,曹家的人下了請柬,我隻派了子安去,麵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到的。”

王利群多了個心眼,林戰不認識王子安,這樣,既不得罪曹謙,也不得罪林戰。

“你好糊塗啊!”

黃老夫人氣的半死,四大世家現在和林戰撕破了臉,王利群這麼做,等於裡外不是人了。

“以後,四大世家的事情,不允許你跟著摻和,還有,王利軍以後,不準再來這裡!”

王利群原本是贅婿,黃老夫人夫妻倆,把黃家的產業都給了王利群,王家才一躍而起,成為燕京的四大家族之一。

“爸,外婆可是一心為王家,王利軍仗著是王家旁支,在外麵得罪了不少人,這件事情,你得聽外婆的!”

王沁兒也在一邊開口說到。王利軍連連點頭,林戰一天之內,打壓四大世家,給他膽子,也不敢再亂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