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嘉禾,你究竟是什麼人,在這擺攤,就是想接觸我是嗎?”

林戰淡淡的開口。

薛嘉禾抿些嘴不說話。

“大人,這老頭不會是敵國的奸細吧!”

滴刃大嗓門的對林戰說到。

“你胡說,我一大把年紀,怎麼可能做背叛國家的事情!”

薛嘉禾立刻激動起來。

“薛嘉禾,不想我生氣,就趕緊實話實說!”

林戰清楚,薛嘉禾不是奸細,土埋半脖子的人了,哪個國家眼睛瞎,會讓一個老頭子當奸細,但是,薛嘉禾今晚,的確是有意接觸他們的,這一點林戰非常肯定。

“我要報仇,當年張家害我族人,隻有我和孫女倖免於難。”

“我和素素逃四處逃亡,躲避著張家人的追殺,一個月前,我遇到一個女子,那是美得不像話的女孩,她得知我的遭遇,告訴我,隻要找到你,就可以幫我報仇!”

薛嘉禾一提起張家,滿臉的恨意。

“這是她的聯絡方式,她說,見到你以後,可以把她的聯絡方式告訴你了!”

薛嘉禾交給林戰一個紙條,上麵寫著一個電話吧號碼。

“大人,這……”

愛麗絲有些不解的看著林戰。

林戰拿出手機,按照上麵的提示,把電話按了出去。

嘟……

幾秒鐘後,電話便被人接了起來。

“哈羅,小林子,好久不見了!”

對麵傳來嗲嗲的聲音,林戰聽到以後,差點冇把電話給扔了!

果然是那個女魔頭段九歌!

段九歌,是段烈的妹妹,倆人冇有任何血緣關係,段九歌是段烈的父母,出差的時候,在火車站撿回來的。

雖然不是親生妹妹,段烈這個妹妹特彆寵愛,寵愛到什麼程度,就是段烈被祝佑安相中後,帶到神秘組織去參加訓練。

段九歌非要跟著,段烈二話不說,也不管祝佑安和冷卓倆老頭同不同意,私自帶了段九歌去了訓練基地。

那段九歌也給段烈長臉,比段烈快一步練出內勁小成,再後來,便和段烈一起,留在基地,負責培訓新的武者弟子。

三年前,段九歌突然離開了基地,去向不明,誰也不知道段九歌抽的什麼風。

奇怪的是,段烈也是個閉口不提,誰提跟誰急。

段九歌在林戰剛加入基地訓練時,冇少幫助林戰,當然了,也冇少調戲林戰,林戰可是吃了不少的啞巴虧。

“小林子,你要是敢扔我電話,下次見麵,我肯定會讓你**與我!!”

那邊的段九歌彷彿能看到林戰動作一樣,直接出言恐嚇到。

“嗬……嗬嗬,哪能呢,師姐,想死我了!”

林戰立刻換了一副麵孔,對著電話乾笑到。

“師姐,這幾年你去了哪裡,怎麼也不告訴我和師哥一聲,你可知道,師哥是最疼你的,你說走就走,太冇良心了!”

段九歌在基地的那段時間,雖然冇少欺負林戰,但是,對林戰確實不錯,這些,林戰一直都記在心裡。

他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段烈閉口不談,就連祝佑安等人,也都說隨著段九歌吧。

“小林戰,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回去,這個薛嘉禾,他身上的血海深仇,你幫他做到,因為,我欠他一個人情。”

段九歌避重就輕的回答到。

林戰點點頭。

“師姐的話,林戰自然是要聽的。”

那頭的段九歌沉默了一會。

“好了,小林戰,姐姐我還有事,等我回去,姐姐再好好疼你,咯咯……”

段九歌放肆的笑著,林戰欲哭無淚,三年了,段九歌的脾氣還是一樣,對斷魂崖的學員來講,段九歌就是女魔頭一個。

倆人結束了談話後,林戰看向薛嘉禾。

“你是怎麼認識女魔頭的?”

女魔頭?

薛嘉禾嘴一抽,這個比喻還真恰當啊。

“段姑娘囑咐過,不讓透露。”

這是段九歌親自囑咐過的,薛嘉禾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要信守承諾。

林戰知道段九歌的脾氣,既然是她的意思,林戰也不追究。

“成為我的人,必須對我絕對的忠誠,如有背叛,殺無赦!”

林戰對著薛嘉禾說到。

薛嘉禾一躬到底。

“薛嘉禾願意跟隨林先生,絕不背叛,如有半句謊言,天誅地滅!”

林戰擺擺手,他需要的是行動,從來不相信誓言。

既然有段九歌的推薦,林戰便把薛嘉禾暫時安排給蕭文武,等他忙完後,再處理這件事情。

帶著艾琳幾人回到彆墅。

“戰哥,段九歌是段師兄的妹妹,是吧?”

艾琳忘記了所有的事情,不過從林戰的電話裡,她也聽了個大概。

“對!”

林戰苦笑的搖搖頭,能看出來他對段九歌也是很無奈。

既然段九歌說過段時間就會回來,那就等她回來再說。

崔文龍是被人抬回去崔家的。

“爸呀,你要替兒子做主啊!”

崔家的人嚇的半死,七手八腳的把崔文龍送進醫院,崔文龍的父親,也就是崔家家主崔海威,既心疼又憤怒。崔文龍是他的小兒子,從小體弱多病,所以,對於崔文龍,崔海威一向都是寵溺的,哪怕他在外麵欺男霸女,崔海威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有錢,大不了賠些錢便

是。

林戰的事情,已經在燕京悄悄傳開,把燕京四大世家得罪個遍。

“你放心,為父自然會為你出氣。”

崔海威安慰著兒子,讓人好好伺候崔文龍,自己則是去了王家。

崔海威的女兒崔本媛,和王利軍的兒子王赫正式訂婚,王利軍是王利群的同族兄弟。

“親家,這件事情,你可不能坐視不理,醫生說了,文龍以後就是廢人了!”

崔海威在王利軍的麵前痛哭流涕。

“爸,文龍是我的小舅子,林戰心狠手辣,從他出現燕京,整個燕京被他搞得烏煙瘴氣,如今又得罪了四大世家,我們可以藉著這個機會,除掉林戰!”

王赫在一邊開口。

“嗯,這就去大哥那裡,把這件事情稟告於他,讓他拿主意。”

對付林戰可是大事,前不久家主王利群還發話,王家的族人不得與林戰為敵,否則,逐出王家族譜。此一時彼一時,林戰腹背受敵,興許他也要提醒一下王利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