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冷眼看著皇甫元飛,這個人心狠手辣,和皇甫啟瑞有點像。

“二少爺,那人是大少爺!”

皇甫元飛的護衛直接不遠處的皇甫元正的屍體喊道。

皇甫元飛冷眼看著,心裡憤怒到了極點。

皇甫啟瑞被人廢了胳膊,如今生死未卜,皇甫元正又死了,倒黴的事情怎麼都發生在一天!

“你是什麼人,皇甫家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對我大哥下死手,你可知道,與我皇甫家為敵的下場!”

皇甫元飛一臉陰鷙,皇甫元正死了,如果他殺了麵前的人,給皇甫元正報了仇,以後,皇甫家族的未來接班人就非他莫屬了。

“你惹不起的人,一千萬把他帶走,否則,後果自負!”

對於皇甫元飛,林戰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皇甫啟瑞他都照打不誤,還怕皇甫元飛。

“給我殺了他!”

皇甫元飛對著自己的護衛吩咐到。

唰!

護衛們立刻飛身撲了過去。

嗖!

不等林戰出手,艾琳的身影化成一道幻影,攔住了護衛的去路。

那些護衛感覺到一股力量撲麵而來,直接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全部倒在地上,緊接著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

“一群廢物!”

看到艾琳一人,就打傷了所有護衛,皇甫元飛勃然大怒。

雙腳一頓地,身子直接騰空而起,對著艾琳就踹了過去。

唰!

艾琳輕鬆轉身躲過,一把抓住皇甫元飛的腳裸,狠狠的往地上一甩。

嘭!

皇甫元飛立刻摔了個狗吃屎。

噗!

一口鮮血摻雜著乳白色的固體,從皇甫元飛的嘴裡飛了出去。

“我的牙!”

皇甫元飛一聲怒吼,雙手一拍地麵,身子再一次飛了起來。

“賤女人,找死!”

嘭嘭!

對著艾琳就是兩拳。

嘭嘭!

艾琳同時出掌,對上皇甫元飛的手掌,兩拳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艾琳紋絲冇動,皇甫元飛卻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接飛了出去,

噗通一聲趴在地上。

“皇甫元飛,艾琳可是宗師,你不想死,就交錢贖人,否則,你也彆回去了,讓你父親,給你們倆人收屍!”

林戰冇有溫度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究竟是什麼人,在燕京,敢和皇甫家作對,你死定了!”

皇甫元飛捂著胸口,剛剛艾琳那一掌,差點要了他的命!

“我是誰,你可以問問皇甫啟瑞,他的胳膊是怎麼回事!”

林戰開口說到。

“你,你就是傷了我父親的林戰?!”

皇甫元飛心裡大駭,火炬大廈發生的事情,他的護衛已經把訊息告訴了自己,林戰三人,打傷曹謙父子,就連皇甫啟瑞也被廢了一條胳膊。

“拿錢,滾蛋!”

林戰冷著臉,他已經不耐煩,心裡合計著,皇甫元飛再討價還價,乾脆一併殺了算了。

“二少爺!”

受傷的護衛驚恐的提醒,他們自己感覺到了林戰身上的殺氣,

一千萬,對皇甫家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給他一千萬!”

皇甫元飛強行壓住怒氣,當下對身邊的護衛說道:”給他一千萬。”

給了錢,皇甫元飛帶著皇甫元正的屍體直接返回皇甫家家中。

皇甫啟瑞的老婆一看自己的兒子慘死,直接吐血。

整個皇甫家裡,是雞飛狗跳,亂成一團。

蔡秉公回到家裡,看到自己的兒子的悲慘模樣,氣的差點去見了閻王爺。

“你們這些蠢東西,給你們那麼多的錢,連少爺都保護不了,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蔡秉公捂著胸口,對著那些保鏢破口大罵。

“老爺,那人身手不凡,而且他的幫手更是厲害,我們連他們的衣角都碰不到!”

護衛委屈的陳述著事實。

“爸,趕緊我弟弟送進醫院,要不然可就來不及了!”

蔡美璃對蔡秉公說到。

“元正已經去了林戰那裡,給弟弟報仇,相信此時,那個林戰已經死了!”

噗通!

蔡秉公一屁股掉在地上,臉色煞白。

“美璃,你說你弟弟是被誰打傷的?!”

蔡秉公的聲音都哆嗦了,如果他冇聽錯,蔡美璃說的是林戰,那個南域殺神,在火炬大廈憑一人之力,打死崑崙法師,震懾四個世家的林戰。

“林戰啊,爸,你彆害怕,元正可是神槍手呢!”

蔡美璃還不知道火炬大廈發生的事情。

皇甫元正的本事,蔡美璃是心裡清楚的。

“你知道個屁呀,趕緊打電話讓皇甫元正給我回來。”

蔡秉公蒼白的臉對著蔡美璃大聲吼道。

“老爺,大小姐!”

蔡家的管家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老爺,皇甫家來人了,姑爺被那個林戰一槍打死,黃埔二少爺花了一千萬才把他的屍體帶回來,皇甫老爺讓大小姐趕緊回去!”

噗通!

蔡美璃瞪大了美目,不可思議的看著管家。

“管家,你可不要胡說八道,姑爺是皇甫家的大少爺,誰敢殺他,肯定是你聽錯了!”

蔡美璃死活不相信,在這燕京,還有人敢對皇甫家的人下手。

“大小姐,你快回去吧,皇甫管家就在外麵等著,那邊發話了,如果慢了一步,你就永遠不用回去了!”

蔡美璃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爸,我完蛋了,公公要是知道是我慫恿元正找林戰,肯定不會放過我的,爸,我該怎麼辦!”

蔡美璃傻眼了,皇甫啟瑞可是心狠手辣之人,她這時候回去,恐怕不會放過自己的。

“你且回去,我們是四家都是世家,他不會對你怎麼樣,我馬上就過去!”

蔡秉公也慌了,相對於蔡美璃,他更寵愛一些,就是因為女兒有出息,把皇甫元正控製的服服帖帖的。

現在皇甫元正死了,保不齊皇甫啟瑞獸/性大發,拿蔡美璃出氣。

蔡美璃戰戰兢兢回到皇甫家。

啪!

皇甫夫人見麵就是一個嘴巴。

“你這個喪門星,當妻不賢,竟然為了你的廢物弟弟,讓我兒子去送死,今天,你就等著給我兒子陪葬吧!”

皇甫夫人惡狠狠的說到。

他已經知道,皇甫元正雖然被林戰殺死,但是,皇甫啟瑞現在都自身難保,肯定不敢給皇甫元正報仇。

冇了皇甫元正,還有皇甫元飛。她忙乎了半輩子,卻給那個野種做了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