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給我去查!”

皇甫元正氣的鼻子都快歪了,整個燕京,都知道蔡元寶是他皇甫元正的小舅子,相當於皇親國戚一樣,如今被打的,連丈母孃都認不出來了。

今天是曹謙商務洽談會,四大世家的家主都不在,隻能是靠他了。

不多時,皇甫元正就得到了林戰的地址。

“老婆,你等著,我去把那個林戰剁吧喂狗,給元寶報仇!”

皇甫元正安慰要蔡美璃,便帶著護衛,氣勢洶洶的開車商務車直接開到郊外的林戰的住處。

“外婆,你看那人,是不是皇甫元正?”

市區冇發生的事情,王沁兒一點也不知道,她一直都陪著外婆黃老夫人。

皇甫元正的人一出現,王沁兒就看到了。

“他來做什麼?”

黃老夫人也奇怪,林戰的身份,雖然不是家喻戶曉,可是身為燕京的世家子弟,應該是知道的。

尤其是皇甫家,京都有人脈的。

“林戰,你他媽的給老子滾出來!”

皇甫元正狠狠的拍著林戰的大門。

“戰哥,發生什麼事情了?”

艾琳得到訊息,立刻從自己的房間出來問到。

“冇事,來了一條大黃狗,我這就去轟走!”

林戰站起身,信步走到門外,從容不迫的打開大門。

“你就是林戰?”

大門一開,皇甫元正手指著林戰問到。

“正是,敢問你是哪位,大白天帶著人來砸門,誰給你的膽子!”

林戰看來人的麵相,和皇甫啟瑞長得有幾分相似,猜到可能就是皇甫啟瑞的大兒子皇甫元正,因為蔡元寶的姐姐,是皇甫家的大少奶奶。

“我,我是皇甫元正,皇甫啟瑞是我爸!”

皇甫元正牛氣哄哄的開口。

“戰哥!”

艾琳開到林戰身邊,警惕的看著皇甫元正。

艾琳一出現,皇甫元正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艾琳一身素服,頭上還帶著白花,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收到皇甫元正邪惡的目光,艾琳臉色一沉。

“嗬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冇想到,這土鱉身邊,還有這樣美妙的女子!”

皇甫元正忘了來的目的,手不自覺的伸向艾琳。

嘭!

艾琳直接出手,一把扣住皇甫元正的手腕,向上一用力。

“哎哎,哎呀媽呀!”

皇甫元正冇想到艾琳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他的手腕像折了一樣,鑽心的疼。

嘭!

艾琳一撒手,抬起一腳,直接將皇甫元正踹飛。

噗通!

皇甫元正甩在地上,來了個狗吃屎,樣子特彆狼狽。

“臥槽尼瑪,敢打老子!”

皇甫元正從地上爬起來,手指著林戰和艾琳。

“林戰,蔡元寶是我皇甫元正的小舅子,整個燕京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你把他打了?”

林戰的眼裡,閃過凜冽的鋒芒,他離開南域,遠離殺戮,可是,殺戮卻始終存在。

“是我,你又奈我何?”

林戰淡淡的開口。

“你是皇甫元正,也就是皇甫啟瑞的兒子?”

上午的時候,他剛剛教訓了四個世家聚首家主,如今,皇甫元正找上門來送死。

艾琳聽到對方是皇甫家的人,想到爺爺的慘死,眼珠子都紅了。

“艾琳,放心,我會好好替你出氣!”

林戰感受到艾琳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自己在燕京,無親無故。

艾琳不同,雖然艾虎死了,可是艾家的生意還在燕京,艾琳要是殺了皇甫元正,恐怕要給艾龍帶來麻煩。

如果艾琳想要報仇,他可以代勞。

“戰哥,皇甫家的人,也是殺我爺爺的凶手,父債子還!”

艾琳的聲音有些顫抖,雖然她失去了一部分記憶,但是艾虎的死,艾琳還是最傷心的一個。

“有我在!”

林戰拍了拍艾琳的肩膀,再次看向皇甫元正。

“給我滅了他們!”

皇甫元正往後一退,大手一揮。

嗖嗖嗖!

身邊的護衛直接飛了過去。

嘭!

在距離林戰幾米的距離,他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

轟!

瞬間便飛了出去。

倒在地上的護衛,口吐著黑色的血,眼珠子鼓出眼眶,直接絕氣身亡。

“啊!”

皇甫元正一下子傻眼了,這些人,都是父親指派給他的,而且是經過特殊訓練出來的特級雇傭兵。

就這些人,還冇碰到林戰的衣角,便被打死,這林戰還是人嗎!

“狙擊手!”

皇甫元正一聲暴喝。

“哈哈,林戰,這些狙擊手,可是我皇甫家的精銳,這次你插翅難逃!”

皇甫元正狂笑著。

林戰戲膩的看著皇甫元正。

“哦~真的是這樣嗎?”

過了幾秒後,皇甫元正再也笑不出來了,臉上漸漸露出驚恐的表情。

狙擊手是他的最後保障,隻要他的命令一下,不到三秒鐘,會立刻出現,可是今天,過去了整整十秒鐘,狙擊手的影子都冇有,怎麼會這樣!

咚!

咚!

咚!

一陣腳步聲響起,愛麗絲和滴刃出現在門口。

倆人的身上,已經被鮮血滲透。

“大人,全部解決!”

轟!

聽到愛麗絲和滴刃的話,皇甫元正的腦袋一片空白,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狙擊手冇有出現的原因了。

原來是被愛麗絲和滴刃,乾掉了。

“嘩啦!”

皇甫元正突然從懷裡拿出手槍,子彈上膛。

“林戰,你殺了我的護衛,現在,我要殺了你!”

砰!子彈直接飛了出去,目標就是林戰的眉心,皇甫元正在皇甫家族裡,有著神槍手的美譽,憑這一點,很受皇甫啟瑞的欣賞和重視,他也是皇甫家族的下一任家主的最佳人

選。

林戰一動不動,眼睛盯著子彈的方向。

就在子彈即將靠近林戰的時候。

唰。

林戰直接消失在原地。

“人,人呢!”

皇甫元正驚愕的看著前方,明明在一秒前,林戰還在的,一眨眼,人哪去了。

砰!

就在他愣神的空擋,讓人驚怵的事情發生了。皇甫元正打出去的子彈,竟然原路飛了回來。

噗!

噹啷!

皇甫元正瞪大了眼睛,手槍直接掉在地上,他的腦門,直接被子彈穿了個窟窿。

噗通!

皇甫元正的屍體倒在地上,到死,皇甫元正都不明白,飛出去的子彈,竟然會返回來殺了自己。真應了那就話:天作孽猶可恕,自作虐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