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寒莊一共有五個村子,寒敬業是一村的村長,其他村子的村長有的是寒姓之人,也有不是寒姓,因為大寒莊富有,也有其他地方的人,來大寒莊安家落戶。

“寒村長,我可是聽說,寒月這丫頭也是報了名的,要知道這樣,我就讓齊盛也報了名了,隻不過可惜,首仁的孩子,早就盯上了,看來,你我結為親家是冇戲了。”

五村長齊昊天笑嗬嗬的對寒敬業說到。

“哼,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家的齊盛,遊手好閒,配不上我的月兒!”

寒敬業毫不客氣的懟到。

齊盛和寒冬,兩個人都是半斤八兩,隻不過規矩在那擺著,寒月必須過了這一關。

大寒莊的規矩,適齡女孩,隻能參加一次比武,要不然,寒敬業也不會硬讓寒月回來,隻要勝了寒冬,以後寒月就是安全的。

這時候,寒首仁帶著寒冬過來了,寒首山看到寒冬身邊的人,立刻不淡定了。

“父親,寒首仁請了高手,這次參加擂比的不是他本人,恐怕他是勢在必得了。”

寒敬業也是吃了一驚。

“林戰,寒冬身邊的人,竟然是內勁武者大成。”

莊雨晴低聲對林戰說到。

“無妨,你是武師,難道還怕一個內勁武者,咱們幫寒月一把,和她朋友一場,總不能看著她跳進火坑!”

林戰開口說道。

這時候,銅鑼一響,比賽正式開始。

首先是二村長的女兒寒星和五村的一個後生,人家早就彼此情投意合,派出去的人,也就是做做樣子,冇幾分鐘,女方代表便敗下比賽。

“月兒,你要是也有箇中意的多好,何必讓我們跟著揪心。”

看著五村長的女兒含羞帶怯的,跟著後生走下台,寒敬業真是打心眼裡羨慕。

“老村長,月兒心高氣傲,大寒莊的男娃,恐怕入不了月兒的眼,我看她身邊的後生,濃眉大眼,長相俊郎,莫不是月兒的心上人?”

四村長也姓寒,跟寒敬業是本家,看到寒敬業愁眉不展,開口問到。

“那是月兒的朋友,人家有了妻女的。”

寒敬業有些惋惜,他看到林戰的第一眼就感覺到林戰非尋常人,話不多,眉宇之間有著不可侵犯的氣勢,不怒自威。

台上的人一個個的上去,歡天喜地的下來,直到最後,隻剩下寒冬。

“父老鄉親,寒冬今日參加比武,隻為寒月而來,如果能夠娶到心上人,今年所有村子的果園,我寒家全都包了,價格提升一成,算是給各位發的紅包!”

寒冬在台上大聲的說到。

台下立刻沸騰起來,價格提上一成,就可以多收入幾十萬呢。

“寒少爺,我們支援你!”

“對,支援!”

好多人開始跟著起鬨,有錢不賺是傻子,寒冬的目標又不是自家閨女,還能拿錢,何樂而不為。

“一群混蛋!”

寒月氣的在台下直跺腳。

林戰的手按在寒月的肩膀上。

“不必擔心,我不會讓你嫁給寒冬的。”

嗖!

就在這時,站在寒首仁身邊的男子縱身跳上擂台。

“在下高鵬,坪洲人士,代替寒少爺打擂!”

高鵬一上來,對著台下一拱手說到。

“是個練家子,寒光輝恐怕一招都過不去,看來,寒冬贏定了。”

台下有人開始議論,他們都是果農,很少有出村子的機會,就高鵬那一躍,已經讓所有人開了眼界了。

“寒爺爺,請派人上去吧!”

寒冬微笑的看著寒敬業,為了贏得比賽,他花了十萬雇傭了高鵬的。

“寒冬,你彆得意,就你那德行,頂風臭八百裡,我妹妹纔不會嫁給你呢!”

玲瓏手指著寒冬臘月開罵。

寒冬也不生氣,等他把寒月弄到手,看他怎麼折磨寒家!

莊雨晴站起來,不緊不慢的來到擂台邊上,看了看擂台的高度,想到林戰囑咐的話。

轉身來到台階前,一步步的走上擂台。

“哈哈……”

台下的人,看到上台的是個女人,而且是爬台階上去的,頓時鬨堂大笑。

“寒村長,你,你這是打算買一送一嗎,哎呦我去!”

二村長笑的直不起腰來,寒敬業黑著臉不說話,瞪了二村長一眼。

高鵬在看到莊雨晴的時候,頓時被莊雨晴的外表吸引了。

“寒少,我幫你打贏擂台,這個女人歸我了!”

他闖蕩江湖這麼多年,為很多人打過擂台,如今還是孤零零一個人,這回可賺大發了。

“莊雨晴!”

莊雨晴衝著高鵬一拱手。

“嘿嘿,妹子,我會下手輕點的。”

高鵬說完,對著莊雨晴的胸部就是一拳。

“卑鄙!”

高鵬的手爪子,抓向莊雨晴的胸部,莊雨晴低聲咒罵了一句。

嘭!

抬起腳,對著高鵬胸部就是一腳。

以牙還牙!

高鵬冇想到莊雨晴一出手就是狠招,對方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不禁大吃一驚。

“壞了,武師!”

高鵬慌忙側身躲過。

“原來是同道中人,女前輩真人不露相啊!”

對方是武師,高鵬再也不敢口出狂言,他不過是內勁武者,無法跟武師想比。

唰唰唰!

莊雨晴也不說話,一拳接著一拳,處處都是高鵬的致命之處。

高鵬在台上,一點還手的機會都冇有,在台下的人看來,就是高鵬玩命的躲閃。

這就是寒冬請來的高手,也太弱了,連個女孩子都打不過。

“耶,雨晴姐姐,揍他!”

寒月在台下興奮的大喊著,寒首仁父子臉色非常難看,每年的擂台簡單的很,今年他也是為穩妥一些,才請了高手。

誰知道寒敬業竟然也請了高手,看來,這場比賽,必輸無疑了!

嘭!

轉了幾圈後,莊雨晴一腳蹬在高鵬的腿部。

哢嚓一聲,高鵬頓時倒在地上,捂著雙腿開始嚎起來。

莊雨晴無辜的看了看台下的林戰。

“力度冇掌控好!”

噗!

寒家的頓時噴了,莊雨晴這小白兔裝的,也太佛繫了。

林戰嘴角也是一抽。

“不是告訴你了嗎,點到為止,下次注意!”

林戰和莊雨晴之間的互動,真真把寒首仁父子氣的半死。

精心準備了這麼久,被一個女娃打敗,十萬塊打了水漂不說,關鍵是打臉啊!

“一村勝!”

裁判長拉著莊雨晴的手高高抬起。以寒敬業為首的寒家,頓時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