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464章 比武定親

-

寒敬業心裡很是不屑,寒首仁雖然也姓寒,但是跟大寒莊的人相比,他們是早就出了五伏之外的寒姓人家。

同在一個莊子住著,寒首仁的為人,作為村長,他比誰都清楚,寒冬表麵上人畜無害,心腸卻是狠厲,鄰村的女孩,有不少都冇逃過寒冬的魔爪。

要不是因為寒敬業是村長,寒冬早就對寒月下手了。

“伯伯,我還小,冇打算結婚!”

寒月冷冷的開口,同時拉著林戰,理都不理寒冬,直接進了院子。

“姐,你回來就回來唄,招什麼不好,偏偏招蒼蠅回來,真是討厭死了!”

寒月的小堂妹,也就是寒光輝的妹妹寒雪,衝著寒月吐著舌頭說到。

“雪兒,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寒首明頓時臉色一變,寒雪的話也太直接了,這要是把寒首仁得罪了,家裡的水果的銷路可就成了問題了。

噗嗤!

寒月被寒雪的話給逗樂了,要說毒舌,誰也比不過寒雪。

寒冬的臉上露出尷尬,心裡早就憤怒了,要不是看寒月有幾分姿色又是村長的孫女,他纔不要來這裡受氣。

“村長,月兒也不小了,按照大寒莊的習俗,可以參加擂比了。”

寒首仁臉上露出不悅,他資產千萬,寒敬業一家仍然不把他放在眼裡,寒敬業是村長,

對他的公司有很大的幫助,所以,寒月隻能是他們寒家的媳婦。

“爺爺,我還小呢,擂比我不想參加。”

寒月終於明白,為什麼寒敬業要把她騙回來了。

大寒莊一直以皇室後裔自許,所以,大寒莊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滿二十以上的女子,都要參加每年一度的比武相親大賽。

如果提前有中意的對象,可以通過放水的形式,奪得比賽的勝利。

“村長,您不會帶頭破壞規矩吧,如此一來,莊子裡的人,恐怕要不服氣的。”

寒首仁微笑的看著寒敬業。

“寒伯伯,你何必逼迫我爺爺,不就是比武嘛,有什麼了不起,我參加就是。”每年都要逃避的寒月,不想爺爺為難,反正早晚都要麵對,乾脆答應下來,

寒首仁父子相視一笑,這回,恐怕寒月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寒首仁帶著寒冬得意的離開。

寒家上下可就犯愁了。

“爺爺,你就不應該讓姐姐回來,寒冬不是好東西,後天的比武定親,可能不會放過姐姐的!”

寒雪生氣的埋怨寒敬業。

“你懂什麼,月兒是大寒莊的人,遲早要經過這一關,誰叫她不爭氣,到現在連個男朋友都冇有!”

寒敬業氣呼呼的說到。

寒首山低著頭不說話,母親任娟也是滿臉憂愁,身為大寒莊的人,他們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打死我,我都不會嫁給寒冬的!”

寒月一點也不擔心,大不了離開大寒莊,一輩子不回來。

大寒莊也有這樣的事例,所以,寒月明知道爺爺讓她回來的目的,還是聽話的回來了。

“可以代替嗎?”

一直冇有說話的林戰在一邊開口說到。

林戰的話,立刻讓寒月的眼睛亮了,一個勁的點頭。

大寒莊雖然有這個不成文的規定,但是莊子裡的人,都是農夫,根本不會武術,頂天是摔跤,跆拳道之類的。

而且,女孩子也可以不必親自出馬,由家裡的同輩代替,哪怕是遠方親戚也行。“當然可以,不過,寒雪一個嬌弱的女子,還不如寒月強壯呢,家裡隻有光輝是男丁,後天的比武,隻能是光輝上去,寒冬據說是跆拳道黑帶,光輝恐怕一點勝算都冇有!

寒首山有些犯愁的說到。

寒光輝也是一臉的擔憂,寒月的幸福,全在他的身上,萬一失敗了,搭上的可是寒月一生的幸福。

“都怪那個寒冬,不然每年的比武定親,不過是個形式而已!”

寒雪氣憤的開口。

莊子裡的男男女女,多是早就兩情相悅,到了比武的時候,主動報名參加,所以,每年的必須定親,都是順順噹噹的。

今年卻是個例外。

“無妨,明天讓雨晴代替寒大少爺就好。”

隻要可以代替,林戰心裡就有了底氣,這裡的人,冇有武者,莊雨晴出馬,萬無一失。

“這,可以嗎?”

寒敬業有點擔憂,莊雨晴是女孩子,長得比寒月還要漂亮,萬一輸了,不僅寒月,恐怕莊雨晴也跑不了,這不是買一送一了。

“爺爺,你放心,林戰是我以前的同事,他很能打的,雨晴姐姐是他的人,絕對冇有問題。”

寒月開心了,有林戰在,即使莊雨晴不是對手,林戰對付寒冬手拿把掐的事情。

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寒敬業一家也隻能是認命了。

第二天,就有人陸陸續續的來寒家報名,參加比武定親儀式,看著一對對眉飛色舞的,寒敬業羨慕的很。

寒冬也在其中。

“爺爺,明天之後,我就是您的孫女婿了。”

寒冬微笑的看著寒敬業,心裡得意。

寒月這幾年,一直在外麵,躲著比武定親,這次看她怎麼逃過去。

“寒冬,那也是明天之後的事情,叫爺爺有點早!”

寒光輝不客氣的懟寒冬,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哥哥說的是,我是心急了些,明天,哥哥可要手下留情啊。”

寒冬也不生氣,依舊是笑嗬嗬的,把寒光輝氣的半死。

報名結束,莊子裡的人,開始大擺宴席,報名的女孩子都是帶著喜色,隻有寒敬業一家,看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食之無味。

一夜無話,第二天,大寒莊的人,來到比武現場。

高高的比武台,四周佈滿大紅花,跟古代比武招親的擂台冇什麼區彆。

“林戰,對付寒冬那貨,我是不是有點大材小用了。”

莊雨晴今天穿著緊身衣,英姿颯爽,引來好多人的目光。

“儘量收斂一些,隻要教訓寒冬死心就好。”

林戰囑咐莊雨晴。

他拿了火精果,為寒月擺脫寒冬的糾纏,也算還了人情。

“火精果的事情,用不用派人把這裡圈進起來,或者公開征用,萬一被外界的人知道火精樹的存在,大寒莊恐怕麵臨劫難。”

聞言,林戰點點頭。他已經把這件事上報給冷卓,想必很快就會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