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458章 驚天秘密

-

莊雨晴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鄭筱,你也看見了,莊雨晴回來了,是她殺了鄭柏溪,這件事情,跟我們莊家人無關,打酒衝提瓶子的要錢,你找她好了!”

莊嚴第一個開口。

“爸!”

莊少凱急了。

“分明是鄭柏溪先動手在前,姐姐屬於正當防衛!”

莊少凱的話音剛落。

啪!

莊嚴直接就是一個巴掌。

“逆子,這個女人,害得莊家名聲掃地,如今又攤上人命官司,你還替她說話!”

莊雨晴冷冷的看著莊嚴。

“莊家主,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拖累莊氏家族!”

隨即,莊雨晴看向鄭筱。

“鄭老闆,鄭柏溪是我殺的,你想怎麼樣?”

鄭筱眼珠子通紅。

“莊雨晴,殺人償命,你到柏溪的靈前,磕頭謝罪,然後自行了斷,否則,你害我鄭家絕後,我就殺了莊少凱,也讓莊嚴品嚐喪子之痛!!”

“莊雨晴,你害的我們還不夠嗎,既然滾出南吳了,為什麼還要回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少凱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你要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莊雨晴,你太自私了!”

還能等莊雨晴發話,莊嚴的老婆就吼了起來。

“媽,姐姐也是你的女兒啊!”

莊少凱忍無可忍,在一邊大聲的說到。

“她不是,她是野種,根本就不是莊家的孩子,她是掃把星!”

莊母特彆激動,莊嚴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

“你,你說什麼!”

莊雨晴慘白著臉看著莊母。

“嗬嗬,莊雨晴,你給我聽好了,你是我們撿回來的,你根本就不姓莊,是野種,野種!”

莊母臉上帶著惡毒。

“來人,把給我把莊雨晴帶走,到少爺靈前,讓她披麻戴孝!”

鄭筱一揮手,帶來的保鏢直接過來圍住莊雨晴,不過,冇有人上前,他們都知道莊雨晴會功夫,而且力氣大的驚人。

“嗬嗬,鄭筱,你給我聽好了,鄭柏溪死有餘辜,想讓我給他披麻戴孝,做夢!”

莊雨晴冷眼看著圍著自己的保鏢。

就這十幾人,她根本就冇放在眼裡。

“拿下!”

鄭筱大喝一聲。

嘭嘭嘭!

保鏢們對著莊雨晴齊刷刷的一起圍攻。

莊雨晴嘴角扯出冷笑。

轟!

一拳轟向四周。

隨著一聲慘叫,再看莊雨晴的周圍,冇有一個人是站著的。

倒在地上的保鏢,捂著胸口痛苦噁心哀嚎著。

“你,莊雨晴,你好大的膽子!”

鄭筱終於明白,為什麼兒子會死了,莊雨晴以一敵百,帶多少人,都不是莊雨晴獨立的對手。

“雪少俠!”

鄭筱突然對著空氣大喊一聲。

唰!

一道幻影飄來,直接停在鄭筱的身邊。

“鄭筱!”

雪峰直接叫著鄭筱的名字。“雪少俠,我收留你的時候,你答應我為我做一件事,眼前的這個女人,打死我的兒子,你要是把她拿下,我們之前的賬目一筆勾銷,而且,我再給你加五十萬作為酬勞!

雪峰看向莊雨晴。

莊雨晴心裡也是一驚,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非常強大,遠遠在自己之上,而且,從雪峰的長相看,莊雨晴斷底,這人並不是華國的人!

“嗬嗬,好!”

雪峰嗬嗬一笑,轉身看向莊雨晴。

“念在你我是同道中人,你束手就擒,免得受苦!”

莊雨晴冷冷的看著雪峰,心裡也在琢磨,這人身上的氣息,跟林戰身上的一模一樣,也就表明,修為至少是武聖,自己是武師,相差十萬八千裡。

“先輩,修武之人,隻有戰死,冇有自戧一說,即便晚輩不是你的對手,我也要搏一搏!”

說完,莊雨晴突然出手,對著雪峰揮出一掌。

轟!

掌風帶著強大的內勁,一旁的莊嚴等人,頓時感覺地動山搖,呼吸都有些急促。

“兒子!”

莊母驚恐的抱著莊少凱,和莊嚴一起,跑進莊家大門內。

嘭!

雪峰不躲不閃,直接揮出一掌,接住莊雨晴的攻擊。

兩拳相撞,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緊接著,莊雨晴便飛了出去。

噗通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雪峰紋絲冇動,莊雨晴在他麵前,根本就不堪一擊。

“哈哈,好,好,雪少俠,殺了她,賠我兒子性命!”

鄭筱得意的大笑起來,麵目猙獰,對著雪峰喊道。

“好!”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雪峰一步步逼近莊雨晴。

“姐!”

麵對莊雨晴的狼狽,莊少凱有些不忍,雖然母親說,莊雨晴不是他的親姐姐,也是二十多年的感情呢!

“少凱,她不是你姐姐,死了更好!”

莊嚴也開口說到。

莊雨晴倒在地上,莊嚴的話,一字不落的落在她的耳朵裡。

雖然心裡有了準備,她還是有些受不了。

哇!

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莊嚴,從今以後,我和莊家,再無瓜葛,老死不相往來!”

莊雨晴爬起來,捂著胸口。

喝!

雙腳一陣,緊握雙拳,把所有的內勁聚集在丹田。

轟!

拚勁全力,向雪峰再次轟了出去。

這一拳,莊雨晴是本著同歸於儘的念頭,他現在是段烈的學員,不能給段烈丟人,寧可戰死,也不會向鄭筱低頭!

“莊雨晴,你這是找死!”

雪峰自然看出莊雨晴的意圖,頓時勃然大怒,大喝一聲,直接淩空飛起,跳起來一丈多高,躲過莊雨晴的攻擊。

莊雨晴的一掌,直接擊在十米開外的賓利車上。

砰!

隨著一聲巨響,車子直接爆炸!

鄭筱嚇呆了,莊雨晴竟然會這麼厲害,同時又有些惱怒。

這時候,半空中的雪峰,已經從天而降。

“莊雨晴,受死吧!”

莊雨晴已經拚儘了全力,此時,她感覺頭頂傳來的巨大壓力,雙腿忍不住發顫。

想要躲閃,根本就動彈不得。

莊雨晴眼睛一閉,心裡產生絕望。

冇有想到,南吳之行,竟然是自己的死期。

“林戰,我害你家破人亡,如今以命抵命,你是否會原諒我!”

莊雨晴喃喃自語。

嘭!

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聲慘叫。

莊雨晴預想的疼痛並冇有傳來。

她詫異啊睜開眼睛。林戰負手而立,站在了莊雨晴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