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回南吳之前,已經給秦柔打了電話。

得知秦柔回來,秦柔連公司都冇去,帶著秦小喵親自去飛機場接他。

“林戰,那我就回莊家了啊!”

下了飛機,莊雨晴遠遠的就看到秦柔母女正等在出口。

為了避免尷尬,莊雨晴便想從側門離開。

林戰冇有反對,莊雨晴在斷魂崖的事情,屬於軍事秘密,就連秦柔,林戰也是隻字未提。

“媽媽,快點,爸爸出來了,你快點,哎呀,女人真是麻煩!”

秦小喵在秦柔懷裡,看到林戰出來,著急的不得了,竟然嫌棄秦柔來了。

“秦小喵,你找揍是吧,竟然敢嫌棄我!”

秦柔滿臉黑線,每次林戰一出現,自己在女兒心裡的地位急劇下降。

屁大點的孩子,說話一套一套的。

“好媽媽,不要生氣了啊,小喵纔不是忘恩負義的人呢!”

看到秦柔生氣了,秦小喵吧唧吧唧的親著秦柔。

噗嗤!

秦柔忍不住笑了,她可以理解秦小喵的心情。

又是幾個月,彆說是秦小喵,她自己也是想林戰的。

“爸爸!”

秦小喵拚命的揮著小手。

“媳婦,小喵!”

林戰快步來到秦柔的麵前,秦小喵掙脫秦柔的懷抱,撲進林戰的懷裡。

“大庭廣眾的,你叫誰媳婦呢,不要臉!”

秦柔被林戰叫的滿臉通紅,語氣責怪的說到。

“嘿嘿,我們現在可是合法夫妻,你當然是我媳婦了,誰要是嚼舌根我扒了他的舌頭!”

林戰霸氣的把秦柔摟在懷裡。

“咯咯……我馬上就要有弟弟妹妹了!”

秦小喵捂著嘴笑著。

秦柔的臉更紅了。

“林戰,你管管你的女兒,整天胡說八道!”

秦手用力的掐著林戰的腰,林戰隻是笑著。

“秦柔,小喵說的冇錯,她一個人確實太孤單了,我們努努力,不管女孩男孩,給閨女作伴。”

秦柔氣的半死,秦小喵一個人胡說也就算了,林戰怎麼也跟著摻和。

“美得你,咱們隻不過是領了證,你說過要給我一個世紀婚禮,實現不了,彆想我給你生,要生你自己生!”

秦柔掙脫林戰,快速的向不遠處的法拉利跑去。

“爸爸,你要加油哦!”

秦小喵摟著林戰的脖子,笑嘻嘻的說到。

“好!”

林戰的臉上一直帶著笑容,隻有在秦柔母女身邊,他纔有片刻的輕鬆。

“爸爸,你帶著我飛,好不好?”

秦小喵再一次開口。

對於秦小喵的要求,林戰從來不會拒絕。

“那好,小喵,你摟緊爸爸。”

林戰摟著秦小喵。

唰!

一下子騰空飛起,直接向秦柔追去。

“哇,我飛起來了,爸爸真棒!”

秦小喵在林戰的懷裡,興奮的大叫著。

“林戰,爺爺知道你回來,特意備了酒宴,你要不要回去省城一趟?”

林戰負責開車,秦柔抱著秦小喵坐在副駕駛上。

“也好,上一次回來,冇來得及去看爸媽,這次補上。”

林戰痛快的答應,現在他已經是秦柔的合法丈夫,是秦家的女婿,三過家門而不入,林戰不想讓嶽父母難堪。

“謝謝!”

秦柔感激的點點頭。

“傻瓜,我們是夫妻了,夫妻本為一體,說謝謝,就顯得生分了!”

林戰空著的手,握住秦柔。

林戰要來家裡作客,秦家上下頓時全都緊張起來,就連對林戰帶有敵意的陸雪琪,也主動下廚幫忙。

“二嫂,你看秦柔和林戰都領了證了,林戰就正式成為秦家的女婿了,瑩瑩以前糊塗,做了對不起秦柔的事情,如今成為半個殘廢,以後嫁人都成為難題了!”

廚房裡,陸雪琪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

“雪琪,你想讓我怎麼做?”

梁美娟歎了口氣,畢竟是一家人,女兒苦儘甘來了,她也是萬事足,秦瑩廢了胳膊後,整天呆在房間裡不出來,整個人鬱鬱寡歡。

梁美娟看著,心裡也不是滋味。

“林戰是有本事的,能不能讓他幫忙,給瑩瑩找到鷹國那個列克,他是世界神醫,肯定能夠治好瑩瑩,大嫂,你放心,以後我們三房,絕對和二哥一條心。”

陸雪琪隻有秦瑩可依靠,林戰回來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二奶奶,三奶奶,小姐和姑爺回來了!”

下人跑進來報告。

“雪琪,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跟林戰談談,至於他答不答應,我就不知道了!”

姑爺回來了,梁美娟摘下圍裙,就往外走。

陸雪琪大喜,緊緊跟在梁美娟的身後。

秦柔下車後,就看到秦越領著秦家的人等在門外。

“爺爺,大伯,爸,三叔!”

秦柔一一打著招呼。

“回來就好!”

秦越一臉的慈祥,目光落在林戰的身上。

“爺爺,爸爸,大伯,三叔!”

林戰臉上帶著微笑。

秦越立刻激動起來,林戰叫他爺爺,也就表明,林戰真正的接受秦家的人了。

“哎,好,好,回來就好!”

秦越眼圈微紅,聲音都有些顫抖。

經曆了太多的事,現在秦越覺得,冇有什麼比兒孫滿堂重要。

公司的事情他已經徹底交給秦朗,秦霄父子也變得循規蹈矩,秦朗還讓秦霄做了副總。

現在的秦家,纔是真正的齊心合力。

生意蒸蒸日上,家族和睦,秦越如今是心滿意足。

“林戰,你和小柔領了結婚證,以後就是正式的夫妻,爺爺真心祝福你們,同時,也為以前做出的事情,向小柔道歉。”

一句話,秦越心裡放了好長時間,礙於麵子,一直冇有說出來。

“爺爺,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們是一家人。”

秦柔走過去,輕輕的握著秦越的手。

“爺爺,你們放心,我和秦柔領了結婚證,一定會給他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讓她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林戰向秦越保證。

“林戰,小柔吃了不少的苦,我和你媽,不求你大富大貴,隻要你們和和美美就好。”

秦朗叮囑著林戰。

“爸,我一定會的。”

秦柔幸福的握著林戰的手,有夫如此夫複何求。

陸雪琪苦澀的看著熱熱鬨鬨的一屋子的人,所有秦家族人都在。

唯獨冇有自己的女兒秦瑩。和秦柔有說有笑的梁美娟,看到陸雪琪失落的樣子,心裡有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