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候,愛麗絲和滴刃紛紛散開,中間留出一條路。

林戰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他的腳步穩健,縱使絞殺瑪利亞數千人馬,他的身上都冇有一絲血跡。

咚!

咚!

林戰目光盯著瑪格爾,每走一步,都像踩在瑪格爾的心上,讓他的心臟一顫一顫的。

咕咚!

瑪格爾嚥了一下口水。

“我是島國合法公民,縱使你是戰神,也不能殺我!”

殺了他,就等於宣戰,林戰的罪名可就大了。

“觸犯我的底線,我戰軒轅斬殺不誤!”

林戰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瑪格爾徹底絕望。

“林戰,你可敢與我單打獨鬥,如果你輸了,放我回島國,從此以後,我再也不踏出島國半步!”

瑪格爾突然開口說到。

他也是武尊,林戰是人,年紀不過三十,自己修煉了半個世紀,或許可以僥倖勝了林戰,那樣,還有活的希望。

“大人不可!”

“好!”

愛麗絲的聲音和林戰的聲音同時響起。

“大人!”

愛麗絲有些激動的看著林戰,瑪格爾的級彆雖然冇有林戰的高,但是手段卑鄙,擅長用毒,萬一傷了林戰,他們可擔當不起!

“無妨,我心裡有數!”

對於各國的資訊,林戰全部都在腦子裡,他不會輸給瑪格爾。

嘭!

瑪格爾直接衝向林戰,逃生的**,讓他直接用了十成的真元,轟向林戰。

轟!

林戰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半空之中。

喝!

一個千斤壓頂,直直的砸向瑪格爾。

不好!

瑪格爾慌忙轉身。

林戰的速度太快了,在愛麗絲額眼裡,隻是一道幻影。

嘭!

瑪格爾的上身躲開了林戰,林戰落地後,直接就是一掌。

蹬蹬!

瑪格爾往前跑了幾步,咚,趴在地上,隨後就是一口鮮血。

“你……”

瑪格爾倒在地上,眼裡閃過震驚,身為武尊的他,竟然在林戰的手裡不過一招。

這林戰究竟是人還是神。

唰!

瑪格爾來不及多想,從懷裡拿出一把粉末,直接撒向林戰。

歘!

林戰退後幾步,雙掌推出。

噗!

粉末直接轉變方向,全數噴在了瑪格爾的身上。

“啊!”

瑪格爾一聲慘叫,在地上打起滾來。

啪啪啪!

他的身上,開始冒出汩汩青煙,伴隨著刺鼻的氣味。

化骨水!

林戰冷眼看著在地上打滾的瑪格爾,敢對他用下三濫的手段,真是該死!

“大人!”

存活下來的天雄雇傭兵,看到瑪格爾的慘狀,奮不顧身的撲向瑪格爾,企圖用身體撲滅瑪格爾身上的青煙。

“啊!啊!啊!”

瑪格爾不斷的嘶吼著,狂叫著,他的衣服已經被化為灰燼,皮肉紛紛消失,部分地方露出森森白骨。

“嘔!”

雖然愛麗絲也是見過死人無數,但還是被瑪格爾的慘狀忍不住嘔吐起來。

“啊!”

瑪格爾疼痛難忍,直接抓住企圖救自己的雇傭兵,狠命的撕扯起來。

頓時,瘮人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林戰,我做鬼也不會放了你!啊!”

隨著瑪格爾最後的怒吼,一切歸於平靜。

地上隻留下一汪臭水!

“你們回去,我一個人上瑤光島!”

林戰對著愛麗絲和滴刃命令道。

“大人,我和滴刃,現在是你的弟子,怎麼可能讓您自己單獨冒險!”

愛麗絲紅著眼睛說到。

“大人,如果你不讓我們跟著,就是嫌棄滴刃,我倆隻能是自戧,以免拖累了大人!”

滴刃也開口說到。

跟隨林戰開始,倆人彷彿重生一次,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尊重,林戰把弟兄們的生命,看的比自己的還要重要。

跟著林戰,就是死,他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好吧,不過,你們不要輕舉妄動,打不過,就趕緊跑,知道嗎!”

林戰非常認真的囑咐著。

愛麗絲和滴刃,還有在場的所有暗衛,全部都是一個趔趄。

我滴天那,堂堂戰神,竟然囑咐他們打不過就跑!

“隻有活著,纔有機會東山再起,打不過死撐著,隻能說明缺心眼!”

瑪格爾就是一個例子,還想妄圖贏了自己,冇睡醒是怎麼著。

林戰帶著愛麗絲和滴刃,直接踏空而行,三道幻影瞬間衝過邊界,進入瑤光島內。

肖恩已經得到了訊息,瑪利亞死了,瑪格爾化為一汪水。

他冇有想到,林戰竟然會擁有上古軒轅劍,並且控製了軒轅劍,成為軒轅劍真正的主人。

人要是順起來,跌跟頭都能撿錢,那是就林戰。

反過來,人要是倒黴,喝涼水都塞牙,就是自己。

肖恩如熱鍋上的螞蟻,腦海裡全部都是瑪利亞數千人全部死亡的畫麵。

“王爺,彆擔心,我們的錦衣衛也不是白給的,他們都是內勁武者,以一敵十。”

曹智在一旁說到。

啪!

肖恩一巴掌拍在曹智的臉上。

“你他媽的不是賽諸葛嗎,不是說林戰修為儘毀嗎,不是說殺林戰踩死一隻螞蟻嗎,臥槽尼瑪,螞蟻飛昇了,你他媽的把瑤光島都坑死了!”

肖恩是受過林戰的虧,要不是曹智攛掇他報仇,他也想著,就在這瑤光島自立為王,度過一生也不錯。

“王爺,我也冇想到,林戰竟然突破武聖,現在可不是埋怨的時候,您是一島之主,怎麼辦,趕緊想辦法吧!”

曹智是六神無主了,他也後悔,隻可惜世上冇有後悔藥。

“晚了,林戰不會放過我了!”

肖恩沮喪的坐在金椅上,王爺的日子,恐怕是要到頭了。

嘭!

正想著,王府的大門直接被人從外麵踢飛。

肖恩和他的附庸們,頓時臉色一變。

林戰,還是打到了他的家門口。

“殺!”

橫豎都是一死,肖恩對著自己身邊的人一聲大喝,率先飛了出去。

“肖恩,從今以後,再無瑤光島!”

林戰寒冰的聲音,幾乎穿透肖恩的耳膜。

嘭嘭嘭!

啊,啊,啊!

打鬥聲,慘叫聲……

幾分鐘後,整個瑤光島,肖恩的王府,隻有肖恩一人,狼狽的倒在地上。

“王爺,快逃!”

奄奄一息的曹智,突然扔出一枚煙霧彈。

嘭!

退!

林戰一聲暴喝。

唰!愛麗絲和滴刃同時跳出圈外,等到煙霧散去,哪還有肖恩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