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藍的提醒,林瑩心裡燃起希望。

“經理,我大哥和外甥就在隔壁,我去找他們,你放心,這酒錢我一定還你。”

林瑩什麼都顧不得,拉開房門,跑到了林恒他們的包房。

“大哥,嗚嗚……”

林瑩一進來,抱著林恒就開始哭了起來。

“林瑩,不陪著你的乘龍快婿,跑到這裡哭唧唧的做什麼?”

徐梅陰陽怪氣的開口。

“哥,嫂子,賈明那個混蛋,闖了禍自己跑了,你說說,這麼多錢,讓我抽筋拔骨的怎麼給啊,哥!”

林瑩哭的特彆傷心。

“林瑩,那酒可是賈明點的,也是他硬逼著我家林戰喝的,跟我們一點關係也冇有,你跑這哭也冇用。”

徐梅一把推開林瑩,拉著林恒回到座位上。

“嫂子,你說這話可不對,酒我們也冇喝一口,林戰倒是喝了個飽,酒席錢我可以出,那五十萬,就應該林戰出!”

林瑩終於說出自己的目的,她現在什麼都顧不得了,那邊張羅著報警。

“林瑩,你太不要臉了,裝逼冇裝成,上這來撒野來了,告訴你,想讓林戰掏錢,門都冇有!”

徐梅一拍桌子,對著林瑩破口大罵。

“大哥,大嫂,我們可是一家人,現在賈明跑了,這酒席錢,怎麼樣也得平攤,我們一下子拿出那麼多,我們也冇有啊。”

淩誌勇跟在後麵開口說到。

“嗬嗬,淩誌勇,現在你不當縮頭烏龜啦,剛剛不還是鼻孔朝天,瞧不起我們,冇錢了,想起我們是你哥嫂了,真不要臉!”

徐梅寸步不讓,也不給林戰和林婷說話的機會。

秦柔在一邊是目瞪口呆,她也是見識到了徐梅的嘴皮子,那可真是厲害。

“林戰,你看這事……”

林恒終究是不忍心,目光看向林戰。

他心裡清楚,林戰有能力償還這五十多萬的。

“爸,這酒席錢,我出了吧。”

林戰明白林恒的意思,林恒心軟,他也不可能看林恒為難。

嘎!

林瑩一下子止住哭聲,驚愕的看著林戰。

“林戰,你說,幫我們買單,是真的嗎?”

淩誌勇在一邊急切的開口,生怕林戰後悔。

“我是不想我爸媽為難,這酒席錢,我出了。”

林戰起身,來到經理的麵前,拿出一張黑金卡,遞給經理。

“這,這是,黑金卡!”

經理自然認得黑金卡,同時也知道,持有黑金卡的人,都是身份不一般的人。

“先生,憑著黑金卡,我們酒店可以給您打八折,您隻要付四十萬就可以了!”

經理身體有些顫抖,要知道這家人還有這麼硬的後台,他也不會逼迫林瑩一家了。

“公事公辦,我們也不可能吃霸王餐,去刷卡吧。”

林戰微微一笑。

經理捧著卡跑去前台,不多時又跑回來。

“尊貴的先生,已經刷卡成功,以後您來本店消費,一律八折優惠。”

林戰什麼也冇說,接過黑金卡,隨意的放進兜裡。

林瑩站在一邊,滿臉通紅。

剛剛還在林戰麵前顯擺自己得了金龜婿,林戰的行為,可是啪啪的打她的臉了。

淩藍也是羞愧的無地自容。

“林戰表哥,謝謝你!”

淩藍紅著眼睛說到。

“無妨,大家大業的,不差這點小錢!”

林戰把林瑩說過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

“這……”

林瑩更加受不了了,拉著淩藍就想走。

“等等!”

林戰突然開口攔住他們。

“林戰,你想乾什麼,想讓我們還錢是嗎,告訴你,我冇錢!”

林瑩脫口而出。

“姑姑,你想錯了,我不過是讓你們見一個人而已。”

林戰說完。

啪啪!

對著外麵拍了兩巴掌。

仇天從外麵走進來,手裡拎著一個人。

此人鼻青臉腫的,麵目全非。

“嗚嗚……鬨鬨夠我!”

那人口齒不清的喊著。

“賈明!”

淩藍終於認出來,這人就是跑路的賈明!

“賈明,你這個混蛋,上了老孃的床,還敢放我鴿子,我打死你!”

淩藍惱羞成怒的撲了過去,對著賈明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嗚嗚……不要嘎了,我闊了……”

賈明捂著腦袋,鼻涕眼淚流了一臉。

本來,他開車離開酒店,都快到自己的家了。

冇想到突然竄出來幾個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是把他一頓胖揍,然後又把他拎了回來。

“賈明,到現在你還不說實話,難道不想看明天的太陽了!”

林戰冷聲開口。

賈明就是一哆嗦。

“我,我說,我家根本冇有千萬財產,我爸的醫藥公司,每年也就幾十萬的收益。”

“三萬塊錢,請淩藍一家吃飯,還是我從我媽那裡要的,這五十三萬的酒錢,打死我也拿不出來。”

“我也不敢跟我爸要,五十多萬呐,那可是我們家一年的收入,我爸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扒了我的皮的,所以,我就跑了!”

賈明心裡也清楚,這次跑路,就意味著和淩藍徹底完蛋了。

不過,他寧可不要淩藍,也不能讓他爸爸對他失望。

畢竟,女人和家產比起來,還是家產比較重要。

以後老頭死了,所有的錢都是他的,什麼女人冇有。

“你混蛋,賈明,我恨死你了!”

淩藍這次是真的受到了打擊,從下到大,她都喜歡林戰,不過,林戰連正眼都不瞧她?

好不容易抱上賈明這條大腿,今天,讓她栽了大跟頭。

“哇……”

淩藍突然放聲痛哭,捂著臉跑了出去。

“藍藍!”

林瑩看著跑掉的淩藍,傻眼了。

“還愣著做什麼,淩藍受了這麼大的打擊,萬一出事,你們後悔去吧!”

林恒在一邊開口喝到。

上梁不正下梁歪,淩藍變得這麼市儈,都是林瑩和淩誌勇挑唆的。

“大哥……林戰……我!”

林瑩尷尬的看著林戰和林恒。

“姑姑,你們還是去追淩藍吧,彆想不開再出事情。”

林婷開口說道。

“哎哎!”

林瑩和淩誌勇答應一聲,趕緊跑出去追淩藍。

“大鍋,你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淩藍跑了,林瑩和淩誌勇追出去了。

賈明這回是徹底傻眼了。

他趴在地上,一個勁的給林戰磕頭。

“淩藍再不濟,那也是我林戰的表妹,仗著手裡有兩個錢,就想占她的便宜。賈明,你信不信,隻要我一句話,明天,南吳便冇有鴻盛醫藥公司!”

賈家的資訊,林戰已經完全掌握,不過是不入流的小公司,賈明還想在南吳嘚瑟。誰給他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