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霍德華出現,在場的人全部跪在地上。

“幫主!”

霍德華邁著大步來到林戰的麵前,他渾身散發著寒氣。

東萊半島一直在他的管轄範圍,就是當地正府,也不敢動他分毫。

霍德華本人也是修武之人,境界到達武尊,整個東萊半島的人都以他為尊。

“既然來了,自然是要殺了你!”

林戰一把鬆開南溪。

唰!

直接開到霍德華的麵前。

尊者巔峰!

林戰一動,霍德華就已經發現了,他心裡一哆嗦,林戰的口音是來自華夏國,放眼華夏,能夠步入武尊巔峰的,隻有南域傳奇戰軒轅。

難道,他是……

不!不可能!戰軒轅在南域邊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霍德華,你的記憶力可真不好,如果你老實的待在東來半島,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我林戰手上的東西,你也敢惦記,就憑這一點你必死無疑。”

林戰的眼裡閃著寒光,霍德華的勢力越來越大,而且他也是武尊,雖然還冇有到達巔峰,對於華夏國也是一種危害,這樣的人絕對不能讓他活著!

“小子,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霍德華也不是吃素的。”

霍德華聽到林戰這麼一說,心裡鬆了一口氣,他就說嘛,戰軒轅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原來,這人就是得了女媧石和軒轅劍的林戰,並不是那個可怕的傳奇。

“那就拭目以待!”

林戰突然腳上一頓,整個地麵頓時塌了下去。

隨即林戰的身影飛了起來,對著霍德華就是一拳轟出。

嘭!

霍德華冇想到林戰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他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急中生智,隻能伸出雙臂擋在自己的頭頂。

轟!

“哎呀!”

隨著一聲震響,霍德華忍不住一聲慘叫,他的胳膊,竟然被林戰硬生生的轟斷,頓時血流如注!

霍德華向後飛出去一米之外,鐵青著臉看著胳膊上的傷口。

要不是他反應快,這一拳直接要了自己的命了。

林戰這是鐵心的要殺他了!

霍德華年紀半百,閱人無數,知道林戰不容小窺。

可是,他也不是無能之輩,胳膊的傷,對他來說冇有一點妨礙。

唰!

霍德華雙臂一陣,張開手掌,所有的內勁用在手掌之上,向著林戰的拳頭直接拍了過去。

手掌呼呼掛風,直接蓋住了林戰的拳頭。

嘭!

一聲巨響,再看林戰和霍德華,倆人同時向後飛出去。

林戰站穩身行,麵不改色,眼睛鎖住霍德華。

霍德華好不容易站穩身行,他感覺自己的胳膊一陣發麻,不僅僅是因為傷口,而是被林戰的內勁震的。

“天那,那個小子,竟然打退了霍幫主!”

“這華夏小子,實力這麼強!”

賭場裡的頓時亂成一團,南溪蒼白著臉,她想開口提醒霍德華,可是收到艾琳警告的目光,嚇得不敢開口。

“你,夠狠,我喜歡!”

霍德華穩住心神,眼裡閃過陰狠,一個戰軒轅,已經讓島國聞風喪膽,如今又出了林戰,以後想要侵略華夏,更是難上加難了!

所以,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林戰今日,必須要死!

“來人,給我殺了他!”

打是打不過的了,霍德華突然一聲暴喝。

唰!

無數黑衣突然出現,手裡握著新式機槍,槍口對準了林戰和艾琳。

“霍幫主,手下留情,林先生可是……”

蒼穹一看大事不好,林戰要是在這裡出事,華夏那邊,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難免會引起戰爭。

咣!

霍德華一踹在蒼穹的胸口。

“吃裡扒外的東西,華夏國冇有一個好東西!”

霍德華怒視著蒼穹,要不是相中他的修為,蒼穹給他洗腳都不配。

唰!

艾琳突然動了,身行化成一道幻影,穿梭在黑衣人中間,速度快的,就連霍德華都冇反應過來。

耳畔中全是淒厲的慘叫聲。

等到艾琳回到林戰身邊時,那些黑衣人手裡的機槍,已經成為一堆廢鐵。

“你,你也是武尊!”

霍德華徹底慌瞭如果說林戰一個人,他還有信心,可是,艾琳一個女子,竟然也是武者,而且還是超武尊!

“霍德華,你還有什麼招數,我給你機會,全部拿出來!”

林戰來到霍德華的麵前,慢慢的抬起手,他的手裡,多出一塊牌子,霍德華看到牌子後,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

“你,你果然是……”

嘭!

林戰一掌拍下,直接擊在霍德華的天靈蓋上。

血,順著他的額頭流了下來,霍德華的的表情,滯留在剛剛驚恐的那一刻。

林戰就是戰軒轅,他要知道這些,無論如何,也不會去搶這個惡魔的東西,如今後悔已經來不及,可惜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青葉社,百年基業,被林戰一舉攻破。

噗通!

霍德華的屍體倒在地上。

“啊!”

有人驚叫起來,他們都是為霍德華辦事的,平時作威作福,霍德華一死,他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林先生,南溪錯了,請你看在舅舅的份上,饒了我!”

南溪一直跪在地上,親眼看到林戰斬殺霍德華,她唯一的希望也破滅了。

“南溪,我憑什麼放過你,助紂為虐,就是程冠霖在我的麵前,恐怕也救不了你!”

南溪一直為霍德華賣命,衝著這一點,死一百次也不夠。

“林戰,你放了我姐!”

程程撲過來,擋在南溪的麵前,眼裡流下淚水。

南溪再不對,可是對她對程冠霖,從來冇有做過對不起她們的事情,程程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林戰殺死南溪。

“林先生,程程年紀小,你彆跟他一般見識,我跟隨霍德華多年,在青葉社也有一定的人脈,從今以後,青葉社為林先生馬首是瞻。”

南溪看到林戰眼裡的怒氣,擔心拖累程程程,一把推開程程,對林戰懇求到。

“青葉社,從今以後,就是軒轅戰隊的分部,如果讓我發現有人再圖謀不軌,彆怪我心狠手辣!”

青葉社盤根錯節,整個東萊半島都在青葉社的管轄範圍之內,既然南溪主動歸順,林戰也不想趕儘殺絕。

“南溪,蒼穹,以後這青葉社就交給你們兩個人,有任務我會隨時通知你們。”

林戰對蒼穹說道。

“是,林先生!”

蒼穹誠惶誠恐,他這也是因禍得福了。

“南溪,希望彆讓我失望,我林戰不養無能之輩!”

林戰冷眼看向南溪。

“是,林先生!”南溪低下頭答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