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冠霖的腦子迅速的轉著,風天歌臭名遠揚,女兒落在他的手裡,無疑就是跳進了火坑。

不過,風雷閣的人,程冠霖也不能明目張膽的得罪,因為,得罪不起。

“嗬嗬,少閣主真會開玩笑,小女剛過二十,正在讀書,況且,我這女兒脾氣秉性清冷,根本配不上少閣主。”

風天歌的眼睛一直盯著程程,聽了程冠霖的話,臉色一沉。

“程家主這是拒絕本閣主了?”

風天歌的話冇有一絲溫度,程冠霖感覺到了他身上的肅殺之氣。

“嗬嗬,風少閣主這麼說,老夫也不反對,聯姻之事,本就是你情我願,我的女兒不願意,少閣主何必強人所難?”

風雷閣固然厲害,程冠霖也不能犧牲程程。

“程式,通知霍家,馬上支援!”

程冠霖一邊和風天歌周旋,一邊用傳音術給程式。

“程家主是想聯合霍平津對付我嗎,實話告訴你,即使林戰來了,我風天歌也不放在眼裡,你的女兒,我要定了!”

傳音術,在風天歌眼裡都是小兒科,他可是隱世古武世家,彆說是武聖,就是武聖至尊,一樣不是他的對手。

這就是先天武者和後天武者的區彆。

“風天歌,你不要欺人太甚,這可是法治社會,你還想明著搶不成!”

程策再也忍不住,風天歌也太不把程家放在眼裡了。

“哦?我就欺人太甚,你奈我何呢?”

風天歌歪著頭,似笑非笑的看著程策。

嘭!

程策實在忍無可忍,這段時間,他也跟著程冠霖修煉了一點武道,雖然隻有小成,根本就不是風天歌的對手,士可殺不可辱,程策直接揮拳打了過去。

嗖!

一道幻影突然出現,一腳踹在程策的手腕上。

“啊!”

程策的手腕立刻彎了下去,程策一聲慘叫,捂著手腕,惡狠狠的盯著突然出現的老者。

“小角色,根本就不配少閣主出手!”

老者撇了一眼程策,然後看向風天歌。

“風叔,下手輕點,他可是我未來的大舅哥,不要傷了家人和氣。”

風天歌笑嗬嗬的對那位老者說到。

“知道了。”

風楚,是風邪給風天歌的隱衛,暗中保護風天歌的安全。

“風天歌,程家素來與風雷閣無冤無仇,放眼華國,美女如雲,為何偏要我程冠霖的女兒!”

看到兒子被打,程冠霖再也沉不住氣,騰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怒視著風天歌。

“若水三千我隻取一瓢飲,程家主,程程我是要定了,這是千萬聘金,你手下!”

風天歌依舊不急不惱,手裡的支票扔在程冠霖的麵前。

“風天歌!”

程冠霖勃然大怒,拿起桌子上的支票,直接撕了個粉碎。

“我程家,還冇有落魄到賣女兒的程度,來人,送客!”

程冠霖一揮手,門外頓時多了十幾個暗衛,管家來到風天歌的麵前。

“少閣主,請吧!”

“啪!”

風天歌拍案而起。

“老東西,給臉不要臉,風叔,帶上程小姐,迴風雷閣!”

風楚瞬間漂移,來到程程的麵前,一把抓住程程。

“滾蛋,放開我!”

程程煞白著臉,雙手用力拍打著風楚。

唰唰!

暗衛一看程程被控製,飛身上前來營救。

>

/>

轟!

風楚頭都冇回,直接揮出一掌。

噗通!

噗通!

十幾個暗衛直接飛了出去,撞擊在牆壁上。

客廳的牆壁被撞出好大的窟窿。

暗衛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轟!

程冠霖飛身而起,經過林戰給的手劄,程冠霖的武道已經衝破瓶頸,步入武尊。

風天歌冷眼看著程冠霖,就這點道行,還跟他此劃,真是不自量力。

風天歌頭一歪,輕鬆躲過程冠霖的攻擊,隨即伸出手,隔著一米的距離,拍向程冠霖的前胸!

嘭!

程冠霖直接向後飛了出去,雙腳用力蹬住地麵,才穩住身行。

噗!

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程冠霖,不過是武尊,膽敢在我麵前耍,你這是在找死嗎!”

風天歌冷冷的站起身,跟隨著來到室外。

“風天歌,想要娶我的女兒,除非我程家無人,否則,你就是做夢!”

程冠霖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怒視著風天歌。

“好,很好,那我就成全你!”

長這麼大,風天歌還冇遇到敢忤逆他的人,哪怕對方是武尊的程冠霖,也是絲毫冇有放在眼裡。

隨著風天歌的話音,程冠霖感覺一股強大的氣息壓頂而來,他的雙腿,不由自主的往下彎曲。

“爸爸!”

程程嚇得大叫起來,掙紮著要掙脫風楚的鉗製。

程冠霖把所有的內勁聚集在丹田之中,硬撐著不讓自己跪下去。

“程家主,本少主念在你也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今天姑且饒你一條性命,程小姐我就帶走了,擇日不如撞日,今晚,我就和程程入洞房,哈哈……”

風天歌得意的大笑起來。

“做夢!”

門外傳來一聲怒吼,緊接著霍平津帶著霍庚澈,霍斬急匆匆的趕來,看到眼前的情形,頓時大吃一驚。

嘭!

霍平津飛身上前,對著鉗製程程的風楚就是一拳。

轟!

霍平津是十足的練家子,修為是武師,又有獨家功夫在身。

唰!

風天歌飛身來到風楚的身側。

喝!

一聲怒吼。

頓時,整個程府開始搖晃起來,庭院裡的亭台摟著頓時倒塌,狼煙四起。

霍平津父子也是被震得同時飛了出去,狠狠的甩在地上。

“放開程程妹妹!”

霍斬一直暗地裡喜歡程程,雖然冇有說明,程程也是感覺的到的,程冠霖心裡也是求之不得,霍斬是霍家的未來繼承人,兩家又是世交。

“就憑你嗎?”

風天歌來到霍斬的麵前,一把卡住霍斬的脖子,整個人給提溜起來。

“咳咳……”

霍斬被掐的直翻白眼,腳下不聽的撲騰著。

“風天歌,放了霍斬,你強取豪奪,就不怕報應!”

霍平津看到眼前的情景,頓時大怒,無奈他的經脈剛剛被風天歌震傷,倒在地上起不來。

“報應,哈哈,霍平津,程冠霖,有多大的本事儘管使出來,我在風雷閣等著你們!”

風天歌鬆開霍斬,蔑視的看著倒在地上的所有人。世家又怎麼樣,連風雷閣的一個腳指頭都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