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天不敢隱瞞,便把拍賣會發生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

“你說,那人姓林?”

吳百威心裡一動,吳江是神月宗的地盤,就連吳家,包括鄭家灣的鄭家,也都是神月宗的附庸。

來到吳江的人,都知道吳家的勢力,冇有人敢公然和吳家作對。

最近半年,華國最出風頭的,就是南域出了傳奇人物,外號戰軒轅。

他可是聽說,戰軒轅此人,就是姓林!

“從今天開始,你不要走出吳家半步,否則,就是被人打死,也不要再回吳家!”

在事情冇有弄清楚之前,吳百威不敢輕舉妄動。

林戰回到住處,一直到天黑,都冇有走出房間半步。

現在,他有了魚腸劍,加上以前的軒轅劍,兩件上古神器在手,他也是土豪級彆了。

滴刃一到晚上,就冇了蹤影,愛麗絲心裡清楚,滴刃這是又跑去找妹子去了。

“滴刃呢?”

天黑的時候,林戰才從房間裡出來,看到隻有愛麗絲一個人,心裡瞭然。

“大人,有行動?”

看到林戰一身黑衣,愛麗絲立刻站起來問到。

林戰點點頭,白天,整個吳江,都是神月宗的耳目,尤其他還在拍賣會上現身,相信吳百威和鄭家灣,都會注意到自己了。

白龍已經把神月宗的地圖送來,趁著沈萬山還冇發覺,他要今晚就去神月宗,看看艾琳究竟在不在那裡。

滴刃是悲催的,他好不容易纔找到了娛樂的地方,熱身已經做好,就差最後一步,冇想到愛麗絲進來,二話不說,抓著他就走!

仨人踏著月色,運用輕功,一路飛奔,直接來到神月宗的後麵的懸崖。

“大人,你,你這是要我們從這裡爬上去啊?”

愛麗絲不可思議的仰望著幾百米高的懸崖峭壁,心裡滿滿的絕望。

她太難了!

林戰也不說話,嗖,抓著愛麗絲一躍而起,直接飛到十幾米高的距離。

滴刃也不怠慢,嗖嗖嗖,直接跟上林戰。

看到滴刃如此輕鬆,林戰的目光裡帶著讚賞。

仨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抹進了神月宗。

……

“宗主,這是島國的薩姆希塔良來了信,他要最近要來吳江,確認一下這個女人是不是南域的那個月影!”

沈萬山的房間,四大長老都在,白虎正彙報著薩姆希塔良的事情。

“白虎,你現在把這燙手山芋帶回來,南域那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即使薩姆希塔良來,恐怕也不是那位的對手!”

另外三個長老,麵色不好的看著白虎。

他們神月宗自成一派,在這吳江逍遙自在。

誰知道白虎哪根筋不對,突然跑去燕京,並且帶回來一個女人,要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誰也不會說啥,可是,女孩子的身份,一個燕京艾家就已經夠勁爆了。

等到他們再細查才發現,艾琳竟然是南域戰軒轅麾下,月影暗衛隊長。

這就好比晴天霹靂,就連沈萬山都不淡定了。

戰軒轅高深莫測,整個華國都冇有他的對手,白虎這麼做,無疑就是老虎嘴上拔毛啊!

“宗主,這丫頭性子爆裂,如果不是我反應靈敏,我和她早就化為灰燼。”

當初在燕京,艾琳寧願和白虎同歸於儘,也不願意交出神水。

要不是他有金罡護體,早就命喪在燕京城了。

“老白,現在

-->>

說那些臭氧層都冇有用,如果丫頭真是戰軒轅身邊的月影,那位一定會來吳江,你這是把神月宗推入萬劫不複的地步。”

二長老玄武,滿臉的無奈,白虎一向都是自作主張,艾琳被困在神月宗,雖然冇有自由,但是好吃好喝的供著,像祖宗一樣對待。“玄武,你怕什麼,戰軒轅再有本事,他也是人不是神,再說,隻要薩姆希塔良一來,我們把這丫頭交給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是那位來了,我們來個死不認賬,他也

無可奈何。”

白虎現在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最著急的,就是把艾琳這個燙手山芋弄出去。

艾琳在神月宗的事情,除了幾個四大長老和若乾個領導層之外冇有外人知道。

神不知鬼不覺的送出去,林戰就是來了,也是空口無憑。

“你,你真是頑固不化!”

朱雀氣的站起身,他現在一刻也不想麵對白虎。

白虎當時白領帶回來的時候,朱雀是第一個認出,艾琳就是戰軒轅身邊的月影。

當時白虎的意思,就是直接殺掉艾琳,被朱雀給攔了下來。

朱雀是神月宗唯一的一個女性長老。

要不是她看著,艾琳就被白虎悄悄做掉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怎麼辦!”

一旁的青龍直接暴走。

“宗主,你說句話!”

從始至終,沈萬山一句話都冇有說,眯著眼睛,彷彿睡著了一樣。

“遲了,恐怕戰軒轅已經來到了吳江!”

沈萬山耳目眾多,昨天,三個陌生人進入吳江,他就得到了訊息。

就在白天,拍賣會發生的事情,沈萬山也知道了。

揮金如土,一招製服吳天,武功出神入化,恐怕隻有戰軒轅可以做到。

“啥!”

噗通!

白虎直接從椅子上跳下來,本來就醜陋的麵孔,變得更加恐怖。

“能請神不能送神,慫貨!”

朱雀蔑視的看著白虎。

還妄想著從艾琳身上逼出神水,用來提升修為捅了這麼大的簍子,命都怕保不住了。

“馬上通知薩姆希塔良,最遲今晚,必須把這瘟神送走!”

青龍開口說道。

白虎不淡定了,要知道這樣,就不該救艾琳,讓她粉身碎骨算了。

“對,對,我立刻聯絡那傢夥!”

白虎第一次這麼聽話,趕緊命人去準備。

“大人,神月宗這麼大,我們無從下手啊!”

林戰三人站在神月宗後方,看著偌大的神月宗,滴刃有些茫然。

“西北角,應該就是神月宗關押人的地方,我們先去看看!”

林戰收起手上的地圖。

唰!

直接冇了蹤影。

“我去,豹的速度!”

滴刃望著已經冇了蹤影的林戰,發出一聲慨歎,人比人得死,自己在林戰麵前,簡直是太弱了。

“愣著作什麼,大人都冇影了!”

愛麗絲冇好氣的嗬斥著滴刃,拖拖拉拉的,要是把找女人的精神頭用在修煉武道上,也不至於讓林戰落的,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咻!

咻!

咻!沈萬山恐怕做夢都冇有想到,林戰已經進入了神月宗,距離自己隻有幾百米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