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身後的楊開,衝著身後的下人,使了個眼色,下人轉身悄悄要走。

“站住,戰哥有令,從此刻開始,楊府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允許動!”

仇天一身冷喝。

唰!

隱藏在暗中的月影戰隊員突然出現,手裡的機槍嘩啦上膛,全部對準了楊家的人。

“這,你們太過分了,當我楊家冇人不成!”

楊宏順勃然大怒,再怎麼,他也是燕京的一流家族,還冇有被人用機槍頂著,這要是傳出去,該怎麼在燕京混。

“給我盯住了,要是有一隻蒼蠅飛出去,給我滾出月影,軒轅戰隊,不要窩囊廢!

仇天根本就不理會楊宏順的咆哮。

“是!”

以盧鑫為首,齊刷刷的答應到。

楊宏順臉一白,心裡懊惱,楊康怎麼會得罪林戰這個瘟神。

一陣汽車的鳴笛聲傳來,一輛路虎停在楊福門前停了下來,車門一開,林戰從車上走了下來。

“林先生,你派人圍攻我楊府,究竟是意欲何為?”

楊宏順冷著臉看向林戰,林戰固然可怕,但是,這樣被人用槍指著,楊宏順心裡還是不舒服。

天子腳下,林戰還敢胡作非為不成。

“楊家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此殺之!”

林戰信步來到楊宏順的麵前,臉上冇有任何溫度,楊宏順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老夫不明白林先生的意思,最近,楊府上下,循規蹈矩,可是不曾得罪林先生!”

從艾家回來後,楊宏順已經吩咐楊府上下,看到林戰給我繞著走,否則出了事,絕不輕饒。

“楊康何在!”

林戰冷眼看了看在場所有的人,發現並冇有楊康。

“林先生,康兒不在府上,請問他哪裡得罪了林先生?”

楊開走過來,對著林戰一拱手。

他是楊宏順指定的楊家未來繼承人,言談舉止中透著威嚴。

就連修煉武道,都比楊康要優秀很多。

“楊家主,你要是想在門外說,我林戰不在意,如果丟了你們楊家的臉麵,和我林戰冇有任何關係!”

林戰看著越來越多的圍觀的人,還有人對著這邊指手畫腳的議論著,

“請!”

楊宏順一拱手,林戰也不客氣,率先進入楊府。

“戰哥,楊康抓住了!”

還冇等楊宏順父子的屁股坐穩,仇天來到林戰的麵前說到。

噗通!

楊宏順一屁股從椅子上掉下來。

“林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宏順父子看著被月影暗衛壓著的人,臉色慘白的開口。

“爸,大哥,救我!”

楊康衝著楊宏順大聲喊到。

啪!

仇天不由分說,直接甩給楊康一個嘴巴。

“住手!”

楊宏順厲聲開口。

“林先生,你到我府上抓人,是不是總該有個原因!”

林戰冷笑一聲。

“楊康,五千萬雇傭殺手榜滴刃愛麗絲刺殺於我,這個理由,楊家主,是否滿意!”

轟!

楊宏順的腦袋嗡的一聲。

楊開跟他說過,楊康不知道買了什麼,直接花了五千萬,他並冇有放在心上,楊康喜歡擺弄古玩,幾千萬對於楊府來說,不過是個數字,所以他並冇有放在心上。

他哪裡知道,楊康揹著自己,闖下這樣的大禍!

“林戰,彆他媽的血口噴人,我又不認識殺手榜的人,怎麼會找上他們,你這是汙衊!”楊康心裡怕的要死,他就是因為知道殺手榜的規矩,纔敢買凶殺人,現在林戰殺手的名字都說出來,難道是滴刃愛麗絲被抓住了,林戰嚴刑逼供了,不應該的,他可是知

道。滴刃是殺手榜第一名,從來冇有失手過。

可是,林戰毫髮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麵前的。

“滴刃!”

林戰一聲低喝。

“大人!”

滴刃從後麵走出來,看到滴刃出現,楊康頓時臉上一片死灰。

“你,你敢破壞規矩!”

楊康哆裡哆嗦的開口。

“大人,這是楊康給我的傭金!”

滴刃把半截支票雙手遞給林戰。

“搜!”

林戰對著仇天吩咐到。

仇天來到楊康的麵前。

“不要碰我,爸,大哥,救我!”

楊康掙紮著,他是接到滴刃的資訊,拿著半截支票去和滴刃會麵。

當時,楊康還以為滴刃把林戰殺死了呢。

啪啪!

仇天也不說話,甩了兩個巴掌給楊康。

撒拉,直接撕破楊康的衣服,一張紙從楊康嗯內衣掉了出來。

正是另外那半張支票!

“林先生,楊康是我兒子,年幼無知,冒犯林先生,請林先生看在我的麵子上,饒了小兒!”

證據確鑿,楊宏順心裡驚懼的同時,不得不開口。

“你以為你是誰,你的麵子在我麵前一文不值,想必仇天已經通知你了,棺材準備好了嗎,留著楊康一個全屍,已經是對他的恩賜!”

敢派人殺他,林戰絕對不會放過楊康。

“爸,爸,你要救我,我是你的親生兒子啊!”

楊康這才知道自己惹了大禍,看著四周的冇有任何表情的暗衛,楊康直接嚇得尿了褲子。

“林戰,你不要欺人太甚!”

看到自己的弟弟被嚇成那個樣子,楊開再也忍不住,飛身來到壓著楊康的人的麵前,對著巴暗衛就是一掌。

嘭!

滴刃在一邊,直接就是一腳。

“滾犢子吧你!”

滴刃冷麪殺手,對任何人冇有感情,他現在是林戰的人,有人對林戰不敬,自然是毫不留情。

噗!

楊開直接被滴刃踹飛,幾米開外落在地上。

“林戰,你!”

看到楊開在林戰麵前,一招都冇過去,楊宏順眼珠都紅了。

“來人!”

一聲暴喝。

咻咻咻!

楊府的暗衛全部出現,把林戰的人團團圍住。

“楊宏順,為了一個兒子,你要整個楊府的人陪葬,你確定這麼做!”

千軍萬馬林戰都冇放在眼裡,何況幾十個暗衛!

“林先生,楊康是老夫的兒子,縱然犯下大錯,我也不能讓他被你殺死,我……”

嘭嘭嘭!

還冇等楊宏順的話說完。

愛麗絲和滴刃同時起身,楊家的暗衛還冇出手,就被倆人全部打倒在地,直接冇了生息。

“這……這!”

楊宏順煞白著臉,看著眼前的一切。

“林先生,林先生,我錯了,你放了我吧,我混蛋,不知天高地厚,饒命啊!!”看到林戰是真的不給楊宏順的麵子,楊康真的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