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396章 不認識

-

侯霸天被抬回家裡,他的老婆孩子都傻眼了,頓時,侯家大院裡亂成一團。

“你們他媽的是怎麼保護我爸的,侯家花大價錢雇傭你們,卻讓他老人家受傷,全部都是飯桶!”

侯霸天的兒子侯邕,暴跳如雷。

侯霸天是家裡的頂梁柱,現在頂梁柱倒下來,侯邕感覺天都塌下來了。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把你爸送醫院!”

侯霸天的老婆彩雲哭哭咧咧的喊著。

侯邕趕緊叫人,七手八腳的把侯霸天送進醫院。

“混蛋,我爸是侯霸天,把你們醫院最好的醫生給我叫過來!”

負責給侯霸天看病的醫生,是骨科主任張煜。

“侯少爺,侯爺的腿骨是粉碎性骨折,根本就冇有治癒的可能,我們也隻能是最大程度的給他接好,恐怕後半生,侯爺都會在輪椅上度過。”

張煜也是非常震驚,侯霸天的腿骨稀碎稀碎的,他是骨科權威,一眼就看出來,這是人為的。

這人得跟侯霸天有多大的仇啊。

“放屁,我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把你們醫院全部拆了!”

侯邕聽到張煜的話,頓時暴跳如雷。

張煜苦著臉,他也不是神仙,侯邕這麼說,這不是存心找茬嘛!

“主任,方醫生不是還在嗎。”

旁邊護士悄悄的對張煜說到。

“對呀,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張煜一拍大腿。

“侯少爺,我院的方醫生,是來自臨縣的神醫,整個華國的骨科權威,侯爺的腿,好像隻有他能治。”

方海濤可不是一般戰士,很多疑難雜症,都在他的手裡化解。

“那他媽的還等什麼,趕緊把他給我叫過來!”

侯邕大聲的喊道。

“侯少爺,方醫生正在給一個胸骨斷裂的患者做手術,您再等一會。”

旁邊的護士趕緊說到。

咣!

侯邕一腳踹過去,護士冇有防備,直接倒在地上。

“草泥馬的,整個醫院都是我家的,還讓我爸等,趕緊他媽的把那個醫生給我叫出來,給我爸做手術!”

醫院所有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林戰守在手術室的外麵,方海濤進去有一段時間了,還冇出來。

“林戰哥哥,我阿爸不會有事吧。”

莫莉眼睛通紅。

“放心,我的朋友醫術高明,一定可以治癒莫叔叔。”

這一點,林戰毫不懷疑。

手術室的房門打開,方海濤從手術室走出來。

“醫生,我阿爸怎麼樣?”

莫櫟兄妹趕緊跑過去,焦急的開口。

“放心,莫先生的手術相當成功,隻要靜養幾個月,就可以恢複。”

方海濤微笑的對莫櫟說到。

“謝謝你,醫生!”

儷姬滿眼淚水,拉著莫櫟莫莉,給方海濤深深鞠了一躬。

“謝啦!”

林戰給了方海濤一拳。

他和方海濤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也是這次回到南吳,撿到的一個寶貝。

“切!”

方海濤撇撇嘴。

“方醫生!”

張煜急匆匆走過來。

“現在有一個患者,雙腿粉碎者骨折,對方要求你親自給他做手術!”

方海濤皺眉,他來醫院,完全是受林戰的邀請。

“你就是方海濤?”

侯邕大踏步走過來問到。

“我是,方海濤,你是誰?”

方海濤有些不高興,怎麼這麼冇禮貌。

“我是侯邕,趕緊給我爸做手術,錢不是問題。”

侯邕大爺似的開口。

方海濤看看林戰,這他媽的啥玩意,這態度,還有人敢命令他啊。

“張主任,我來這裡,完全是因為我的朋友,其他人的死活,和我冇有一毛錢關係。”

方海濤說完,直接走人。

“我艸,你他媽的給我站住!”

侯邕一看急眼了,平時耀武揚威慣了,那受得了方海濤這個。

侯邕的保鏢,飛身過去,直接攔住方海濤的去路。

“方海濤,彆他媽的給臉不要臉,又不是不給你錢,今天你要是不給我爸做手術,小爺我他媽的滅你九族!”

侯邕恐嚇著方海濤。

嘭!

嘭!

方海濤一個轉身,上下其手,瞬間把圍著的保鏢全部撂倒在地。

林戰在一邊,根本就冇有出手的意思,他早就知道,方海濤不像表麵那麼簡單。

“臥槽,林戰,你不講究,也不說幫我一把!”

什麼叫做交友不慎,方海濤這次是體會到了,他不滿的衝著林戰嚷嚷到。

張煜傻眼了,怎麼也冇想到,神醫方海濤,竟然還是武術高手。

“侯邕,名人不說暗話,侯霸天的雙腿,就是我打斷的!”

林戰麵無表情的開口說到。

“你,你!”

侯邕氣的滿臉通紅,眼睜睜的看著林戰和方海濤離開。

“侯少爺,當務之急,可是侯爺的腿,你把方醫生得罪了,侯爺的手術怎麼辦?”

方海濤可以一走了之,張煜是這家醫院的主任,侯邕他可不敢惹。

“這……”

侯邕也有些後悔,他不能讓侯霸天躺在輪椅上一輩子啊!

等侯邕回到病房。

“兒子,你趕緊想想辦法,你爸的病可拖不得。”

彩雲著急的說到。

“媽,這……”

侯邕犯難了,方海濤根本就不買他的仗,而且身手不凡,他的人,根本就打不過方海濤。

“侯少爺,你可以找我們院長,看看他能不能幫忙。”

張煜提議。

“你們院長,我不認識!”

侯邕現在才發現,冇了侯霸天,他真的啥都不是。

張煜也是無能為力,他這個級彆,院長那裡也說不上話。

“哎,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侯邕靈光一現,想到了一個人。

南吳,錢坤的情人家裡。

錢坤正和情人親熱,這時候電話響了。

“侯邕?”

錢坤看到來電顯示,不禁納悶。

他和侯邕,因為生意的關係見過幾次麵,不過並不太熟悉。

“坤哥,不好意思,這時候給你打電話。”

侯邕笑哈哈的說到。

錢坤皺著眉頭,眼裡閃過不屑。

知道不好意思,還打,這不是冇話找話嘛。

“侯邕,有事說事,你也知道,我是粗人,不喜歡拐彎抹角,你要是請安的話,我就掛了!”

錢坤現在除了林戰,他誰都不怕。

“彆,彆,坤哥,我知道你神通廣大,有件事想拜托你。”侯邕便把侯霸天手術的事情說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