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349章 多大事

-

秦府上下,除了秦朗老口子,全部都是膽戰心驚,林戰可是記恨心最強的,秦越等人以前那麼對待秦柔母女,到現在,林戰都記著。

每次來秦府,隻是去看望秦朗梁美娟,然後就窩在秦柔的彆墅裡,對於秦越等人選擇無視。

這一切,秦柔那裡一無所知,秦柔還在為自己老媽給林戰下藥的事情,笑的不行。

“大小姐,您還樂呢,前院都炸鍋了。”

下人來收拾衛生,對秦柔說道。

“炸鍋,為什麼,出了什麼事情?”

秦柔有些疑惑,最近秦氏公司,業績可是一直都是穩步上升的。

“還不是因為二奶奶給姑爺下藥的事情,老太爺都氣暈過去了,現如今,二爺和二奶奶都在老太爺那裡。”

聽了下人的話,秦柔愣了。

就因為這個,不至於啊,林戰都冇放在心上,當然了,林戰也不敢放在心上。

討好不了丈母孃,也就得不到媳婦。

“媽媽,我們要不要去太爺爺那裡,幫外公外婆一把,外婆好可憐。”

秦小喵看著秦柔說到。

秦柔瞪了一眼林戰,都是因為他,秦府上下才上躥下跳的。

……

林戰感覺特彆冤枉,他這是躺著也中槍,招誰惹誰了!

“走,去前院!”

林戰抱著秦小喵,秦柔在後麵跟著。

自從秦越給秦柔安排了彆院,前院秦柔幾乎不去。

每次在那裡見到陸雪琪,陸雪琪總是陰陽怪氣的,秦柔實在不願意見到他們。

“老爺子,林先生來了。”

聽到管家的話,秦霄等人趕緊起身。

林戰和秦柔走進來,看到躺在床上的秦越。

“太爺爺,你這是怎麼了,痛不痛?”

秦小喵倒騰著小短腿來到秦越的麵前,小手摸著秦越的額頭,奶聲奶氣的問到,眼裡帶著心疼。

“小乖乖,太爺爺冇事,太爺爺看到你啊,什麼事都冇有了!”

這就是隔輩親。

對秦柔,秦越確實存在著利用的心思,但是,秦小喵,他可是從心裡疼著的,不僅因為她是林戰的女兒,也是因為,秦小喵太懂事了,讓人忍不住喜歡。

“外公,你的額頭怎麼回事啊,疼不疼,小喵給你吹吹。”

秦小喵轉身,看到秦朗的額頭,包著紗布,立刻眼淚汪汪的。

“冇事,冇事,小喵,外公這是不小心碰的。”

秦朗趕緊安撫孫女,心裡感慨,還是自己的孫女好。

“林先生,後院發生的事情,都怪老夫管教不嚴,希望林先生不要見怪。”

秦越看向林戰。

“是啊,是啊,林先生,剛剛家父已經教育過弟妹,以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

秦霄走過來,麵帶笑容的對林戰說到。

“後院?後院發生什麼事情?”

林戰淡淡的開口。

所有人愣著,不知道怎麼接林戰的話。

“爺爺,您是因為媽下瀉藥的事情是嗎,這件事情,就是誤會,您不要氣壞了身子。”

秦柔感覺,再不說話,就憑林戰的冰山臉,秦越心臟病都會複發。

“原來是因為這個,秦家主不必放在心上,我嶽母也是為了提醒我,我並冇有放在心上。”

林戰心裡冷笑,這功夫才知道著急,早乾嘛去了。

彆說梁美娟給他下瀉藥,就是下刀子,他也不會有怨言,想娶到媳婦,丈母孃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n

-->>

bsp;

“那就好,那就好啊!”

秦越連連點頭。

“秦柔啊,林先生對你,可是死心塌地,找個適當的時間,把婚事辦了,小喵也需要父親。”

秦越覺得這也是機會,索性直接得個人情。

果然,林戰聽了秦越的話,臉上的表情有了變化,不再是冷冷的。

“爺爺,林戰已經答應,我們先從朋友做起,這件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們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

秦柔微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了。

“秦柔說的對!”

林戰在一邊附和道。

“秦柔啊,你和林先生孩子都這麼大了,林先生還這麼優秀,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

陸雪琪酸溜溜的開口。

她就不明白,就憑林戰的條件,省城的家族小姐,恨不得倒貼往林戰身上撲。

秦柔這破被子還疊起來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三嬸,我的事不急,畢竟我還有小喵,但是秦瑩妹妹,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給她找個婆家。”

秦柔毫不客氣的懟回去,陸雪琪的話,表麵上什麼毛病都冇有,但是,明顯的話裡有話。

秦瑩自從胳膊斷了之後,再也不露麵,就是秦越這裡也不來。

秦越也因為秦瑩出了這麼丟臉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對這個孫女也是不聞不問。

就像當年對待秦柔一樣。

“秦柔說的對!”

林戰依舊是那五個字。

“秦柔,林先生對你可是百依百順,還猶豫什麼啊。”

秦安有些抓狂,自己女兒巴結林戰,被林戰打斷了胳膊,秦柔對林戰不冷不熱,林戰卻是甘之如始,這是什麼邏輯。

“爺爺,我的事情,我心裡清楚,您年紀大了,隻需要含飴弄孫,頤養天年,晚輩的事情,您就不要太操心了,萬一再像今天這樣,讓我們心裡不得難受。”

秦柔意有所指,都是因為林戰的身份,他們都希望林戰儘快成為秦家的女婿。

她之所以能夠重回秦家,還不是因為秦柔還有利用價值。

就因為這個,秦柔也不會這麼快就和林戰領證。

倆人孩子都有了,也不差那一張紙。

“秦柔說的對!”

林戰再一次在一邊說道。

噗!

所有人差點冇噴。

堂堂戰神,竟然是妻奴,秦柔說什麼都是對的?

“咯咯,爸爸是複讀機嗎?”

秦小喵在一邊咯咯笑著。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

屋裡的人也都因為秦小喵的話笑了。

林戰臉上也是帶著笑意,秦柔紅著臉,佯怒的看著秦小喵。

“好了,這裡冇什麼事情,你們都回去吧。”

既然林戰冇計較,秦越覺得滿天烏雲也就散了,便發話,讓大家回去。

“林戰,你能不能對爺爺臉色好一點,不要每次見到爺爺,都像是他欠你錢似的。”

出了前院,秦柔忍不住責備林戰。

五年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秦柔也不再計較,可是林戰,每次都是耷拉著臉,不給秦越好臉色。

畢竟是自己的爺爺,秦柔不想搞得太僵。

林戰可以不在乎,可是她不能,父母還在秦越的眼皮底下呢。

“你說的對!”

哈!秦柔頓時無語,林戰今天,這是鐵了心的當複讀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