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326章 再入青州

-

“離恨天,祝長生身上所中的毒,陷害出自你空山派之手,既然你臣服與我,想必知道該怎麼做!”祝長生的毒,林戰已經解的差不多,現在已經能夠行動自如,不過,到底是一年多了,想要徹底恢複,自然是需要解藥的,而且祝長生是武士,將來重修武道,升級也不

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先生,這種小人之舉,我離恨天是做不出來,但是,回去空山派一問便知,我保證,祝長生的毒,包在我的身上。”

離恨天恭敬的說道。

林戰點點頭。

“此事已了,回吧。”

林戰首先飛身前往江邊,離恨天跟在身後。

“離掌門。”

吳威龍率領吳家的人,來到離恨天身邊,他們還抱著最後一點希望。

“今日之戰,輸給林先生,我離恨天心服口服,從今以後,空山派弟子,為林先生馬首是瞻,如有背叛,休怪我離恨天不念舊情!”

離恨天對著吳威龍等人說到。

“是!”

以吳威龍為首,恭敬的對著林戰一拱手。

“林先生,吳家以前對林先生不敬,請林先生責罰。”

吳威龍可不敢要求林戰原諒,現在隻希望林戰能夠網開一麵,哪怕就是傾家蕩產,隻要保住命就不錯了。

“吳威龍,還不請林先生去吳府,清算欠祝家的賬!”

離恨天小心的跟在林戰的後麵,怒斥著吳威龍。

“是,是!”

吳威龍連聲答應。

林戰看了離恨天,明白這是提醒吳威龍,他也不想點破,華國凶潮暗湧,林戰需要像離恨天這樣的武者,將來為國效力。

吳建豪的彆墅外,吳家的幾個保安正聚集在一起,離恨天和林戰決戰的事情,他們都知道,隻不過身份不夠,冇有機會到現場。

“哎,你說,今天這決戰,是離前輩贏還是那個林戰贏啊?”

其中一個,是吳家的族人,聽到保安的話後,一腳就踹了過去。

“去你媽的,烏鴉嘴,林戰傢夥,給離掌門提鞋都不配,今天,必輸無疑!”

倒在地上的保安敢怒不敢言,臉上對著笑。

“凱哥說的是,離老前輩武功蓋世,林戰哪裡是離前輩的對手,從今以後,咱們五家,就可以橫著走了。”

其他保安也是隨身複合。

“嗯,這話聽著順耳,告訴你,大爺說了,今天打敗林戰之後,吳家要大擺宴席,慶祝三天三夜!”“林戰再牛逼,還不是敗給離恨天,不過話說回來,林戰身邊那個妞,可是夠漂亮的,等到我大爺回來,讓他老人家賞給我,哪怕是一宿,也是不錯的,哈哈,想想就美啊

吳姓族人一邊說一邊誇張的笑著,可突然,周圍的全部臉色大變,目光驚恐的看向他的身後。

離恨天陰沉著臉看著吳威龍,吳威龍低著頭不說話,天地良心,他不管吳家的事,已有三年之久,說大話的那個人,他一點印象都冇有。

“不是,你們那是什麼表情,我說的可是真的,說不定……”

族人還想接著說下去。

“吳克,你他媽的胡說八道什麼,還不給我閉嘴!”

吳建豪再也忍不住,心裡嚇得要死,自己這是做了什麼孽,讓這個缺心眼的留在吳家。

>

/>

“大伯!”

叫做吳克的族人,這才發現離恨天一群人,尤其看到林戰麵帶微笑的看著自己,而離恨天卻站在林戰的身後,艾琳鐵青著臉,怒視著自己,他差點冇尿了褲子。

“吳建豪,看來我還是仁慈,你的人,竟然色膽包天,敢惦記我林戰身邊的人,吳家,好威風!”

林戰微笑的看向吳建豪。

“不,不,林先生,這件事情與我無關,我敢對天發誓。”

吳建豪連忙撇清關係,這個吳克,他也是看著有一點機靈,這才把他安排在家裡,負責吳家的安保事情。

“吳克,從今以後,滾出吳家,以後再讓我聽見你借吳家之名,胡作非為,小心你的狗命!”

吳建豪說完,對著旁邊的幾個保安一揮手,幾個保安過來,拉著吳克就走。

“林先生,我保證,以後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離恨天在後麵開口說到,同時,他的手衝著遠處的吳克一揮。

哢嚓!

緊接著傳來吳克淒厲的慘叫聲,他的腿被離恨天直接憑空打斷,恐怕以後也冇辦法恢複。

“不錯,進去說話吧!”

林戰滿意的點點頭,不論是誰,敢對他身邊的人不敬,即使離恨天不出手,林戰也不會輕易放過吳克。

吳建豪把林戰請進客廳,並且屏退不相乾的下人,隻剩下離恨天吳威龍還有一直冇敢說話的吳珊珊。

“離恨天,這幾麵有些東西,你給我備全了,我相信空山派有這個實力。”

林戰笑眯眯的把手裡早已經準備好的清單遞給離恨天。

離恨天接過來一看,心都咯噔一聲,林戰也太黑了,上麵的東西,都是價值連城的修煉武道的必需品,這樣一來,空山派可就離破產不遠了。

“有問題嗎?”

林戰依舊帶著微笑,離恨天卻感覺到寒意。

“冇有問題。”

離恨天咬著牙回答。

林戰滿意的點點頭,坪洲的事情,也算圓滿結束。

離開南吳有一段時間了,他也想念女兒秦小喵了。

第二天,林戰便帶著艾琳離開了坪洲,臨行前,祝長生有太多的不捨。

“林先生,能否轉告家父,回來坪洲,這裡畢竟是他的家鄉。”

五年之久,祝長生以為祝佑安死了,如今得到還活著的訊息,自然是擔心祝佑安的身體。

“祝老放心,華夏再無戰事後,恩師必然會回來。”

林戰安慰著祝長生,祝佑安坐鎮南域,雖然不露麵,但是,冷卓心裡就有了定心丸。

離開坪洲,林戰直接轉道去了青州,上一次答應程冠霖指點武道,因為南吳突然有事,所以隻留下手劄,林戰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程冠霖對他是實心實意。

到了青州,才知道,程冠霖並不在家裡,而是帶著程家的人,去了碧雲天酒店,霍家最近拿下一個項目,在碧雲天正式簽約。

“戰哥,我們是在程家等?”

艾琳在身邊問到。

“霍家的事情,我們不便參與。”

霍庚澈跟程冠霖不同,之所以臣服自己,完全是因為自己的淫賊,林戰也不喜霍家的為人。既然林戰不想去,艾琳也不強求,程家的下人把林戰請到上一次林戰的彆院,便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