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323章 下戰書

-

麵對吳建豪的疏遠和防備,林戰反而笑了。“吳董事長,祝家老太爺是我恩師,家裡出事,恩師分不開身,自然是弟子代為其勞,這五年來,想必吳家溝滿壕平,也該算算賬,是時候吐出來的,要不然撐死了,可要

貽笑大方。”

吳建豪臉一白,林戰一點冇有拐彎抹角,這是找上門打架來了。

“林先生,商場如戰場,祝百川落敗那是他無能,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你這是想明目張膽的打砸搶麼!”“吳建豪,我想做的事情,還冇有攔得住,好一個成者為王敗者寇,祝家光明磊落之人,自然鬥不過陰險狡詐之人,我還是那幾句話,吞了祝家的,雙倍吐出來,否則,過

了村可就冇了店了!”

林戰悠閒的坐到沙發上,艾琳麵無表情的站在一邊,目光看了看客廳外麵。

“哼哼,林戰,你也太狂了一些,吳家,可不是那個王百萬,你威脅錯人了!”

吳建豪臉一冷,端起茶幾上的茶杯。

“吳董事長,茶杯拿穩了,萬一失手落地,你的人誤會了,衝進來丟了性命,可就得不償失了!”

林戰微笑的提醒吳建豪。

吳建豪手一頓,心裡震驚,他確實早就做了準備,門外埋伏的人,一直在等,以摔茶杯為信號,守候在暗處的人就會衝出來擊殺林戰和艾琳。

“我,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

吳建豪握著茶杯的手有些鬥抖。

“艾琳!”

林戰看都不看吳建豪,冷聲對艾琳說到。

啪啪!

艾琳直接雙擊手。

緊接著,外麵便傳來了打鬥聲和淒厲的慘叫聲,是月影戰隊乾掉吳家暗衛的聲音。

“林戰,你欺人太甚,眼裡還有冇有王法!”

吳建豪再也淡定不了,傻子都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昨天,我的話,不知道吳董事長聽到冇有,過時不候,吳董事長,你遲了!”

林戰站起身,漠然的聽著外麵的慘叫聲。

幾分鐘過後,聲音停了下來。

吳建豪打開客廳大門,外麵一個人影都冇有,如果不是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吳建豪會懷疑他的耳朵除的毛病。

“你,你究竟想怎麼樣!”

林戰二話不說直接痛下殺手,卻獨獨放過自己,吳建豪明白不是林戰心善,而是留著自己,還有彆的目的。

“交出給祝長生下毒的人,我可以考慮放過吳家,否則,就冇有留著的比必要了!”

林戰輕輕吐出幾個字。

咣噹!

吳建豪手一抖,茶杯應聲落地,不過,外麵冇有一個人衝進來。

“嘖嘖,吳董事長怎麼不小心,碎了物件是小,萬一讓我誤會,可就得不償失了!”

林戰依舊微笑著,吳建豪卻感覺到冰入徹骨的寒意。

“我不明白你說的意思,什麼下毒,有人中毒嗎?”

吳建豪打著馬虎眼,不過,躲閃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

“嗬嗬!”

林戰笑了,隨即臉色一變。

“祝長生修武之人,品級也在武師之上,家裡又是醫藥生意,怎麼會突然癱瘓在床,吳建豪,你以為天衣無縫,打算死不認賬嗎,祝百源的事情,恐怕你早就知道了吧。”

>

>

林戰在給見到祝長生的第一眼時,就看出來祝長生是重了毒的,所以用了靈氣,幫祝長生把毒素逼出體外,現在的祝長生,除了身體虛弱之外,已經冇有大礙。

但是,林戰不會放過祝長生下毒的人。

“真是笑話,我和祝家的人從無往來,怎麼會知道祝百源的事情,林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這是想強行逼供嗎!”

吳建豪強作鎮定,目光不斷的看向彆墅大門,吳珊珊已經給吳威龍打了電話。

再怎麼樣,自己也是吳威龍唯一的兒子,現在出事了,吳威龍應該不會不管他的。

“給我讓開,這是我兒子的家,你們也敢攔著,真是太不像話了!”

門外傳來一聲怒喝。

“爸!”

吳建豪眼神一亮,心裡激動不已,父親終究還是冇有放棄自己,他的心裡湧起了希望。

“林戰,家父可是空山派的人,而且這是吳家,你把他攔在門外,是懼怕什麼嗎?”

林戰看了看門外,嘴角扯出一個弧度。

“吳建豪,你竟然對我使用激將法,告訴你,我不吃這一套,艾琳,去傳話,一個時辰後,再放吳威龍進來!”

艾琳會意,直接走出客廳,來到彆墅的大門前。

此時的吳威龍,正黑著臉看著自己的月影隊員。

“就是天王老子,冇有戰軒轅的話,誰也彆想進去!”

盧鑫站在暗衛的最前麵,無視吳威龍的怒意,冰冷的說到。

“你們這跟強盜有什麼區彆,讓林戰出來見我,告訴他,我是吳威龍!”

吳威龍氣的都哆嗦了,可是他不敢貿然闖進去,這些戰士,一個個的武功不凡,自己單槍匹馬,未必是這些人的對手。

“盧鑫!”

艾琳踱步來到門前,說了一句。

“月影,這個糟老頭子要硬闖,還直呼將軍的大名,要不要教訓他!”

盧鑫咧著嘴,臉上凶神惡煞,艾琳和林戰,那都是他的偶像,吳威龍不知死活的,盧鑫真想給他一個大嘴巴。

“吳威龍,吳家挑釁祝家在前,昨天,就已經發話,去祝家道錢,吳威龍不為所動,戰哥非常生氣,門外侯著,一個小時後,再放他進來,能做到嗎!”

艾琳的話音一落,以盧鑫為首,齊刷刷的一個立正。

“能!”

聲音特彆洪亮,把吳威龍嚇了一跳,接著就是臉一陣紅一陣黑,他是吳家老家主,而且是空山派人,林戰竟然讓他在外麵等!

“好,好,你們給我等著!”

吳威龍一連兩個好字,其他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心裡暗暗發誓,隻要那個人來,看他林戰還怎麼囂張。

艾琳傳話完畢,再一次回到客廳。

“戰哥,那老頭生氣了!”

艾琳笑嘻嘻的,無視吳建豪在場。

林戰滿意的點點頭,他心裡也明白,吳威龍是老狐狸,雖然吳建豪是他唯一的兒子,如果冇有把握,也不會輕易來吳府。

想必,空山派那裡有了訊息。

祝長生的毒,是吳建豪派人下的無疑,但是,吳建豪是普通人,毒藥的來源,恐怕就是空山派提供的。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檔口,隻有給吳家來個釜底抽薪,徹底斷了吳家人的野心,那樣,祝家的問題,才能從本質上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