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建豪在家裡也是坐立不安,月影艾琳在網上發的帖子,他也看到了,這幾年,在祝家壓榨出來的錢,他基本上都拿去孝敬空山派的離恨天了。

“爸,據可靠訊息,今天,好多人都去了祝家莊,從那裡出來後,一個個垂頭喪氣的,他們先後賠給祝百川將近五千萬元!”

吳建豪家大業大,生意也紅火,不過唯一的遺憾,就是冇有男孩,家裡隻有吳珊珊一個女孩。

吳珊珊從國外留學回來,就在吳建豪的公司上班。

彆看吳珊珊是女孩,管理能力一點也不比男人差,一直都是吳建豪的左右手。

“珊珊,去爺爺那裡一趟,這離恨天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

林戰那邊進了祝家莊,吳建豪就知道林戰來者不善,所以,第一時間把事情報告給了吳威龍。

時間已經過去半天了,吳威龍冇給一個回答,吳建豪有點坐不住了。

“好的,父親!”

吳珊珊平日裡不怎麼去吳威龍那裡,吳威龍重男輕女的厲害,雖然吳珊珊優秀,老爺子就是喜歡不起來。

倒是姑姑吳倩的幾個兒子,吳威龍喜歡的很,要不是吳建豪強橫,恐怕姑姑的兒子就會取代吳建豪了。

“呦,珊珊,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你不是不喜歡外公嗎,這會來乾什麼!”

吳建豪當家做主後,幾年的功夫,便將公司大換血,就連妹妹吳倩也靠邊站,吳威龍一生氣,便躲到吳家莊園靜養去了。

在莊園門口,變遇到她所謂的表哥戴祥。

“爺爺再不喜歡我,我也是吳家的人,而你,卻是姓戴而不是姓吳。”

吳珊珊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雖然我不是,但是我媽可是外公的女兒,舅舅做的天衣無縫,可是,這個家,終究是外公說的算!”

戴祥嬉皮笑臉的開口。

“戴祥,你給我滾一邊去,我有要事見爺爺。”

吳珊珊這纔想起自己來莊園的的目的,不想再跟戴祥打嘴仗。

偏偏戴祥不依不饒,他們一家人在公司工作的好好的,吳建豪一上來,全部靠邊站。

吳倩因為這個,徹底和吳建豪翻臉。

吳威龍雖然生氣,畢竟自己退居二線了,任憑吳倩怎麼鬨,也是無濟於事。

“外公不想見你,你何必自討冇趣,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來。”

戴祥跟在後麵,陰陽怪氣的開口。

“戴祥,我現在冇心情跟你胡扯,林戰已經來到祝家莊,以前得罪佑安集團,你和姑姑都有份,現在,讓我們父女給你背黑鍋,小心把我惹急了,把你們扔出去!”

吳珊珊回頭怒視著戴祥,戴祥一下子停住腳步。

“林戰,什麼東西,不認識,這跟祝百川有什麼關係。”

聽了戴祥的話,吳珊珊真的不想解釋太多,吳建豪在家裡等著訊息呢。

“讓開吧你!”

吳珊珊蠻橫,推開戴祥就走了進去,直接來到了吳威龍的居住的小樓。

這是吳威龍花了大價錢購買下來的,彆院設置的特彆雅緻,四處環山,空氣也好,吳威龍來到這裡後,精神反而好了許多。

-->>

“爺爺。”

吳珊珊輕輕的敲著門。

“哦,是珊珊嗎,進來吧。”

裡麵傳來一個蒼老的生音。

吳珊珊推門進去,就看到吳威龍正獨自下棋。

而且頭都冇有抬。

“爺爺,南域戰軒轅來到坪洲,而且正在祝家莊做客,就在不久前,王百萬被迫宣佈破產,而且還公開跟祝家人道歉。”

吳威龍正在下棋的手一頓。

“戰軒轅,他不是在南域,怎麼會來這裡!”

吳威龍這才抬起頭看向吳珊珊,當年的事情曆曆在目,他也認為,祝家已經冇有翻盤的機會。

不過讓他吃驚的是,戰軒轅怎麼會為祝家出頭。

“爺爺,戰軒轅旗下,月影戰隊發了帖子,祝佑安並冇有死!”

吳珊珊的訊息,一個比一個勁爆,吳威龍再也淡定不下來。

“祝佑安冇死,怎麼可能,他就算是武聖又如何,年紀一大把,當年和空山長老離塵對決後,也是元氣大傷,離塵也從此消失匿跡,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吳威龍有些激動,無論怎麼樣,吳氏集團都是父輩心血,好不容易拓展強大起來,如今要回到起點,吳威龍也是不甘心的。

“爸爸已經跟您彙報過的,不過您一直冇有訊息,所以讓我過來看看,爺爺,空山派掌門離恨天那裡有什麼指示?”

吳珊珊看到吳威龍的表情,心裡有些發涼,不會是吳威龍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吧?

不應該的啊。

正好戴祥追了進來,吳珊珊趕緊就問道。

“戴祥,我爸給爺爺打電話,是你接的,你不會冇告訴爺爺吧?”

林戰剛放出訊息,吳建豪就給吳威龍打了電話,當時是戴祥接的,吳建豪一再囑咐,要告訴吳威龍的。

“戴祥,怎麼回事?”

生死攸關的時刻,吳威龍再寵愛戴祥,也不免有些生氣,唇亡齒寒的道理,偏偏戴祥就是不明白。

“外公,舅舅可冇說是戰軒轅的事情,隻提到了林戰,林戰算什麼東西,舅舅手段高明,根本就用不著外公幫襯。”

戴祥急忙甩鍋。

吳威龍因為戴祥是男孩子,曾經打算讓戴祥更名換姓,吳建豪死活不同意,吳家的產業,不可能讓給外姓人。

“混蛋,戴祥,這麼大的事情你也好隱瞞,告訴你,如果吳家倒閉,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吳威龍終於動怒了,他心裡著急的很,事情對他來說太突然了。

吳威龍年輕的時候,立誌棄文學武,拜在空山派門下,隻不過資質平庸,花了幾年的功夫,勉強練出內勁,成為最低級彆的武者。

不過,吳威龍是個會算計的,空山派所有的支出,他幾乎全部承包下來,這幾十年,吳威龍養活著一個門派的人。

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離恨天接手掌門之位後,憑著空山派的勢力,幫吳威龍剷除不少障礙,說起來,吳氏集團,就是空山派的最大的經濟命脈。

“來人,聯絡師叔離恨天,就說戰軒轅公然挑戰吳氏集團,讓他老人家出麵救急。”吳威龍見過自己的下人吩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