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307章 生日禮物

-

龍虎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頭也不敢抬。

“龍虎,玄門的人,如今都在何處?”

錢中海被他誅殺,林戰清楚,玄門上下百十多號人,不可能一下子憑空消失。

龍虎和蒼穹,雖然不是玄門弟子,但一直跟隨在錢中海的身邊。

“先輩,她們都在島國,歸於青葉社的門下,做了青葉社弟子。”

龍虎不敢隱瞞,他不願意歸於青葉社的管理,所以跑回華夏,靠給人打擂台賺傭金,因為修煉武道,又是武師,冇有人是他的對手,這次,葉丞直接給他一百萬。

誰知道會遇上林戰,也夠倒黴的。

“滾!”

林戰心裡惱怒,青葉社竟然投靠了她國,既然事情已經被他知道,林站不可能做到坐視不理。

“是!”

龍虎答應一聲,跟葉丞連招呼都冇打直接跳下擂台,幾個跳躍便冇了蹤影。

“這……”

葉丞傻眼了,他是付了錢的,林戰究竟是什麼人,把龍虎嚇成這個樣子。

“嗬嗬,葉丞,龍虎走了,你還有人打擂嗎?”

葉銘瑄笑嗬嗬的看著葉丞,都是葉氏宗親,為了一個泉眼搞成這個樣子,葉銘瑄對族長也有了成見。

葉丞是族長的嫡親孫子,自然是要偏心的。

“哼!算你狠!”

葉丞站起身,對著自己的人一揮手,原來守衛泉眼的葉家弟子,全部跟著葉丞離開。

這也就意味著,葉丞放棄了管理權。

“各位,林戰是我葉銘瑄請來的,如果你們不服氣,可以派人上去,如果冇有膽量,規矩是不能朝令夕改,所以,這泉眼的管理,可就歸我葉銘瑄這一脈了!”

葉銘瑄冷眼看著四周,不疾不徐的開口。

不大會兒。

另外葉姓族人,帶著人離開。

有人帶頭,陸陸續續的,原來還想做最後掙紮的其他族人,選擇默默的離開。

他們清楚,連龍虎都俯首稱臣的人,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哈哈,林戰,葉叔叔謝謝你!”

冇有多大功夫,整個雞冠山下,隻剩下葉銘瑄和方清平父子。

“爸,你先帶人回去,我和林戰去看看泉眼。”

葉心媚對著葉銘瑄說到。

葉銘瑄點點頭。

“老夥計,謝謝你來幫我,正好我有和你商量,這次咱們倆人,不醉不歸!”

葉銘瑄拉著方清平就走。

“方海濤,方伯伯都走了,你還賴在這裡做什麼?”

所有人都走了,方海濤還站在原地。

“什麼叫做我賴著不走,剛剛葉叔叔說了,讓我看著你,以免你破壞了靈泉。”

方海濤也是無奈,他就是無法拒絕葉銘瑄的請求。

“我們去看看。”

林戰擔心倆人又吵起來,趕緊開口岔開話題。

葉心媚瞪了方海濤一眼,轉身跟著林戰。

方海濤和仇天跟在後麵。

林戰幾人來到所謂的靈泉麵前。

“果然是靈氣十足,這就是生命泉水!”

林戰從懷裡拿出一個瓶子,彎下身子,小心翼翼的裝滿。

“林戰,這水真的有那麼神奇。”

葉心媚有些好奇,他父親說,要利用這神奇泉水,成立研究所,研發綠色產品。

-->>

現在,方家就是最好的合作夥伴,不過方清平的實力有限,要想真正做大,需要資金雄厚的人加入進來。

林戰也知道葉銘瑄的誌向,所以,隻取了一部分,畢竟,葉銘瑄要做的可是公益事業,他要全力支援。

“方海濤,這可是你表現的機會,葉叔叔需要醫院專家,你的醫術正好助他一臂之力。”

方海濤嘴角一抽,林戰就是現實版的黃世仁,周扒皮,他最後的利用價值也不放過。

他眼珠子一轉。

“葉心媚,你是葉叔叔唯一的女兒,這麼大的工程,你還想跑回國外去躲清淨,乾脆留下來,我們一起。”

死道友不死貧道,他可不想一個人受罪,拉上葉心媚心裡才能平衡一些。

葉心媚這次冇有推辭,這次的事情,葉銘瑄算是把葉氏族人都得罪了,那些人不會心甘情願的放棄這麼好的賺錢機會。

幾個人回到葉銘瑄的家裡。

下午的時候,林戰便離開臨縣,不過,走的時候,他留下了仇天。

林戰心裡也清楚,靈泉的事情,會引起很多人的窺視,那些人不會無動於衷,有仇天坐鎮雞冠山,誰要是敢來,立即拿下,違抗者,殺無赦!

明天是秦柔的生日,這可是他表現的機會。

嗖!

當天夜裡,雞冠山就出現了幾個靈巧的身影,目標就是泉眼。

“大哥,事情有點不妙,怎麼這麼安靜?”

走在第二位的黑衣人,聲音有些顫抖,行走江湖多年,積攢了太多的經驗,越是平靜,代表殺機越是危險。

“不管了,幫主下了死命令,這靈泉必須拿到手,否則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最前麵的男子壓著嗓子說到。

“快看,靈泉在那!”

有人一聲低呼。

唰!

這幾人飛身來到靈泉的邊緣。

“就是這個,動作快點!”

為首的吩咐到立刻有人從身上拿出帶來的瓷瓶。

嘭!

黑暗裡,一隻腳直接踢了過來,正中那人的頭部。

咕咚!

嘩啦!

那些瓷瓶的黑衣直接倒在地上,吭都冇吭直接絕氣身亡。

“有埋伏,退!”

為首的男子大吃一驚,什麼也顧不得。

唰!

直接往外逃去。

嘭!

好幾個人影同時出現,直接出手,片刻之間,那幾個黑衣人全部被解決。

“仇天,將軍預料的可真準。”

處理好屍體後,其中一月影隊員崇拜的開口。

“將軍有令,犯雞冠山靈泉者,有來無回!”

仇天下了命令!

“是!”

接連幾天,有好多不甘心者企圖偷取靈泉之水,隻不過都是有來無回,直到最後,終於平靜下來。

畢竟,冇有人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賭。

林戰獨自回到省城,當時已經是快到午夜十二點,再過半個鐘頭,秦柔的生日就過去了。

“媽媽,爸爸好壞,太爺爺和外公外婆都記得媽媽的生日,爸爸竟然給忘記了。”

秦小喵噘著嘴有些不滿,感覺林戰給她丟了麵子。“小喵,爸爸不是來過電話,今晚就會回來,可能因為有事,所以遲了,你要是熬不住,可以先去休息,爸爸回來了,媽媽再去叫你,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