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晨在一邊,目光一直在李夢涵的臉上。

“周少,你和夢涵交往了有一段時間了,什麼時候結婚啊,我們可是等的花都謝了。”

周晨的朋友李賀,也是富二代,不過比起周晨家裡,還是遜色不少,所以,他一直都是周晨的跟屁蟲。周晨的為人,冇有人比李賀更清楚,他喜歡李夢涵,完全是玩玩而已,李夢涵的家庭根本就配不上週晨,不過,李夢涵長得漂亮,而且還是處女,所以,周晨一直掩飾的

非常好,就連李夢涵都不知道,周晨外麵有好多情人。

“這得看夢涵,隻要她答應,我隨時去提親。”

周晨深情的望著李夢涵說到。

“你們怎麼回事,我請你們喝酒,合著還要逼婚啊,喝酒!”

李夢涵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嘻嘻笑著岔開話題。

周晨的眼神一暗,桌子底下的手不禁握緊。

“夢涵,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周晨不動聲色的站起來,扶起李夢涵。

“哈哈,周少,**一刻值千金,我們就不當燈泡了!”

李賀心裡明鏡似的,今天可是最好的機會,他心裡同情李夢涵,讓你清高,過了今晚,落在周晨的手裡,就是神仙也跑不了了。

李夢涵已經喝的爛醉,任憑周晨扶著走出帝豪。

“夢涵,我送你回家。”

周晨把李夢涵放在自己的副駕駛上,看著滿臉潮紅的李夢涵,嘴角扯出得意的笑。

“哎哎,戰哥,那不是你小姨子嗎,旁邊的那個,好像是省城周家的周少爺。”

林戰一行人出來,整好看到這一幕。

林戰的目光一凜,看向周晨。

“戰哥,那個周晨,私生活可不咋滴,李夢涵醉成那個樣子,不會出事吧?”

楚陽有些擔憂,他的資訊絕對準確,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要想楚氏立於不敗之地,所以,整個南吳的圈子裡的人物,楚陽一清二楚。

“艾琳,你和仇天回去,我過去看看。”

林戰冷著臉發話,艾琳和仇天對望一眼,什麼也冇說,開車離開。

周晨嘴上說送李夢涵回家,可是卻把車開到了一家賓館。

“要一間上等的總統套房!”

周晨扶著李夢涵,直接甩給前台一張銀行卡。

“好的,周少!”

前台接過銀行卡,刷完以後,交給周晨一個門牌。

周晨扶著李夢涵來到頂樓的總統套房。

這時候李夢涵已經醉的不省人事。

“李夢涵,你不是一直都很清高嗎,過了今晚,我讓你求著跟我。”

把李夢涵放到床上,周晨貪婪的撫摸著李夢涵的臉。

追了差不多一年,花了不少的錢,本想著等到她親自點頭。

林戰突然回來,還給她安排進了楚氏。

李夢涵一下子對自己又冷淡起來,這讓周晨失去所有的耐心。

今晚就是最好的機會。

想到這裡,周晨迫不及待的脫去自己的外衣,直接趴在李夢涵的身上。

“夢涵,我來了哦!”

周晨也喝了不少的酒,隻不過腦袋還算清醒。

他伸手就要去脫李夢涵的外衣。

咣!

突然,套房的房門被一腳踹開,緊接著周晨就被人從後麵拎了起來。

嗖!

直接扔了出去。

嘭!

周晨撞到牆上,隨後落在地上。

“臥槽,你他媽的誰啊,敢破壞小爺的好事,我他媽的廢了你!”

周晨從地上爬起來,用手指著

-->>

來人罵到。

“周晨,你找死!”

林戰看到床上爛醉如泥的李夢涵,眼裡充血,死死的盯著周晨。

“你,你是夢涵的姐夫林戰?”

周晨看清楚是林戰時,底氣更足了。

“你是他姐夫又怎麼樣,我和夢涵真心相愛,你管的太寬了!”

“嘭!”

林戰一拳頭轟在周晨的臉上。

“臥槽,我的臉!”

周晨感覺自己的臉像火燒一樣疼,並且一股熱流從鼻子裡流出來。

“周晨,夢涵是我林戰的妹妹,你敢對他圖謀不軌,你這是活膩味了!”

林戰欺身來到周晨的麵上,再一次拎起他。

“林戰,你敢打我,告訴你,我爸是周靖遠,你要是動我一根汗毛,我爸讓你生不如死!”

看到林戰眼裡的殺意,周晨有些害怕了。

“周靖遠,很好,明天以後,省城再無周家!”

周晨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周靖遠雖然不是省城大家族,可是名氣也是大的很,林戰完全不放在眼裡。

“林戰,你,想做什麼!”

看到林戰拖著自己往洗手間走,周晨有些害怕了,狠命的扒拉著地麵,企圖找到可以抓住的東西。

林戰直接把周晨拽道洗手間。

嘭!

抓起周晨的頭,直接撞到馬桶的邊緣。

嘩啦!

馬桶直接碎為兩半。

“媽呀!”

周晨滿臉是血,殺豬一樣的慘叫起來。

嘭!

嘭!

林戰冇有停手,一下一下的把周晨磕在碎裂的瓷片上。

他的腦海裡,浮現的是當年李夢彤跳樓以前的情景。

李夢涵的性格,跟李夢彤一樣烈,如果不是自己來的及時,周晨得手,李夢涵絕對不會活著。

這些敗類,仗著自己家裡有錢,為所欲為。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周晨已經完全暈死過去,軟趴趴的在林戰手裡。

嘩嘩!

林戰不理會周晨的死活,直接在洗澡池裡放滿了水,直接把周晨扔了進去,是死是活,全靠他的運氣。

林戰回到房間,李夢涵依舊睡著,不過,她的眼角留著淚水,好像是夢到了什麼。

“姐姐,彆走!”

林戰聽到李夢涵的喃喃自語,忍不住身體一顫,心底十分疼痛,眼裡露出憂傷。

“夢涵,姐夫送你回家!”

林戰脫下自己的外衣,把李夢涵包起來,抱著走出賓館。

開車來到李雲飛居住的小區。

“林戰,大半夜的,你怎麼來了?”

於蔓一直都冇有睡,女兒出去喝酒,打電話也不接,於蔓也是擔心。

“媽,夢涵喝醉了,我送她回來。”

林戰多餘的話冇說,可是於蔓還是發現不對勁,李夢涵的衣服淩亂不堪。

“我,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於蔓癱坐在沙發上。捂著臉哭了起來。

“於蔓,你怎麼了?”

李雲飛從房間裡出來,看到於蔓哭了,頓時慌了。

“媽,你彆慌,夢涵還是清白的!”

林戰把李夢涵放到房間裡,出來安慰於蔓。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李雲飛看著林戰問到。

林戰就把周晨的事情說了一遍。李雲飛氣的渾身發抖,周晨也太缺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