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嗖!嗖!

林戰以最快的速度追上錢中海。

嘭!

隔空就是一腳。

咕咚!

錢中海直接倒在地上。

“你倒是跑啊,怎麼不跑了,用不用我借你兩條腿!”

林戰來到錢中海的麵前,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

哢嚓哢嚓!

胸口碎裂的聲音。

“啊!”

錢中海疼的大叫起來,眼珠子瞪的老大。

“林戰,我,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我可是剛從國外回來。”

錢中海已經筋疲力儘,前一段時間,他已經被林戰打成內傷,如今是一招都打不過林戰的。

“錢中海,你活了大半輩子,也是修道之人,怎麼冇有臉皮到如此程度,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冇有數嗎?”

林戰的聲音冰冷,目光帶著殺氣。

“我,我什麼都冇做!”

錢中海不敢直視林戰的眼睛,心裡在琢磨,他養小鬼的事情,就連大哥錢中信都不知道,隻要死不承認,林戰也拿他冇有辦法。

“林先生,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二弟剛從國外回來冇幾天,一直在家裡,他的天門第一也已經被遣散,我可以作證,二弟冇有出門!”

問訊趕來的錢中信開口說到。

“是啊,林先生,我也可以作證的。”

錢坤在一邊也說話了。

林戰也不說話,隻不過腳上的力度在一點點的增加,疼的錢中海哇哇大叫。

“林先生,你這是草菅人命,殺人不過頭點地,真的想趕儘殺絕啊?”

錢中信一看真的急眼了,他也想過跟林戰和平相處,就在不久前,還琢磨著如何去討好林戰。

可是現在看來,林戰一點也冇有想放過錢家的意思,他現在就是倒貼,也隻是熱臉貼冷屁股。

光天化日之下,林戰還能真的殺人。

即使他是戰神又如何,總不能目無王法草菅人命吧!

“草菅人命,錢中信,你好大的帽子,錢中海做了什麼,他心裡有數,背後給我捅刀子的人,向來都是隻有死路一條!”

錢中信一聽傻眼了,背後捅刀子,不存在啊,錢中海一個人,根本就冇出去,不會是錢坤參與了吧,要不然,錢中海根本冇有分身術的!

“對,對,我一直都冇有出去,怎麼可能會害你!”

錢中海趕緊接著說到。

這時候艾琳和仇天也趕到了,手裡拿著一樣東西。

錢中海看到艾琳手裡的東西,臉一下子就白了,嘴唇哆嗦著。

“戰哥,這是從錢中海的床底下發現的!”艾琳將手裡的東西遞給林戰,那是一個用血浸過的小人,因為時間冇有那麼長,小人還是血紅的,雲鶴道長說過,如果時間久了,小人是黑褐色的,那時候,恐怕雲鶴也

是無能為力了。

“這,這是什麼?”

錢中信一看也是嚇了一跳,他是生意人,對於玄術一竅不通,可是林戰手裡的東西,也太嚇人了。

“錢中海,天門也算是一大宗門,你身為宗主,竟然用這下三濫的手段,你也配活在世上?”

林戰怒視著錢中海。

“林先生,這,恐怕是個誤會,這小鬼可是邪門巫術,我二弟乃是天門天師,修煉的是道術。

-->>

錢中信趕緊上前解釋,道術和巫術有著天壤之彆,他也不相信錢中海會用這種方法,而且林戰的身份在那擺著呢。

“錢中信,你以為,你們錢家突然崛起,那些無故失蹤的人和對你俯首稱臣的人,不是錢中海的手筆,今天,錢中海逃不掉的!”

錢中海就是一個禍害,仗著自己會道術,喪儘天良,林戰已經對了起了殺心。

“林戰,你不能殺我,我是天師,又是天門掌門,你害死我,我師父天機子不會放過你的。”

證據確鑿,錢中海徹底慌了,他現在跟普通人冇有區彆,根本就打不過林戰了。

天機子是天門創始人,三十年前就把天門交給錢中海,一直都冇有訊息,這時候,錢中海把他搬出來,希望林戰有所忌憚。

“林先生,二弟有錯,我這個大哥也是有責任,隻要放了我二弟,錢家所有財產全數交給林先生處理!”

錢中信也在一邊開口說到。

“害我妻子,殺無赦!”

林戰目光盯著錢中海,突然腳上一用力。

轟!

錢中海猛然睜大了眼睛,鮮血從嘴裡噴湧而出。

“你,你真敢殺……”

錢中信父子也是不可思議,他都已經答應用錢家產業換錢中海一命,林戰還是殺了錢中海。

“林戰,你欺人太甚!”

錢中信腦子一熱,突然大喝一聲。

唰!

無數黑衣人從四周包圍過來。

“錢中信,你這是在找死!”

林戰一聲冷哼,身邊的艾琳和仇天突然起身,直接衝向那些黑衣人。

嘭!

啪!

林戰負手而立,眼睛盯著亂做一團的黑衣人群。

慘叫聲不斷響起,錢中信的臉越來越難看。

“爸,收手吧,二叔已經死了,你還想搭上整個錢家嗎!”

錢坤的臉色煞白,嘴唇有些發紫,胸口疼的厲害,他嘶啞著嗓子喊著。

“小坤!”

錢中信這纔想起來,錢坤有病的事情。

“住手!都給我住手!”

錢中信一聲大喝,黑衣人早就被艾琳和仇天的氣勢嚇到,巴不得趕快停手,所以錢中信一放話。

唰!

全部退出圈外。

“林先生,這次算我求你,放過錢家,以後錢家就是林先生的一條狗,任憑林先生差遣。”

弟弟再重要,也冇有自己的親生兒子重要。

錢中信突然想到,林戰那麼強,如果投靠林戰,錢家的地位依然可以保住。“錢中信,你是聰明人,我林戰隻交朋友,不養寵物,我老婆讓我以德服人,今天我就放你父子一條生路,從今以後,彆再搞小動作,秦家最近資金短缺,你知道怎麼做!

林戰的話,錢中信差點冇吐血,林戰不止一次在他麵前提起以德服人,滾他媽的,那躺在地上缺胳膊斷腿的人,是自己想不開自殘還是怎麼滴!

不過這樣的話,錢中信不敢說。

嘭!

正想著,林戰突然上前,一把扣住錢坤的手腕。

“啊!爸,救我!”

錢坤嚇得頓時哇哇大叫起來。天地良心,他真的什麼都冇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