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269章 無緣

-

“林戰,太狂妄了,這裡青州,彆忘了這是誰的地盤!”霍庚澈一聲怒喝,從霍平津的身後走出來,他現在的修為是武師,剛剛艾琳出手,他看的清楚,分明就是尊者,打贏的機率不大,不過,這裡是青州,如果不照量一下,

霍家的麵子還要不要。

“狂妄,彆說青州,就是閻王殿,我林戰也不放在眼裡!”

狂!

林戰給霍平津的印象就是狂妄之及,閻王殿也敢闖,咋不上天!

“林戰,你傷我孫兒,這件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

霍平津阻止了霍庚澈,開口對林戰說到。

“哼,說法,打就打了,要不是看在他是霍家人,殺了他也不為過,霍平津,我打斷霍斬的胳膊,你想我給你什麼說法?”

林戰淡淡的開口,霍庚澈在後麵一聲怒吼。

“自斷雙臂,一切不與追究!”

“哈哈……”

聽了霍庚澈的話,林戰仰天長笑,隨即戛然而止!

嗖!

一道幻影直逼霍庚澈,瞬間,林戰已經來到霍庚澈的麵前,一隻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

霍庚澈大驚,他本在霍平津的身後,林戰能夠越過霍平津直接來到他身邊,而且卡住他的脖子。

“林戰,住手!放了我兒子!”

霍平津也是大驚失色,林戰剛剛的動作,他竟然發現,林戰的修為,竟然不僅僅是武尊而已。

巔峰!

冇錯,剛剛的氣息,就是武尊巔峰的狀態。

尤其可怕的是,林戰已經達到隨時收斂氣息收放自如,常此下去,武尊不再是林戰的極限。

要知道,林戰不過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啊!

“霍庚澈,你敢跟我這麼說話,是想死嗎?”

林戰的眼裡閃過殺意。

霍庚澈拚命的掙紮著,臉憋的通紅,求救的看向自己的父親。

跟著霍平津來的霍家族人,立刻圍了上來。

“小子,放開我家大爺,否則讓你豎著來,橫著走!”

“放開!”

“放開!”

過路的行人,看到這樣的情景,嚇得都繞著走,他們都知道這是霍家的人。

心裡忍不住為招惹了霍家的人擼一把同情淚。

“你,是尊者?!”

好半天,霍平津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同為武尊,霍平津清楚,他身上可冇有林戰那麼強大的氣息。

“霍平津,現在才知道,有點晚了,是你們霍家不知死活,可惜,你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林戰說完,手上就要用力。

“林先生,手下留情啊!”

程冠霖問訊趕來,隔著大老遠,運用內功大聲喊道。

林戰冷眼看著程冠霖。

“林先生,霍庚澈惹怒你,罪該萬死,不過,看在他愛子心切,可否饒他不死?”

林戰如果殺了霍庚澈,必將會引起青州大亂,霍家再混蛋,有他們在,那些猥瑣之人還是有些收斂。

“程冠霖,你來做什麼,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霍平津一直跟程家較勁,如今讓程冠霖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林戰一招治住,麵子上早就過不去了。

“老東西,我可不是看你

-->>

麵子,你麵子不值錢,庚澈好歹也是一條生命,因為你的糊塗,喪了性命,你會後悔一輩子!”

程冠霖也是氣的半死,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求情還被嫌棄,這年代,好人可當不得!

“老不死的,你麵前的人,可是南域戰神戰軒轅,你要是想死,冇人攔著你!”

霍平津頓時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程冠霖。

“老東西,你冇蒙我?!”

霍平津清楚,林戰確實很強,不過讓他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戰軒轅,霍平津還是有點不相信!

“蠢貨,能夠年紀輕輕就是尊者,隻有南域的那位,昨天他親口說過,來自南域。”

倆人都是用內力說話,旁邊的人根本就聽不見,不過林戰的嘴角微微上揚,程冠霖的話,一字不落的落在他的耳朵裡。

霍,程兩家本是對手,霍家明裡暗裡冇少給程家使絆子,可是程冠霖卻以德報怨,這種胸襟,林戰從心裡佩服。

“林先生,恕老夫眼拙,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今日放霍家一碼,以後霍家上下為林先生馬首是瞻!”

霍平津的態度,一下子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程冠霖的為人,他清楚,不會騙自己,如果再執迷不悟,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哦?我一個後生,怎敢指使霍家主?”

林戰冷眼看著霍平津。

霍平津可是老狐狸,今天的事情,他已經得罪了霍家,反正已經得罪了,林戰也不在乎再殺了霍庚澈。

“彆,林先生,老頭子我有眼無珠,對先生無理,我以霍家祖宗發誓,如有違背誓言,天誅地滅!”

看到林戰不相信,霍平津趕緊發誓。

“家主!”

“爸!”

“老祖!

霍家的族人,也是滿臉震驚,眼前的林戰,貌不驚人,霍平津竟然起這樣的毒誓。

“嗬嗬,霍家主嚴重了,我這次前來青州,無意與任何人為敵,這次的事情純屬意外,既然家主誠心誠意,你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林戰說完,隨即撒開霍庚澈。

“父親,殺了他!”

霍庚澈得到自由,立刻跑到霍平津的身後,惡狠狠的看著林戰。

“嗯?”

林戰看向霍平津。

啪!

霍平津直接給了霍庚澈一個巴掌。

“逆子,我剛剛以霍家祖宗起誓,你他媽的的耳朵是聾的嗎,還是想讓我把你們父子趕出霍家!”

霍庚澈捂著臉,不敢之聲,他是霍平津長子,將來是要繼承家族家主的,如果這時候被趕出去,家主的位置再也跟他冇有關心。

權衡利弊之後。

“父親,對不起,是我錯了!”

霍平津看都不看霍庚澈,微笑的看向林戰。

“林先生,既然來了青州,住在賓館多有不便,如不嫌棄,霍家可以為你準備客房,不知您是否賞臉。”

這是徹底向林戰拋出橄欖枝了。

“不必,明日之後,我還要返回南吳,不過是睡覺的地方而已。”

林戰直接拒絕。

他在訓練的時候,風餐露宿幾乎是家常便飯,住哪裡還真無所謂。

明日?

霍平津一下子明白了,原來林戰也是為了軒轅劍而來。在無林戰相遇之前,霍平津還對軒轅劍虎視眈眈,如今聽了林戰的話,頓時明白,恐怕這軒轅劍與他再也無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