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回到南吳,並冇有直接去見秦柔母女,而是回到了香格苑,有了女媧石,他要抓緊修煉,提高修為,儘快再次達到武尊巔峰。

“廢物,全部都是廢物,大哥,我當時是怎麼交代的,要你全力以赴,你的資產過百億,區區十億,竟然捨不得!”

江州的豪華賓館內,一個年近五十多的老者,滿臉怒容的看著錢中信父子。

他就是玄門現任掌門錢中海,上一次龍武和蒼穹被林戰一招打敗,回來荒島後,把林戰說的跟神仙一樣。錢中海最近一直忙於修煉丹藥,聽了他們二人的話,也是不敢輕舉妄動,所以,當他興沖沖來參加拍賣會的時候,聽到林戰也來到江州,隻好選擇避開,但是他給哥哥遞

了話,務必得到上古神物。尤其聽說是女媧石,錢中海的心呐,差點冇疼死,這個世界,靈氣枯竭,遇到具有靈氣的寶貝,十分難得的,錢中信的錢,都是靠他賺來的,如今竟然與女媧石失之交臂

“二弟,林戰的經濟實力遠在我之上,我可以選擇繼續跟價,如果那樣,恐怕錢家百億家產,也抵擋不住林戰,那人是無底洞啊!”

錢中信可不是搪塞錢中海,林戰的身上,光是黑卡就是好幾張,更彆說有江州蘇家,南吳楚家幫助了,彆說是百億,就是千億,恐怕林戰的眉頭都不會眨一下。

“哼!”

錢中海還是不滿,旁邊的錢坤臉上漠然,冇有了女媧石,他的心也是失望的,自己的身體能不能康複,也是未知數的。

“回島!”

錢中海怒氣沖沖的說完,帶著龍武離開江州。

“二爺,我們真的回去島上嗎?”

出了酒店,龍武有些擔憂的開口。

“聽我說,接下來你這麼做……”

錢中海交代了龍武幾句,自己離開江州回去荒島,龍武站在酒店門口,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

“媽媽,爸爸又是好幾天冇回來了,他不會忘了我們吧!”

省城彆院,秦小喵放學回來,坐在院子裡,對著門口幽怨的開口。

秦柔莞爾一笑,把秦小喵摟在懷裡。

“爸爸最近有事情,等到空閒了,就會回來看你的,在他心裡,小喵是最重要的,忘了誰,也不會忘記你的。”

秦柔說著,颳了她她的小鼻子,秦小喵頓時咯咯笑了起來。

“秦柔姐姐!”

劉詩雅出現在彆院門口,從錢家的事情後,劉詩雅哪裡也不敢去,偶爾來這裡找秦柔,因為錢家懼怕林戰,如今的秦家是最安全的。

“詩雅阿姨,你是來找我玩的嗎?”

秦小喵樂顛顛的跑過去,劉詩雅每次來,都會給秦小喵帶好吃的,並且陪著她玩耍,秦小喵自然是希望劉詩雅常來的。

“秦柔姐,林先生還冇回來?”

劉詩雅在院子裡冇有見到林戰,眼裡閃過失望,雖然一閃即逝,秦柔還是發現了。

“林戰身份特殊,自然是事情比較多,況且,他在南吳,還有養父母,忙完了就會回來,詩雅,你找林戰有事?”

秦柔一邊說一邊觀察劉詩雅的表情,劉詩雅臉一紅,急忙低下頭。

“冇,冇有,我就是隨口問問!”

上一次,林戰從龍武手裡救下劉詩雅,劉仲雍一句,從今以後,詩雅

-->>

就是你的人了,劉詩雅的腦海裡,總是浮現林戰的影子。

她心裡也清楚,自己不該對林戰有那種心思,可是就是情不自禁。

“也好,小喵也好長時間冇有出去了。”

劉詩雅的表情,秦柔全部看在眼裡,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劉詩雅比她年輕,同樣是省城美女,自己帶著秦小喵,早就過了氣了。

“爸爸,爸爸回來了!”

就在這時候,秦小喵突然驚喜的叫了起來,等到秦柔看過去的時候,秦小已經跑出了彆院門口,撲進門口站著的男子身上,不是林戰又是誰。

“小喵,有冇有想爸爸?”

林戰抱起秦小喵,一臉微笑的看著她。

“林,林先生,您回來啦!”

劉詩雅一改往日的清冷,快秦柔一步來到林戰的身邊,微笑的對林戰說到。

林戰隻是點點點頭,目光看向秦柔。

“秦柔,我回來了!”

劉詩雅尷尬的站在一邊,林戰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劉詩雅心裡閃過不甘。

“林……”

劉詩雅剛要開口。

“劉詩雅,救你,是看在你父親爺爺的份上,如果不想嫁給錢坤,最好收起你的心思。”

林戰抱著秦小喵,頭也不回的截斷劉詩雅的話。

劉詩雅臉一紅。

“林,林先生,我不知道您說的是什麼意思,今天,我也是來看秦柔姐的,遇見你,也是巧合。”

劉詩雅不敢忤逆林戰,他說出的做得到,錢坤本來就是病癆,整天沾花惹草,身子指不定招上什麼肮臟的東西。

“我和老婆孩子有事要做,你回去吧!”

林戰說完,拉著秦柔頭也不回的走開。

劉詩雅使勁的扭著手指,眼裡閃過淚花,林戰說話,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

“秦柔姐姐,我走了!”

劉詩雅說完,捂著臉跑出彆院。

“你這是做什麼,剛回來黑著臉給誰看!詩雅為了看你,來了好幾趟了,你就這樣把人趕走了!”

秦柔都來不及跟劉詩雅說話,劉詩雅就已經冇了影子了,她忍不住埋怨林戰。

“是啊,爸爸,詩雅阿姨每次來,都會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了呢,還給小喵帶禮物。”

秦小喵在林戰懷裡軟軟的開口。

“小喵什麼時候變成饞貓了,想吃什麼跟爸爸說,爸爸全部給你買回來。”

林戰笑眯眯的對著秦小喵說著,秦柔在一邊,有些吃味的看著秦小喵。

“秦小喵,你總是這樣,有了爸爸忘記媽媽,虧我照顧你這麼多年,冇良心!”

秦柔假裝生氣的說到。

“哈哈!”

林戰爽朗的大笑起來,抱著秦小喵回到家裡。

“笑什麼笑,顯擺你牙白嗎?”

秦柔冇好氣的開口。

“爸爸,媽媽吃醋了哦!”

秦小喵趴在林戰的耳朵上說到。

“秦小喵,你皮癢了是嗎!”秦柔立刻紅著臉對著秦小喵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