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出來,就看到艾琳三人正焦急的等在外麵。

“戰哥,你可真是不講究,在裡麵大吃大喝,把我們晾在外邊。”

宋軼頓時大嗓門的開口,說來也奇怪,所有人見到林戰都被他身上的寒氣所震懾。但是宋軼竟然一點兒都不害怕。

哪怕是林戰跟他瞪眼睛,宋軼還是一點不在乎。

“表哥,你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上官博對自己的這個表哥實在是有些無語,林戰可不是他們能夠,可以開玩笑的。

林戰也不生氣,宋軼就是狗皮膏藥,而且,林戰心裡也最清楚,宋軼故意藏拙,就是不想接管宋家的產業,想想也是,宋家百年書香,後輩怎麼會有蠢人。

幾人走出拍賣行,就看到蘇鳴皋帶著管家和蘇寧、蘇蘇等在外麵,看到林戰出來,蘇鳴皋立刻恭敬的來到麵前。

“林先生,今日獲得女媧石,實在是可喜可賀,我在薈萃樓擺下酒宴,特意恭候林先生光臨!”

蘇鳴皋也想得到女媧石,不過聽說林戰也參加競拍,嚇得連去都冇去,他可不想惹怒林戰。

又是吃飯!

林戰真是被打敗了,剛剛已經吃飽了,再吃,那還不真成了酒囊飯袋了!

“多謝蘇家主好意,不過剛纔青靈拍賣行老闆已經請過,日後再聚。”

女媧石是稀世珍寶,窺視的人大有人在,林戰不想惹麻煩,決定立刻離開江州。

蘇鳴皋臉上露出失望。

“爸,既然人家不領情,你乾嘛非要熱臉貼冷屁股,我和哥哥都已經快餓死了!”

蘇蘇有些不滿意的開口,同時又瞪了林戰一眼,就是這傢夥,害得自己不能隨便走動,要不是今天要見林戰,蘇鳴皋也不會放她出來。

“蘇蘇,不要胡說霸道,是不是不想在蘇家待著了!”

蘇鳴皋嚇得半死,有些擔憂的看向林戰。

林戰不怒反笑的看著蘇蘇。

“蘇家主,不知道你百年以後,家主的位置,你要留給何人?”

被林戰一問,蘇鳴皋的臉上露出悲慼,是啊,他可以護著兒女一時,顧不了一輩子,可是蘇寧和蘇蘇,都不喜歡修武,他也是冇有辦法。

“林先生,這也是我難過之處,你看看他們兩個,唉……”

蘇鳴皋苦笑著搖搖頭。

“蘇家主,我看你這千金,可是有些天分,興許,日後能夠接手蘇家。”

聽了林戰的話,蘇鳴皋更加難堪了,林戰這是記恨蘇蘇昨日對他的不敬,打算秋後算賬嗎?

“先輩,您的意思……”

蘇伯可是聽明白了林戰的弦外音了,立刻驚喜的開口。

林戰點點頭,當局者迷,還是蘇伯聰明。

“蘇伯,他什麼意思?”

蘇寧更不懂了,林戰的狠戾讓他心裡產生恐懼,今天要不是蘇鳴皋的命令,蘇寧打死都不會來的。

“家主,先輩的意思,是要培養小姐,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看到蘇鳴皋還是一臉懵逼,蘇伯激動的對蘇鳴皋說到。

“啊?!”

蘇鳴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女兒再清楚不過了,驕橫,蠻不講理,還得罪過林戰,怎麼可能會幫他教蘇蘇呢。

“林戰,你是大男人,心眼比針鼻兒還小,不就是罵了你的女人嘛,乾嘛不依不饒的!”

蘇蘇跳著腳不答應了,林戰就是魔鬼,如果跟著他,那還不如死了算了呢。

“蘇蘇,怎麼跟林先生說話呢,再多嘴,給我滾出蘇家!”

 

-->>

;

蘇鳴皋臉一黑,心裡已經有了主意,林戰的修為那麼高,把蘇蘇交給他,日後保不齊還能有新的收穫。

從昨天的事情,蘇鳴皋內心非常自責,慣子如殺子,他真是後悔莫及。

“我不要跟著麵癱!”

蘇蘇也來了脾氣,昨天還看不上自己,今天又要給她當師傅,本小姐也是有脾氣的好麼!

“蘇蘇,少給自己臉上貼金,我的身邊,不留廢物!”

林戰也不客氣的開口,蘇蘇的臉被氣的通紅。

“林戰,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告訴你,你要當我的師父,功成之日,我會第一時間殺了你!”

啪啪!

蘇蘇的話音剛落,蘇鳴皋甩手就是兩個嘴巴,心裡暗罵不止,你他媽的這是看我活的太長,要把我活活氣死啊。

“蘇蘇,從今天起,你就是林先生的人,是生是死,全由林先生做主!”

說完這句話,蘇鳴皋又看向林戰。

“林先生,蘇蘇就交給你了!”

蘇蘇傻眼了,她這是被自己親爹給賣了。

“爸,我錯了,你不要把我交給那個混蛋,他心狠手辣。到了他那裡,我可就冇命了,爸!”

蘇蘇害怕了,得罪了林戰,蘇鳴皋也拋棄她了,那她以後可怎麼辦!

“蘇家主,一年之後,我會還你不一樣的女兒,不過我有個要求。”

林戰無視蘇蘇的鬼哭狼嚎,日後到了斷魂崖,恐怕連哭的時間都冇有了,乾脆就讓她哭個痛快。

“真的?”

蘇鳴皋有些震驚,不過他就是相信林戰。

“五年之前,我就是普通職員,現在的級彆,相信蘇家主清楚。”

這就是天份加努力,冇有攻克不了的難題。

“信,我信林先生,在這裡多謝你了!”

蘇鳴皋眼裡帶著淚花,如果不是有人看著,他都要給林戰跪下磕頭呢。

“我不要,爸爸,我可是你親生女兒啊,哥,哥你救救我!”

蘇蘇恐懼的大叫。

“爸,小妹這麼小,您……”

蘇寧有些不忍,他們兄妹倆感情一直不錯,看到妹妹哭的梨花帶雨,蘇寧的眼睛也紅了。

“蘇寧,要不然你去?”

蘇鳴皋也捨不得女兒,況且他也是有私心,蘇寧纔是蘇家的繼承人,如果二選一,他的心還是偏向蘇寧的,不過林戰點名要蘇蘇,他也冇有辦法。

“我?不不不不……”

蘇寧一看要把火燒到他頭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原則,蘇寧聰明的選擇閉嘴。

“林戰,你會後悔的!”

蘇蘇求救無望,突然惡狠狠的對林戰喊道。

“想報複,可以,等到你足夠打敗我的那一天!”

林戰對著空氣一揮手。

嗖!

飛過來幾個人。

“將軍大人!”

林戰點點頭,用手一指蘇蘇。

“把她帶去斷魂崖交給雷神,記住了,不服,打到她服了為止,生死不論!”

噗通!

蘇蘇聽了林戰的話,直接暈了過去。

宋軼和上官博也是一臉慘白,林戰真是狠,連女人都不放過。

想到平時死皮賴臉的纏著林戰,宋軼感覺自己啊脖子後嗖嗖冒涼風。我滴神啊,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