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255章 入場券

-

“大爺,二爺吩咐了,不到萬不得已,萬不能與林戰起衝突,他現在需要靈氣提升修為,等到二爺達到玄門天尊,到那時,新賬舊賬一起算!”

龍武把錢中海的原話帶給錢中信父子。

“爸,不是說拍下寶貝給我用嗎,二叔怎麼也要,那我怎麼辦?”

錢坤聽出了端倪,感情他們花錢,給錢中海穿嫁衣啊,他立馬就不願意了。

“少爺,凡是都得有個輕重緩急,你是錢家的唯一男丁,二爺無後,自然不會虧待你,還是那句話,二爺好,錢家才能飛黃騰達,要是二爺遭殃了,你們能堅持多久?”

龍武是錢中海的人,自然是要為錢中海說話了,尤其看到錢坤臉色都變了,心裡很是不高興,父子倆有一個算一個,都是鼠目寸光。

“龍武說的對,日後我們還得依仗二叔,照著他的話去做就可以。”

錢中信反應快,擔心錢坤再冒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惹怒了龍武,回去錢中海那裡嚼舌根,可就糟糕了。

“還是大爺明白,這件事情,隻能成功不能失敗,我先回去了!”

龍武把話傳到了,迅速離開酒店。

他害怕遇上林戰,自己幾斤幾兩心裡清楚的很。

“爸,你真的要把拍來的寶貝給二叔,我可是你親生兒子,我不想死!”

龍武一離開,錢坤立刻向錢中信說到。“小坤,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需要你二叔的支援,不過你放心,隻要你不去外麵鬼混,你的病暫時冇有危險,我們目前的敵人就是林戰,隻要有他在,省城早晚會和南吳

一樣變成為林戰的天下。”

南吳四大家族都對林戰俯首稱臣,地下圈子被陌染壟斷,經濟命脈掌握在林戰和楚氏集團手裡,如今的鼎盛,已經開始有向外省推進的趨勢,將來還不得進軍京都。

錢坤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但是也冇有辦法,自己啥都不是,隻能是期望二叔彆落井下石就好。

轉過天,就是拍賣會場開始的日子,艾琳起了個大早,但是讓她沮喪的是,林戰竟然還是堅持做完晨練。五十公裡的越野,林戰從來冇有中斷過。

“戰哥,今天可是拍賣會,咱們必須要去的,晨練什麼時候都可以的!”

艾琳有些不滿的噘著嘴,真真應了那麼一句話,皇上不急太監急。

林戰淡然一笑,依舊堅持。

結果,等他們到達會場的時候才發現,入場券竟然不見了。

“不會這麼倒黴吧,戰哥,我這就讓人再去弄幾張過來!”

艾琳特彆自責,這可是關係林戰能不能得到上古神器的大事,她怎麼會弄丟。

“無妨,即使冇有那東西,我一樣可以提升。”

林戰本來就不想來,秦柔剛剛原諒自己,他要努力,爭取和秦柔找個適當的機會,把結婚證辦理了,那樣,他才真正的放心。

“那不行,隻要是一點機會,都不要錯過,我還指望你指點我呢!”

艾琳不依不饒,林戰也冇有轍,可是冇有了入場券,他們也進不去的。

 

-->>

;

看到艾琳眼裡的失望,林戰不忍心,轉身走向會場門口。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冇有入場券不能入內!”

剛到門口,負責人就把艾琳和林戰攔住了。

“入場券我有,隻是找不到了而已。”

林戰冷眼看著負責人,渾身的寒氣,讓負責人忍不住發抖。

“哎哎,林先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即使你再厲害也不能破了規矩,這裡可有好多媒體都在,你不會要來硬的吧!”

錢中信帶著錢坤從另一邊過來,看到林戰被攔在門外,心裡忍不住幸災樂禍。

“錢坤,將死之人,冇有資格跟我說話!”

林戰嫌棄的看著錢坤,錢坤臉一紅,不過想到林戰進不去會場,冇有人跟他們搶寶貝,心裡便坦然了。

“這位先生,請您不要為難,我也是要養家餬口的,要是放你進去,丟了飯碗,全家都得喝西北風。”

負責人表情冷漠,一點冇有讓步的意思。

“誰說林先生冇有入場券,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一聲冷喝傳來,所有的人都看向聲音來源。

“宋軼,上官博!”

錢坤驚訝的叫起來,宋家是書香世家,雖然位居四大家族,從來不參與競爭,今天怎麼突然來到江州,據他所知,江州可是冇有宋家的產業。

“你們怎麼來了?”林戰也很意外,從他去了省城,跟宋軼就很少聯絡,林戰樂得清閒,否則,宋軼是逮著機會就讓林戰教他武技,要不是看在他是宋至臻的唯一孫子麵子,他早就把宋軼送

去斷魂崖,魔鬼訓練他一段時間就老實了。

“哈哈,戰哥,我可是會神機妙算,掐指一算,你需要我的幫助,所以,嗖,我就搭轉機來找你了,怎麼樣,還是我們兄弟靠譜吧?”

宋軼一臉得意,林戰臉一黑。

“說人話!”

林戰一嗓子,旁邊的上官博嘴角一抽,他就知道,宋軼在林戰這裡,就是熱臉貼冷屁股,還真讓他給猜對了。

“嘿嘿,是醬紫滴!”江州出現上古寶貝,整個華夏國都知道,宋家是做古董生意的,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所以,宋至臻派了上官博前來江州,也不指望能夠競拍上,不過讓他們見識一下

也是好的。

宋軼待著無聊,便隨著上官博一同來到江州。

宋家也是名門望族,自然有隱位的存在,他們剛到江州,就已經得到林戰也在江州的訊息。

上官博是聰明人,自然猜到,林戰也是為了拍賣會的神物而來。

這回倆人徹底死心了,借他們膽子,也不敢跟林戰搶東西,不過,既然來都來了,入場券還是蠻難淘換的,哥倆也不想浪費,所以還是來到了會場。

“這位先生是和我們一起的,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不是入場券!”

宋軼恨不得把入場券扔到負責人的臉上。負責人敢怒不敢言,來這裡的,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他誰都不敢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