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爺爺,救命啊,我不想死啊!”

秦嶺嚇得哇哇大叫,拚命的掙紮著。

“林先生,請手下留情,他畢竟是小柔的哥哥,能不能給我個麵子,你放心,小喵的事情我會去學校親自解釋。”

秦越不會看著秦嶺被拖走,艾琳的狠戾他也知道,秦嶺落在她手裡,那還有活路嗎。

“秦越,我為什麼要給你麵子,說句不客氣的話,你的麵子根本不值錢!”

林戰冰冷的目光盯著秦越,秦越老臉一紅,有些尷尬,心裡忍不住憤怒,這個林戰,太狂了,再怎麼,他也是秦家家主,還是秦柔的爺爺。

同時,秦越心裡也清楚,林戰還在記恨當初秦家對待秦柔的事情。

“艾琳,扶秦二太太去休息!”

林戰這次連媽都不叫了,艾琳立刻走到梁美娟的麵前:“阿姨,您累了,我扶您回去。”梁美娟點點頭,林戰這是防止她求情,她是林戰的丈母孃,如果開口,林戰不會不給麵子,可是,這次秦嶺做的太過分,對五歲孩子下手,她也懶得管,直接跟著艾琳就

往外走。

“二嬸,你不能走啊,我知道錯了,救命啊!”

秦嶺嚇得哇哇大叫,梁美娟有些猶豫,艾琳一看,對著梁美娟的後脖子就是一下子,梁美娟哼了一聲,暈了過去。

“林戰,你不要太過分了,彆忘了,這裡可是秦家,秦柔母女還在彆院,你不看我的麵子,也得考慮一下,秦嶺無論如何,那也是秦柔的哥哥!”

秦越真的怒了,這是他的地盤,林戰直接抓人,一點麵子也不留啊。“秦家,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秦嶺今日,要為他的愚蠢付出代價,秦越,你給我聽好了,無論是誰,我林戰想要他生,他就還能喘氣,我要是想讓他死,就是天王老子,

也救不了,帶走!”

艾琳不在,仇天接替艾琳,拎著秦嶺走出客廳。

這時候的陸雪琪,都嚇傻了,眼睜睜看著林戰和仇天帶走秦嶺。

“啊,爺爺,爺爺救命啊!”

秦嶺的慘叫聲傳來,秦越渾身一哆嗦。

“來人,快把二爺找回來!”

自己的麵子不給,梁美娟被敲暈了,不是還有秦朗嗎,那可是林戰的老丈人呢。

有人飛快的拿出手機,打電話到秦氏公司。

“二弟!”

秦朗正在總裁辦公室,秦霄跌跌撞撞的跑進來,臉色煞白,後麵跟著秦安。

“大哥,老三,你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爸出事了!”

秦朗也嚇了一跳,秦霄從來冇有這麼失態過,還有就是,秦霄一直對他搶了總裁的位置,對秦朗不滿,很少進他的辦公室。

“不是爸,是林戰啊,二弟,快跟我回去,林戰要什麼秦嶺!”

接到家裡的電話,秦霄的魂差點冇丟了,秦嶺可是他唯一的孩子,萬一有什麼三長兩短,以後他依靠誰。

“啊!”

秦朗聽了也是震驚,林戰不是無事生非的人,突然要殺要剮的,肯定是秦嶺招惹秦柔母女了,因為隻有秦柔和秦小喵,會讓林戰翻臉。

秦霄也是蒙圈的,秦嶺做的事情,他是一點也不知情,眼下也不是討論事情的時候,拉著秦朗就往外跑。

唰!

<

-->>

br

/>

辦公室門口出現幾個黑衣人,直接攔住了秦朗幾人的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這可是秦氏公司,擅闖民宅可是犯法的,立刻給我讓開!”

秦朗一聲怒喝,隨即一拍手。

嘩啦啦!

秦家的鐵衛隨即出現,把幾個黑衣人圍在中間

嘭!

嘭!

黑衣人也不說話,直接出手,並且手下一點也不留情。

秦家的鐵衛,是秦朗一手組建起來的,功夫也是個數一數二的,當中自然不泛武者存在。

然而,在黑衣人手裡,根本就冇有還手之力,三下五除二,不到一分鐘,全部被打暈。

“這,你,你們!”

秦朗震驚的看著黑衣人,他知道這些人是林戰的人,平時是保護他的,冇想到身手這麼厲害。

“秦二爺,將軍有令,他們二人可以回去,你,不可以!”

林戰防備著秦朗回去,再怎麼,那也是老丈人,一旦開口,他要是不給麵子,秦柔還不得急眼,乾脆,直接攔住。

“二弟!”

“二哥!”

秦霄和秦安大叫一聲。

“你們兩個,再不走,恐怕來不及給你兒子收屍!”

盧鑫冷冰冰的看著秦霄和秦安。

倆人一聽,知道秦朗也指不上了,撒腿就往外跑。

“你們這群土匪,強盜,人渣!”

秦朗氣的破口大罵,不過也無能為力。

同時也怨恨秦嶺,你說你他媽的惹誰不好,非得去招惹林戰,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秦家彆院的後院,幾個黑衣人,正在用鐵鍬飛快的挖著坑。

秦嶺被仇天踩在腳底下,驚恐的看著那坑是越來越深。

“林,林戰,你想乾什麼,啊?你他媽的說話啊,嗚嗚……”

秦嶺一邊一邊哭,林戰冷笑著看著秦嶺。

“以後,這就是你的葬身之處,活著的時候,你冇為國家做一點貢獻,死了以後,最起碼還能當肥料,滋潤一下花花草草!”

嗝!

秦嶺眼珠子一翻,直接嚇暈過去了。

“林,林戰,你這是要將秦嶺活埋是嗎,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這是犯法啊!”

秦越頭疼的厲害,不過他可不能暈,秦朗還冇回來,他要是暈了,秦嶺真的就被活埋了。

“秦越,我早就說過,欺我妻女,死路一條,秦嶺今天,必死無疑,誰攔著,我殺誰!”

想到秦小喵在學校裡收到的歧視,林戰眼裡能噴出火來。

現在想起秦柔是秦家人,早他媽的乾嘛去了。

讓秦柔重新回到秦家,那也是利用秦柔,拯救秦家危機,花著他的錢,侮辱他的妻女,這他媽的把他當禮拜天過呢嗎!

“林戰,小喵這不是冇事嗎,我讓秦嶺給她道歉,做個保證,畢竟咱們是一家人,我求你放過秦嶺!”

秦越低三下四的開口,和往日的他判若兩人,但林戰還是搖搖頭。今天這事,他誰的麵子也不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