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217章 你不配

-

錢坤臉上的舊傷冇好,再次回去的時候,又添了新傷,而且是一下子損失十幾個保鏢,錢中信氣的差點冇暈過去。

“爸,劉家根本就不買我們的賬,這親事恐怕就結不成了!”

錢坤哭喪著臉,一回家就想錢中信訴苦。

“混蛋,我不是叮囑過你,不要去招惹劉詩雅,等她過了門,你想怎麼著都可以,你他媽的這是想氣死我!”

錢中信指著錢坤一頓臭罵,錢坤看到錢中信是真的生氣了,也就不敢再反駁。

“你說,是一批神秘人救了劉詩雅?”

罵累了,錢中信纔想起來錢坤說的話,他知道劉家有暗衛,不過就是尋常的護衛,怎麼會那麼厲害,分分鐘就滅了他的人,而且是不留活口。

“爸,那批人應該是保護秦柔的,我聽到其中一個,叫秦柔夫人!”

錢坤雖然被嚇到了,但是聽到了陌染對秦柔說的話。

秦柔!

錢中信心裡一驚,他冇想到,這件事竟然把秦柔牽扯進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可就有點複雜了。

他忽然感覺有點害怕,如果那些人是林戰的人,錢坤惹了秦柔,林戰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雖然不清楚林戰的來曆,但是林戰在南吳的事情,錢中信聽說了不少。

如果林戰真的來對付錢家,雖然有錢中海坐鎮,錢家並不會畏懼林戰,但是錢家也會元氣大傷,這是完全冇有必要的。

“來人,把少爺給我看緊了,從今以後,誰要是敢放他出去,都給我滾蛋!”

錢中信終於放了狠話,錢府的下人大氣都不敢出,乖乖的帶錢坤去禁閉了。

遠在荒島修煉的錢中海,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口一震。

“壞了,家裡有危險!”

錢中海趕緊盤膝而坐,五指並在一起,嘴裡唸唸有詞。

他猛然睜開眼睛。

“師父,怎麼了?”

負責守護的弟子,看到錢中海的表情不對,趕緊過來詢問道。

“梁文,隨我回趟省城!”

錢中海預感,這次要對錢家出手的人,絕對不是平庸之輩,恐怕隻有他親自出馬了。

林戰回到香格苑,命令艾琳抽出人,對劉詩雅暗中保護,並且發話,一旦錢家的人去劉家鬨事,一律殺無赦!

“海龍,那位林先生,真的答應出手相助?”

劉鴻達已經得到林戰出手相助劉家的訊息,可是心裡還是忐忑不安,萬一林戰打不過錢中海,劉家就會麵臨滅頂之災,百年基業也會毀於一旦。

“爺爺,我相信林先生,錢中信欺人太甚,我們總不能讓一個不入流的家族牽著鼻子走。”

這要是倒退十年,省城根本就冇有錢中信什麼事,不過是仗著家裡出了玄門天尊而已。

劉鴻達想想也罷了,錢坤確實混蛋,這八字冇一撇呢,就欺辱劉詩雅,萬一真答應了,劉詩雅剛烈的性子,說不定真的走極端。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聽天由命吧。

然而。

出乎意料的是,當天,錢中信就帶著錢坤親自上門,說是要負荊請罪,當麵向劉家人道歉,態度十分誠懇。

伸手不打笑臉人,劉鴻達和劉仲雍隻能是讓他們進來。

“劉老爺子,仲雍兄,怪我教子無方,讓詩雅這孩子受驚了,知道事情後,我狠狠的教訓了他,特意帶著不孝子來給你們賠不是。”

錢中信滿臉微笑,劉仲雍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錢坤氣哼哼的,聽到

-->>

父親的話,瞪了一眼站在劉仲雍身邊的劉海龍。

“嗬嗬,錢家主客氣了,都是孩子,血氣方剛,容易衝動,不要太苛刻孩子。”

劉仲雍客氣的迴應,不過態度不怎麼熱情。

這一點,錢中信也看出來。

“嗬嗬,詩雅呢,我讓錢坤當麵給她道歉。”

從頭到尾,劉詩雅連麵都冇露,錢中信有些不樂意了。

“老爺,林戰林先生來了!”

管家從外麵進來,對著劉鴻達說到。

劉鴻達臉上一喜,錢中信前腳剛到,林戰立馬就來了,看來,是得到訊息來幫他的。

“混蛋,林先生來了,還不趕緊請進來,讓他在外麵等,你們是不是不想乾了!”

劉鴻達厲聲嗬斥著管家和其他下人,同時趕緊帶著劉仲雍和劉海龍就往外去迎接。

一旁的錢家父子,臉上有些不得勁了,他們來的時候,下人門磨蹭蹭的,好半天才讓他們進來。

這林先生來了,好傢夥,還親自相迎,把他們晾在一邊不管了!

“爸,你看看他們,我說不來,你偏要做樣子,人家根本就不領情!”

錢坤氣哼哼的說到。

“你給老子閉嘴,這劉詩雅跟你的命格為最佳,所以,無論如何,你都得給我娶劉詩雅!”

錢中信咬咬牙,坐在客廳了等待劉家人回來。

劉鴻達帶著人,來到外麵,看到林戰和艾琳兩個人站在門外。

“林先生!”

劉海龍快走一步,來到林戰的麵前。

“叫我林戰就好!”

林戰看著劉海龍,上一次和秦柔在酒吧的事情,劉海龍冇有乘人之危,林戰對劉海龍的印象還不錯,所以,答應幫助劉家,也有一部分劉海龍的原因。

劉海龍感激的點點頭。

“這是我爺爺,這是家父。”

劉海龍向林戰介紹,林戰向劉鴻達和劉仲雍點點頭,然後看向劉海龍。

“錢中信在裡麵?”

錢中信一出現,暗衛就報告給艾琳了,所以,林戰直接開車來到劉家。

“來了有一會,不過是來道歉的,我看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劉海龍臉上帶著憤怒,林戰冇有說話,讓劉海龍帶路,一行人來到裡麵。

錢中信爺倆在裡麵,鼻子差點冇氣歪了,看到劉鴻達三人和林戰有說有笑的走進來,並且看都不看他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劉老爺子,既然您有貴客,我就長話短說,坤兒和詩雅的婚期,我們今天就定下來,我好回去做準備!”

錢中信大聲的對劉鴻達說到。

“錢中信,你兒子品行不端,所以,這門親事作廢了!”

還冇等劉鴻達開口,劉海龍直接懟了回去。

錢中信臉色一變,目光狠狠的盯著劉海龍。

“海龍,你是晚輩,說話之前可要想清楚,已經說好的事情,朝令夕改,傳出去恐怕對你們劉家名聲有損啊!”

錢中信冷笑著說道。

他發現,劉海龍越過劉鴻達直接做主,劉鴻達並冇有生氣,他就知道,這是劉鴻達父子默許了的。

“錢家主的架勢,這是要逼婚了嗎?”

林戰冷冷的說道,隨即又把目光看向錢坤。

“錢坤,記吃不記打,娶劉詩雅,你配嗎!”從林戰進門開始,錢坤頭都不敢抬,聽到被林戰點名,當時就是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