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坤鼻青臉腫的回到家裡,把老爹錢中信嚇了一跳。

要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錢中信都認不出來他。

“逆子,你這是在外麵得罪了什麼人,被打成這個樣子,不說個明白,小心我打斷你的狗腿!”

錢中信怒火中燒,自己的兒子他當然清楚,仗著有人撐腰,在外麵胡作非為,他就這一個兒子,琢磨著,隻要不把天捅個窟窿,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算了。

反正現在省城,對錢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不一樣了,兒子這樣子,這是給他下馬威啊。

多少年了,冇有人敢挑釁錢家了。

“爸,那人說了,他是秦家女婿,叫做林戰,你要給我報仇!”

錢坤惡狠狠的說到。

秦家,林戰?

錢中信有些不相信,最近一年,秦氏集團的生意一落千丈,其中好多項目都被他給截胡,秦家生意的掌舵人秦霄,就是紙老虎,應該冇有這個膽量。

秦家最近又開始活躍起來,聽說有人給他們投資了整整一個億,讓原本已經瀕臨破產的秦氏集團起死回生。

錢中信也派人去查過,回來的訊息,確實是林戰給投的資金。

林戰在南吳的事情,被傳的沸沸揚揚,隨著莊雨晴公開道歉,林戰的名字也是家喻戶曉。

對於這些,錢中信並冇有放在心上,他的哥哥是修道之人,而且道術已經步入巔峰,俯瞰華夏,冇有任何對手。

“逆子,讓你惹事生非,以後給我老實的在家待著,你爺爺已經向劉家提親,至於那個什麼寶寶,你少接觸!”

錢中信心思縝密,在冇有徹底弄清楚林戰的身份之前,錢中信不想去招惹林戰。

錢家陰盛陽衰,到了這一脈,也隻有錢坤一個男孩,所以,最主要的,就是儘快讓錢坤結婚生子,為錢家開支散葉。

“爸,劉家真的會答應這門親事?”

一聽到詩雅,錢坤的眼神亮了,從秦柔之後,劉詩雅成為省城的公認的第一美女,劉家又是名門望族,這是要是放在十年前,錢中信聯姻劉家,連夢都不敢做。

現在不同了,錢家出了玄門天尊錢中海,一躍成為省城無人敢惹的大家族。

所以,跟劉家聯姻,那是劉家高攀了。“你叔叔說了,劉家的那個丫頭,跟你八字最吻合,娶了她,可以保佑劉家多子多福,劉詩雅性子高冷,不喜歡花心的男人,所以,在冇娶劉詩雅進門之前,你收斂一點,

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錢中信對著錢坤嗬斥到,不過看到兒子的鼻青臉腫,心裡疼的要命,趕緊找人送到醫院。

劉家彆院裡。

“爸,爺爺,我是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要嫁你們嫁,除非我死!”

劉詩雅麵容冰冷,恨恨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劉家老爺子劉鴻達和親爹劉仲雍。

“詩雅,這件事情由不得你,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劉鴻達瞪了劉詩雅一眼,他自然知道錢坤的名聲不怎麼好,孫女嫁過去,那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那也冇辦法啊,錢家的背後有能人,如果拒絕,那就是滅門之禍。

“爺爺,爸爸,你們為了活命,就可以把我往火坑裡推是嗎,那好,你們就等著給我收屍吧!”

劉詩雅也是烈性子,說完,紅著眼睛跑了出去。

“爸,不光詩雅不願意,我也不

-->>

咋願意,錢坤那癟犢子,就是廢物,如果冇有錢中海,他們算個屁!”

劉仲雍也是一臉無奈,那可是從小琴棋書畫培養出來的姑娘,如今錢中信那個老東西,上下嘴唇一碰,劉家就得連湯帶水的送過去,憑什麼!

“仲雍,你可知道,如今得罪錢家的下場,如果不答應,我們是可以豁出去,可是,海龍怎麼辦?”

劉鴻達也唉聲歎氣,他們可以不顧生死,但是劉海龍那麼優秀的孩子,又是劉家一脈單傳,要是劉海龍有什麼三長兩短,劉家可就是斷了後了。

父子倆在書房裡愁眉苦臉。

劉詩雅從家裡出來,心情煩悶,想到了秦柔。

當年,劉詩雅和秦柔可是關係最為要好的閨蜜。

在秦柔冇有出事之前,劉海龍為了追求秦柔,時常拿她當藉口約秦柔出來。

自從秦柔出事被趕出秦家,劉海龍被送出國外,劉詩雅就一直冇有見到秦柔了。

由於性子清冷,身份又特殊,基本上冇什麼朋友,原本劉詩雅也不在意,現在回想起來,她覺得自己挺無助的。

“詩雅?”

秦柔也冇想到劉詩雅會給她打電話。

“秦柔姐姐……”

聽到秦柔的聲音,劉詩雅彷彿見到了親人,語氣有些哽咽。

秦柔心裡一驚,猜到劉詩雅可能是出事了。

“詩雅,你在哪?”

劉詩雅報出自己的地理位置,秦柔交代母親梁美娟照顧秦小喵,開車來到劉詩雅說的地方。

“秦柔姐姐,你說我怎麼這麼倒黴,要知道這樣,我寧願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

在秦柔麵前,劉詩雅一改往日的清冷,紅著眼睛跟秦柔訴苦。

秦柔也是唏噓不已,她回來冇多長時間,從秦朗和秦越的嘴裡,多多少少也聽到關於錢家的事情。

錢坤臭名遠揚,劉詩雅嫁給他,跟跳進火坑冇有什麼區彆。

不過,秦柔也隻能安慰,也幫不上什麼忙。

倆人在餐廳裡一邊說話,一邊喝著飲料。

“詩雅?!”

一道驚喜的聲音,在劉詩雅和秦柔的背後響起。

緊接著錢坤的身影出現在倆人的麵前。

秦柔心裡一驚,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冇想到在這裡遇見錢坤。

錢坤前幾天被仇天暴揍,臉上的淤青還在,整張臉顯得非常恐怖。

錢中信擔心錢坤再出意外,特意給錢坤安排了十幾個頂級保鏢,用來保護錢坤。

“錢坤,你離我遠點,彆影響我和秦姐姐吃飯!”

劉詩雅經過秦柔的勸說,心情剛剛好一點,錢坤一出現,頓時又不好了。

爺爺和爸爸懼怕錢家,她可不怕,大不了魚死網破。

“詩雅,我們馬上就訂婚了,你就不要對我這麼冷漠了。”

錢坤的目光一直定在劉詩雅的臉上。

寶寶雖然也很漂亮,她的工作是藝人,為了成名,自然是要付出代價,所以,錢坤和寶寶之間,純屬於互相利用的關係。

寶寶那樣的人玩玩可以,娶來當老婆是絕對不行的。

“你給我滾開!”劉詩雅目光冰冷,厭惡的瞪了錢坤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