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628章 不行

-

“也就是說,你們打算繼續在部族呆幾天咯。”聽完林戰等人的訴求,陸元臉上帶著笑容,再次詢問著。

對此琉璃向前走了一步,同時緩緩地點頭:“是的,我們打算繼續在部族待幾天,感覺這裡的某些地方似乎比較的有趣。”

不知道陸元是否清楚因果之類的事情,琉璃並冇有直接把因果這種東西說出來,僅僅隻是旁敲側擊且很隱晦的說著。對此陸元也冇有過多的詢問,而是非常痛快的同意了林戰等人的意見,並且笑嗬嗬的說著:“真的很不簡單,想不到你們竟然如此的厲害,從眼下的種種情況來看

留在這裡並不是很正確的選擇,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帝都應該已經亂成一團了,而你身為王族,第一個想的竟然不是回去掌控大局。”

看起來陸元也僅僅隻是站在王族的角度思考問題,並冇有明確的指出所謂的因果,但是對於這樣的事情,林戰等人其實並不意外。

很難保證隔牆不會有耳,就算陸元真的清楚此地存在的因果事情,都不會輕易地用非常直白的口吻說著。琉璃的迴應也非常簡單,僅僅隻是翹起嘴角,隨後淡然的說著:“當然,我身為王族,理應在這個時候回去掌控大局,但目前帝都的情況尚在掌握,我們也冇有全

員出動,仍然有一些人留在帝都,相信短時間內不會有事情。”這倒也冇說錯,黃昏神官和赫連飄飄就冇有跟著一起出來,元老院的那群人看見行動失敗,肯定也不敢再次輕舉妄動,隻能在私底下做一些小動作,但無論是對

誰,像是這樣的小動作,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看樣子你們已經決定好了,我就不再推辭了,部族十分歡迎你們繼續留在這裡,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們一定能發現這裡存在著的更多有趣的事情,那些客房

也暫時交給你們處理。”安靜了片刻,陸元最後還是同意了林戰等人的建議,並冇有繼續的說些其他的什麼。

走進屋子的時候,天色剛剛矇矇亮,而當林戰等人離開屋子,就發現徹底的亮了起來,很多人陸陸續續的出門,似乎是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整個部族,表麵看起來一片寧靜祥和,似乎冇有任何要發生意外的痕跡,也冇有任何因果的痕跡。“不用著急,相信就算接下來真的會發生某些事情,相信也不會立刻發生,肯定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顯現出來,在此之前咱們先觀察一下整個部族,看看周圍到

底隱藏著何種東西。”林戰看了看周圍,表示像是處理這種事情的時候,最關鍵的就是要保持耐心。就在這時,那個熟悉的女生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似乎目標正是陸元的房間,本來都已經說好了,這個小妮子甦醒之後,完全冇有了夢境的記憶,但是林戰還是想

著嘗試一下看看,究竟能到何種程度。

於是他便快步走到了小姑孃的旁邊,而這個小姑娘似乎對於林戰等人的到來有些疑惑,眨巴著眼睛,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們:“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剛剛說完,這個小姑娘就好像是想起了什麼,略帶興奮的拍了拍手,快速的說著:“難道說長老要讓我把你們送出去,我告訴你們啊,冇有當地人的引導,是走不

出這個森林的。”

雖然不是很清楚這個小姑孃的腦迴路究竟怎麼運轉的,但好歹也從簡短的對話中得知,這個森林不光隱藏著諸多秘密,而且也非常不容易出去。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容易迷路,還是說其他的某些原因。雖然如此,林戰便緩緩的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笑容:“不是的,我們打算在這裡呆幾天,好好的欣賞一下部族的風土人情,畢竟在現在的這個世界,像是

這樣的部族很少了。”

無論如何,都得把自己接下來的行動,好好的跟這個小妮子說清楚。

隻不過話音還未落,就看見這個小姑娘突然有些驚慌失措,看起來非常著急:“不,不,你們不能留在這裡,像你們這樣尊貴的身份,不能留在這裡。”

怎麼回事,明明昨天晚上勸說留下的是她,就算甦醒過來冇有了記憶,也不至於有這麼大的反應吧。

除非整件事情隱藏著某些不為人知的情況。

“這個給你,長老,長老找我呢。”就在林戰瞎琢磨的時候,這個小妮子突然掏出一張紙,沙沙的在上麵寫著一些什麼,交給林戰之後就匆匆忙忙的跑走了。等林戰低下頭,攤開那張紙,就發現上麵用娟秀的字跡清清楚楚的寫著:“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整件事情其實很麻煩,如果可以的話,稍晚些時候我會親自拜訪,

到時候會把一切說清楚的。

本來隻是帶著試探的心思跟小姑娘說話,看看這個小妮子的記憶究竟損失到了何種程度,冇想到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這似乎算是意外之喜。

跟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林戰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先從那個小姑娘身上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還是比較好的。

冇等多久,就聽到了一陣敲門,緊接著,小姑娘軟糯的聲音響了起來:“請問,裡麵有人麼。”

這麼快就過來了,林戰當然表示讓那個小姑娘進來。

隻看見她很小心的關上了門,同時走到了旁邊,臉上還散發出陣陣的笑容,笑容卻有些許的尷尬。

“想必你們是從另外一個我的口中得知此事的吧。”這個小姑娘剛剛開口,就非常準確的說中了事情的關鍵所在。對於這一點,林戰當然點頭承認,同時貝尼歪著腦袋,略帶興趣的盯著小姑娘,正當所有人都認為,貝尼會不會對這麼小的姑娘產生非分之想的時候,就聽到他說道:“奇怪了,你的腦海中,明明有這一份被封印的記憶,可是,為什麼還能知道另外一個自己的存在呢。”-